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3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有了钱,你父母就会长命百岁,终生无病无痛?有了钱,你老婆就可?痛生孩,铁定不生智障?有了钱,你孩子就会快乐成长,对你百依百顺?生老病死原本就是自然规律,有钱没钱都得经历。希望你每天庸庸碌碌之余,有丁点时间可以停下来想一想。你说的客观上是对的,但如果你要是真这样认为了,那么你的人生将会变得很无味。”

  贺兰婷说:“不会,我觉得有钱了就能很有味。五万,再废话就加上去。”
  我说道:“你怎么每次都这样啊,你看我上次和你搞的康雪那点钱,结果到我手上才有多少钱啊,也才区区这五六万,让你每次干掉一部分,到手上的基本也没了!”
  贺兰婷说道:“你每天烟酒在监狱都有,住的也有,你还需要钱吗?”
  我说道:“我靠你说的这是人话?那我也要出去应酬吧!”

  贺兰婷说:“你出去应酬不就是泡妞吗?”
  我说:“我?我泡妞是花钱,但我也要交朋友,给家人打钱吧?”
  嘟嘟声传来,她挂了电话。
  好吧。
  我认输。
  我给她打过去,她接了后我说道:“行行行,五万就五万。”
  她说:“先交钱,再办事!”
  我说:“那要办砸了咋办?”
  她说:“那你去淘宝上找个人帮你办,用支付宝,如果办砸了你就取消交易。”
  我看她口气甚是冲啊,我说道:“好好好,给你打钱行了吧!”

  其实我也觉得她不会办砸的。
  她说:“帐号就以前给你发过的,什么时候见到你的五万进账,什么时候给你办,今天寄钱今天办,逾期不关我事。”
  我说:“好了知道了。”
  她挂了电话。
  妈的,五万又他妈没了。
  这贺兰婷真会做生意,整一个长着极品奸商脑袋。

  乖乖的给她转账了吧,没有办法啊。
  次日,她就真的给我解决了。
  消息传来,第一件事,断指的女囚,监狱愿意赔偿十万,是监狱赔的,跟我们这些个人无关,监狱自认安防做不到位,认错了,赔礼道歉。然后没我球事。
  第二件事,被刺的xx部长孙长林真是宽宏大量,他要正在查此案的有关部门停止调查,把刺伤她的女囚艾蒙送回监狱,不打算起诉,不打算追究,并且要有关部门和监狱方不得因此事而对艾蒙做什么伤害的事,这孙长林,心胸仁厚啊,大家一片赞赏,还以为艾蒙要死定了。然后关于匕首,关于监狱工作不到位的这些,孙长林也不追究了,不过视察团视察的计划自然取消了。总而言之,监狱这次,也逃过了一劫,孙长林不让追究监狱任何人的责任,就当此事没发生过。既然上面不追究,监狱也没必要再去追究谁谁谁的责任,孙长林也放话不许针对艾蒙伤害,也不敢拿艾蒙怎么样,然后就都算了,我不得不佩服孙长林这人的胸襟啊,太宽广了。

  如此一来,我没事了。
  当然,我没事的一部分功劳,还是要记在贺兰婷的头上的。
  两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就这么可以大事化无了,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不过,那个危险分子艾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和众女囚们同住同来同往了,D监区给她自己弄了一个小监室,囚禁,如果她将来想不开要自杀,那也没办法,这样的人,死就死吧,只要不危害到别人就好。
  因为她极端,所有人都认为无药可救,我也不打算拯救她,正如之前所说,有些人是心理残疾,治不好的。

  任其自生自灭吧。
  一下子间,觉得身上压着的什么责任,都没了,这种感觉,好舒服。
  监狱针对女囚藏凶器进行了连续几天的大搜查,不过这次搜查,除了女囚偷偷藏的一些烟酒,还有一些日常用品,黄书之类的,也没查找到什么凶器丨毒丨品什么的。
  可我们都知道,其实,在我们所看不到的地方,搜查不到的地方,女囚们都有本事把她们想要藏的东西藏得严严实实的,就像上次的那床架管中,这样的地方,我们怎么查?怎么搜?
  所以,百分百的杜绝此类事件是不可能的,只能说尽量的减少几率罢了。

  女囚们的排练照样进行,这都离上台晚会没几天了,自然要加紧排练。
  不过我担心的是,到时候晚会又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的事啊,真是让人头疼,早知道不做这他妈的领队还好,一做了后,这帮女囚出点屁大的事都来找我。
  好像我做个领队,也没得到任何的好处。
  靠,亏了。
  这天,D监区的同事,小凌,过来找我了,告诉我说,上次她带来看心理病的那个中年女囚,想见见我,让我诊断一下她的心理疾病完全恢复没,问我有没有时间见。
  我问道:“是谁啊?”
  小凌说了后,我就知道是谁了,是许思念她妈妈。
  我让小凌把她带来。
  小凌把许思念妈妈带来了。
  许思念妈妈本身有心理疾病,也有身体疾病。
  不过好在虽然她丈夫死了,但因为有许思念这个精神支柱在撑着,她的心理疾病已经好转,而且她本身是医师,关于心理和身体方面的医学知识都懂不少,她也自己懂得调节一下心理,所以现在心理疾病基本没了。身体方面,她自己懂得医学,时不时出去监狱医院,她女儿许思念也给她医病,一切都还好吧,没那么好,也没那么糟糕。
  她进来后,我微笑着和她打招呼:“阿姨好。”
  她也对我打招呼:“小伙子你好。”
  我请她坐下,然后给她倒水,她接了后说谢谢。
  我说不客气,然后问道:“阿姨,听小凌说,你来找我,是想看看你心理疾病完全恢复没?”
  我坐下,看着她。
  她说道:“以前的病啊,虽然没有完全好,但也没那么重了。唉,思念她爸爸离开,我心里愧疚,难受啊,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之前是想不开,现在还好,还好。”

  我说道:“阿姨,许思念也希望你能好好的,不要再想那些伤感的事情太多了。”
  她说道:“在这里,只能回忆以前,靠以前的回忆寻找快乐,怎么能不想呢。”
  我想到了李清照。
  李清照出生于书香门第,早期生活优裕,其父李格非藏书甚富,她小时候就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打下文学基础。出嫁后与夫赵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中原时,李清照与丈夫为逃避战乱来到江南。不久丈夫病逝,李清照在孤苦生活中度过了晚年,境遇孤苦。所作的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在悲叹身世,怀念曾经与丈夫的美好日子的回忆,情调感伤。

  许思念妈妈便是如此,前半生她享受美好生活,一家三口幸福其乐融融,而后遭受变故,家破人亡,自己锒铛入狱,也只能在狱中怀念曾经美好日子了。
  日期:2015-10-19 19: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