《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2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0-13 22:07:00
  更新线----------------------
  103
  叔父刻意强调“你那个不是东西的爷爷”,以示和自己的区别。
  小女孩儿一笑,神情转而又忧郁起来,说道:“我爸爸死了,我奶奶跑了,我爷爷带着我妈妈,还有我,从镇上来到了城里住。邻居问爷爷我和妈妈是他什么人,他说我妈妈是他老婆,说我是他女儿,又说他结婚结的晚,可这些全都是谎话……他还叫我喊他爸,但是我爸死了,他明明是我爷爷,我不喊,他就打我。”
  叔父忍不住骂道:“果然他娘的不是东西!”
  小女孩儿继续说道:“他还不让我妈陪我睡觉,叫我妈晚上给他暖被窝……有一天我在门外哭,有人经过,问我为什么哭,我就都说了,刚好我爷爷听见,就把我给丢到井里,然后我就死了。”
  原来是这小女孩儿不懂人事,又童言无忌,性子又倔强,对外人说破了朱大年和菊梅的奸情,朱大年怕自己的丑事传出去,就把这孙女给害了!
  做父亲的逼死儿子,做爷爷的害死孙女,这朱大年丧尽天良,实在是世上少有的恶徒!
  我只气的浑身发冷,恨不得马上就去找他,把他打个半死,不,这样的人就算是打死也不解恨!
  日期:2015-10-13 22:08:00
  小女孩儿睁着大眼睛,道:“你们会替我抱不平吧?”
  叔父不回答,而是道:“你那不是东西的爷爷把你投到井里淹死了,就没人管吗?”
  “他在夜里捂住了我的嘴,把我丢到井里去了。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小女孩儿说:“他还到处跟别人说,是我自己贪玩,走丢了,还故意在外面找了几天——你到底替不替我报仇啊?”
  叔父道:“你这么大的本事,自己就能害人,想报仇,还用得着我们吗?”
  小女孩儿道:“他身上的戾气太重,我不敢靠近他的。”
  “是啊。”我可怜这小女孩儿,便替她说话,道:“大,那个朱大年是个屠夫出身,砍砍杀杀几十年,一身戾气。恶人还需恶人磨。”
  叔父示意我先不要说话,又问那小女孩儿道:“那你没去找你妈?你妈总不会也戾气很重吧?”
  小女孩儿道:“他们家里摆的有法器,贴的有符咒,我进不去。”
  “家里有法器,有符咒?”叔父皱了皱眉头,又道:“那你妈不出门吗?”
  小女孩儿道:“她最喜欢待的地方就是床上。只要能睡觉,只要能有好吃的,别的她什么也不管了。”
  “猪!”叔父骂了一句,又问道:“你进不去,那你的帮手也进不去?”

  日期:2015-10-13 22:12:00
  小女孩儿一愣,随即摇摇头,道:“帮手?我没有帮手啊。”
  叔父道:“你没有帮手,那是谁告诉你,我们是麻衣陈家的人?”
  小女孩儿眨眨眼睛,道:“我猜的。”
  “好,就算是你猜的。”叔父一笑,道:“你确实是不敢靠近朱大年,对不对?”
  小女孩儿点点头,道:“是啊。”
  叔父道:“那你怎么让他买的盐水鸭里有了人肉味?”
  “我……盐水鸭……”小女孩儿一下子愣住了,眼珠子乱转,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鬼头,想骗人,你道行还浅!”叔父陡然声色俱厉道:“你的帮手是不是个装聋卖哑的老头?!”
  那小女孩儿脸色大变,惊愕的看着叔父,道:“你,你……”
  “想问我怎么才知道的对吧?”
  叔父“嘿嘿”冷笑不止,我却是吃惊不小,所谓“装聋卖哑的老头”,难道是说我们离开东山岛时接我们的那个船公吗?

  就在此时,一股浓郁的骚臭味突然袭来,就像是有人突然挑了担茅粪走近了我们,奇怪的是,那味道却像是从上飘下来的。
  叔父突然仰面去看,我也跟着抬头,却见房顶上真的有一桶茅粪倾倒而下!
  日期:2015-10-13 22:19:00
  我和叔父都是惊怒交加,急忙飞身跳开,同时也闭住了呼吸。
  只听见“哗啦啦”乱响,那屎尿泼了一地——昏迷不醒的黑脸汉子也被溅了一身,他买的猪肉上也全是。

  “爷爷,我走了啊!”那小女孩儿却朝我们摆摆手,笑嘻嘻的往前一飘,又一荡,脚尖不挨地面,身子倏忽间变得稀薄,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叔父喝声:“不好!”想要追赶,却见那女孩儿逃离的方向,地上屎尿弥漫,四处横溢,这街巷又窄,落脚都没有地方,叔父不能飞过去,便止住了步伐。转而使劲耸动鼻子,似是想要闻那女孩儿的方位,但是一嗅之下,却猛地皱紧了眉头,干呕一声,“呸呸呸”的使劲啐了几口。
  看见叔父的窘态,我忍不住好笑——这茅粪的骚臭味实在是太过于浓烈,遮住了那小女孩儿的气味,叔父的鼻子又太灵,使劲闻了两口,没哕出来已经算是好的了。
  “你还笑!”叔父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然后自己也笑了起来:“好家伙,居然想出来用这种手段对付咱们!”
  地上的黑脸汉子突然蠕动了一下,叔父瞧见了,道:“咱们先走吧,茅粪一泼,虽然弄了他一身,但是倒也把他手腕上的鬼爪给消了。再过一会儿,他就要醒了。”
  就这么一走了之,虽然略有些不厚道,但是这地方实在是太臭了,多一秒我都不想再待。
  再说等那黑脸汉子醒来,免不了还要向他解释那小女孩儿的事情,那就又要耽误事了。于是我跟了叔父,从没有茅粪的一侧街道走去。
  日期:2015-10-13 22:24:00
  路上,我不禁问叔父道:“您说的那个又聋又哑的老头是那个船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