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次事件在日本引起强烈反响。日本国内的军人们走上街头,狂呼“武力征服满蒙”的口号,飞行员驾机向日本各大城市发放传单,传单上画着插着日本太阳旗的中国东北地图,下边写着:“啊,我国的特殊权益!”
  板垣和石原马上意识到绝佳的时机已经到来,立即决定以此为借口发起行动。行动的日期定在了1931年9月28日。关东军于是频频调动,弹药和器材也开始秘密发放。接到石原密报的神田正种已经擅自将朝鲜军秘密调至鸭绿江边,随时准备在紧急关头越境支援。
  1931年8月“中村事件”之后,日本政府命令外务省密切关注东北的局势。关东军在东北闹出这么大动静,外务省驻满洲的官员不可能不发觉。1931年9月15日,日本驻奉天总领事林久治郎电告外交大臣币原喜重郎:“关东军正在集结军队,领取弹药器材,有在近期采取军事行动之势。”币原随即向陆军大臣南次郎提出质疑和抗议:“此种作法从根本上不符合以国际协调为基本原则之若槻内阁外交政策,绝不能容忍。”当时唯一还健在的明治维新时代的元老西园寺公望也规劝南次郎谨慎行事。此事甚至惊动了裕仁天皇。裕仁谕令南次郎下手整顿关东军军纪。

  一向谨小慎微的南次郎就找来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建川美次问话。建川对于即将在满洲采取的行动心知肚明,对于陆军大臣的提问他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回了一句“不能完全否定关东军采取行动的可能性”。闻听此言的南次郎大吃一惊,马上逼着建川部长立即动身前往满洲传达东京旨意,阻止关东军乱来。
  这位建川少将身高只有1.47米,据说后来在苏联被个子并不高大的斯大林在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就差点拍坐在地上,惹得斯大林哈哈大笑。个子小不代表没能力,这位建川也是陆军大学21期的“军刀组”成员。能到参谋本部的人至少是牛C,能到参谋本部第一部也就是作战部的人肯定是牛B,能当上作战部长的人那绝对是牛A了。建川部长实际上是支持侵占“满蒙”计划的,满洲之行对于他来说是言不由衷。阳奉阴违的建川表面上按照南次郎的命令立即动身去东北劝阻板垣等少壮派军官的行动,暗地里却将消息透露给参谋本部俄国班班长桥本欣五郎。心领神会的桥本接连向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发去了秘密电报:计划败露建川出动,事不宜迟赶紧行动。

  日期:2015-10-13 22:38:04
  土肥原在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个计划。因为石原和板垣所在的关东军总司令部在旅顺,而土肥原在奉天。也许满洲合该有此一劫,收到电报的是正好那天在奉天特务机关值班、刚调到此担任土肥原副手的花谷正少佐。这样在没有进一步扩大知情范围的情况下,石原和板垣很快得知了建川出动的消息。
  9月15日,陪着上任不久的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中将进行巡视的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花谷正、今田新太郎四个人在奉天特务机关的会议室召开了秘密紧急会议,研究建川部长要来的问题。大家商量了半天也没想出万全之策。于是板垣拿了一支铅笔竖在桌子上说:“问天命吧,铅笔往右倒就不干了,往左倒咱们就玩命赌了。”
  板垣一松手,铅笔往右倒了下去,那就是说计划中止了。

  但是今田跳了起来,涨红了脸叫道:“你们不干我一个人干。”
  一句话使得整个密谋现场的空气为之一变。其实今田只不过是说出了大家想说的话而已。板垣立即决定原计划提前十天,由原来的9月28日提前到9月18日。至于建川部长,交给花谷少佐就是,想办法用酒把他灌得不省人事就行。
  建川本身也是有名的“挺进将军”。前面我们提到,石原事先是和建川打过招呼的。建川本来就不愿意去,军令在身不去又不行。“陆大”军刀组也绝对不是浪得虚名,建川想出的招数就是磨洋工。从东京出来建川也不坐飞机,先走陆路,然后坐海船横穿朝鲜慢慢而来,就是为了给石原和板垣留下足够的时间。估计途中还在嘀咕桥本欣五郎应该把消息发过去了吧。等他坐火车到奉天,已经是9月18号傍晚了。从15日到18日,东京到奉天这段距离建川走了四天。

  9月18日上午,一切看似都很平静,板垣陪同本庄繁检阅关东军实弹军事演习。下午,板垣奉命至奉天迎接建川美次,本庄繁则乘车回旅顺关东军司令部。
  当天晚上关东军举行盛大招待会为部长接风洗尘。看到这个架势的部长马上意识到:马上就要动手了。建川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对于没让他去旅顺而带他来奉天一事不闻不问,反而主动端起了酒杯。几杯酒下肚,善解人意的建川部长很快“醉倒”。随后被护送到奉天城内日本人开的菊文旅馆,花谷还找来艺妓陪伴这位旅途疲累的将军。——这差事不赖!
  1931年9月18日22:20,爆破专家、数月前刚刚调任柳条湖分遣队队长的河本末守中尉带领的的一个小分队以巡视铁路为名,在奉天北面约7.5公里、离东北军重要驻地北大营800米处的柳条湖南满铁路段上引爆了42包小型丨炸丨药,损坏了一小段铁路。爆炸发生后不久,一列从长春开来的列车从被炸地点顺利通过,只是车身有些颠簸。这一切都是关东军精心策划和计算的结果。后来的花谷正说,“爆炸必须恰到好处,既将铁轨破坏一段制造出被炸的事实,又不能使交通运输瘫痪,影响之后的兵力调动”。同时,他们将3具身穿东北军服装的中国人尸体放在现场,作为东北军破坏铁路的证据,诬称中国军队破坏铁路并袭击日守备队。在那个没有手机的年代,“中国军队炸毁南满铁路”的消息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迅速传开。

  板垣征四郎大佐闻讯大喜,立即以本庄繁司令官的名义发出了命令:
  独立守备第2大队立即攻击北大营。
  第5大队从北面攻击北大营。
  步兵第29联队攻占奉天城。
  事先早已布置好的两门240毫米大炮立即猛轰北大营。随后,几百名红了眼的日本士兵枪上膛、刀出鞘,嘶叫着向北大营冲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