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已经同意的事,本来不想说什么,不过这件事不说出来,不是我老朱的个性!”
  朱爱国后来说出的话,田主任不得不考虑很久。
  朱爱国说:“今天党组会上,刘大明提出秦书凯作为挂职干部,你知道我为什么摇头吗?因为,你没有回家,刘大明就开了动员会议,在动员会议开过的第二天,下面的人就私下问我,单位是不是已经决定推荐秦书凯作为挂职干部?我就很奇怪,我是党组成员,党组还没有开会研究,我作为党组成员都不知道要推荐谁,怎么底下人倒是先得到消息呢?”
  田主任听了这话,脸色有些凝重起来,他冲着朱爱国抬抬手,意思让他继续往下说。
  朱爱国继续汇报说:“就在前几天的晚上,秦书凯到我办公室亲自对我说,刘大明早就跟他谈过话了,决定让他当挂职,我起初还不信,又找底下人打听了这件事的具体情况,得到的答案是相同的。
  下面的人对我说,书记,现在整个单位的人都在私下议论,说刘大明已经决定秦书凯做挂职干部,这种苦差事,为什么要派秦书凯去呢?原因很简单,秦书凯不是刘大明的人。

  还有的人说,最近因为王娟的时候,秦书凯得罪了刘大明,说王娟的离婚和秦书凯有关系,至于此事情的真实情况,我是不知的。
  不过得到秦书凯做挂职干部的时候,我就感到很不正常。即使刘大明是代管发改委内外的业务,他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力,想让谁去挂职就是谁去,这是要经过党组会议研究的!
  朱爱国说话的语气有些激动起来,他伸手弹了一下田主任的办公桌说,老田啊,你看见没有,在今天的党组会上,另外两个副职对刘大明的建议那是异口同声的表示赞同,老田,你也是老领导了,你认为这种现象正常?”
  田主任一言不发的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眼睛里却已经有了几分怒气,他伸手接过朱爱国递过来的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天党组会上的过程,的确像朱爱国说的那样,整件事自己都是被刘大明牵着思路走,而另外两名副职竟然对刘大明相当的顺从,如果真像的确是朱爱国说的那样,自己这个发改委的主任岂不是成了光杆司令,这以后还怎么控制单位的局面?
  田主任心里很是不舒服,有些发狠的口气说:“老朱,你继续说下去。”
  朱爱国分析说:“如果刘大明在单位想调整谁就调整谁,你有没有考虑到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连这么大的事情都由刘大明一个人说了算了,以后谁还把你这个一把手主任当回事?秦书凯的事情只是个开头,当单位里所有的人都感觉刘大明才是真正掌握自己官运的时候,他们就会对刘大明产生畏惧,下属们想巴结他,另外两个副职也不愿意得罪他,刘大明这个副主任倒是成了发改委说话最管用的主了,到那个时候,还要你这个田主任坐在这里干什么?直接滚回家抱孩子去吧。”

  田主任一时无语,只是眼神有些愤怒的紧盯着朱爱国。
  朱爱国很不高兴地口气说:
  “你看着我干吗?咱们老同学这么多年了,我是什么个性,你是最清楚的,反正今天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底下的事情,你看着办吧。”
  田主任狠狠的掐灭了手里的半根烟,低声嘱咐说,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你给我在私下悄悄的调查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样的?秦书凯被指派挂职的事情,到底是谁首先传出来的,这里头到底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猫腻。
  朱爱国点头说,行,这点小事费不了多少功夫,你等信就行了。
  朱爱国走后,田主任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考虑了很久,眼前的形势已经相当危急了,一个单位的副职做出的决定,竟然在党组会上顺利通过,这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单位党组成员五个人,只有朱爱国跟自己是一条心,这种状况对于一把手的权威来说,是一个可怕的挑战,更是一个严重的威胁。
  夜色,如水般安谧。
  浓乳般的月光浇洒大地,蟋蟀的凄切声慢慢的透进水样的夜色,深夜的香气绕了很多圈如雾般弥漫空中,织成一个滑滑的网,把安静的景物都罩在里面。
  靠水而建的住宅区,显得很安详,一个房间内,亮着昏黄的灯光,荡漾着不一样的浪漫。
  一个男人,趴在女人的身不停地起伏,后来,男人不知道为何叹了一口气,停止了进出,家伙不协调的从女人的身内滑了出来,短短的,软软的,如一段橡胶皮管,可怜的挂在裆部。
  女人失望的睁开眼睛,心里骂道,***,这时侯出来,不是要人的命吗?现实告诉女人,这个男人是自己的衣食父母,没有他,自己肯定不会如现在风光,所以把不满藏在心里,爬起来,妩媚的摸着男人的胸部,关切的问:
  “麻杆,怎么了?”
  麻杆是女人对男人都称呼,说男人瘦的像麻杆一样。为此,男人总是说,人瘦长吊,地瘦长草。
  男人歉意的嘟哝说,不知道怎么就软了?
  在一起多年,女人太知道男人的底细,虽然年纪也就五十出头了,到了关键时候不比小伙子逊色,这几次中途熄火,肯定有原因,她不满的说:
  “还不了解你,说实话,到底是怎么了?”
  男人犹豫了很久,从嘴里憋出了几句话,骂道,都是***刘大明给害的。男人咬牙切齿的模样,让人看出他对刘大明是深恶痛绝。
  “刘大明又怎么你了?再说,他想怎么你,能有那个能力吗?你才是单位的一把手,他不过是个副主任罢了?”
  “你可别小看了这孙子,这混蛋的野心可不小,手伸的还不是一般的长,恨不得把发改委内外所有的工作都抓在手里,我看他现在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不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孙子,他刘大明还真把自己当成发改委当家的主了。”
  男人很不高兴,嘴里就不干不净的骂道。
  身底下的女人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她循循善诱的口气说,到底怎么回事,刘大明得罪你了?
  男人点头说,挂职的事情,刘大明竟敢不经过我的点头,私自做主,这也就罢了,他还在背后操纵党组会议的结果,把这件事给坐实了,如若不是老朱及时提醒我,我岂不是会成了被人耍弄的猴子?
  女人听了这话,伸手轻轻的抚着男人的后背后说,老田啊,其实有些话我早就想说了,刘大明这个人要是再不好好的给点厉害给他瞧瞧,他可真是要上房揭瓦了。
  田主任纳闷的眼神看着女人,问道,怎么回事?刘大明还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女人伸手推了男人一把,男人从女人的身上缓落下来后,把女人顺势搂进怀里,就听见女人说,你是不知道,你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刘大明整天假传圣旨,在单位里拉帮结派,依我看,现在这发改委里倒是有大半的科室长都成了他刘大明那条线上的人了。
  田主任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了,嘴里忍不住骂道,狗日子,敢跟我斗,他刘大明还嫩了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