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3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你的意思说她已经没救了。”
  柳智慧没回答我的话。

  她没回答,就说明真的没救了,我都感觉邓蓉已经完全的,彻底的,无药可救。除非换了个脑子。
  我问道:“可她进来那么久,也没发病啊。”
  柳智慧说:“精神病有潜伏性,间歇性的特征。”
  我点点头,说:“唉,好吧,那只怪邓蓉自己命不好患病了,怪不得别人了。对了,明天要接待领导吧?”
  柳智慧说:“我不去。”

  我说:“好吧。今天就先麻烦你到这吧,谢谢你啊。”
  柳智慧起身走人。
  长发飘飘。
  如果在外面,她要迷死多少人哦?
  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发生了这个事情,在大礼堂,在我带队的时候,队友人砍人,妈的,要是上面领导怪罪下来,可会弄死我。
  不过,事发到如今,平日想着找准时机要整死我的康雪,今日为何静悄悄,也不跳出来弄死我?
  难道说真的是和我和解,幸福万年长?
  还是说,真的怕我了,怕跳出来整我这么一下,我让人弄死她还找不到死的证据。
  不过如果换成我是她,我也绝对不会跳出来把我推进火坑,只不过说我没看好女囚,让女囚们乱了,有人砍人,我也没办法,但是追究责任,我最多也是一个处分,或者降级,但她有可能被我找人整死,她一定那么想,所以我是她我也绝对不会煞笔的跳出来自找烦恼。
  因为我是领队,我要去医院看望受伤的女囚啊。
  我马上动手去了市监狱医院,到了那里后,我找到了女囚的手术室前。
  我等在门口,有医生进出,我想问情况又不好问。
  等了一会儿,才看到A监区的两个女管教过来。
  我没好气问道:“你们刚才去哪里了?”

  两个女管教说:“去吃东西了。”
  我说道:“吃东西不留着一个人看着吗!”
  女管教道歉说:“对不起队长,我们错了。”
  我虽然是B监区的队长,但她们毕竟只是管教,犯错了,我当然有资格骂。

  这是违反制度的。
  我说:“下次不许这样!要是女囚逃了还是什么的,你们负的了责任吗!”
  两个女管教低着头。
  我问道:“她进去多久了?”
  女管教说:“从送来进去到现在。”

  两名女管教刚才都是在大礼堂的现场,看的女囚被砍断手指。
  我问道:“那女囚情况如何?”
  女管教说:“我们也不知道。”
  好吧。
  我看到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虽然戴着口罩,但我认出了是许思念。
  我马上走过去,叫住了许思念。

  果然是许思念。
  她看我走到她面前,她脱下白口罩,问道:“张队长,你怎么来了?”
  我说道:“唉,我们监狱有个女囚,被另一名女囚砍断了手指,在做手术。”
  许思念说道:“我听说了。那是你们监区的?”
  我说:“不是,她们是别的监区的,不过她们出来排练歌舞,是我带队的,没想到出事了。郁闷死了。哎,女囚情况怎么样,你知道吗?”
  许思念说道:“我不知道。”
  我说:“要是女囚的手指接不回去,我晕,我可麻烦大了。”
  许思念笑笑说:“你放心吧,我们医院虽然听起来名字不好,但是所有的医疗设备在市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医生的能力和水平也是超高的。女囚从断手到手术,才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断手存活率很高,你不要担心。前段时间我们医院还接收过一个断了整个手的伤者,那次,断手的时间接近15个小时,但手术还是成功了。”

  许思念在手腕上画了一圈,示意断手的位置。
  我愕然,摸了摸手腕,感觉整个人都不舒服了:“断了整个手?”
  许思念说道:“对,整只手。”
  我问:“都怎么弄的?不是我们监狱的人吧?”
  许思念说:“是临近一个村的村民,和另一个村民抢鱼塘的地块起了冲突,两人纠结自家的亲戚打架,被砍断了整只手,还扔进了草丛中,人送来了医院,手却还在地里草丛中,找了十几个小时才找到。手术还是成功了。”
  我心里甚是不舒服,这种东西还是不听的好,听得越多就越感觉哪里都难受。
  我说道:“你们医生心理素质也很强,感觉说这些,就像平时聊天去哪里玩一样,都没感觉的。”
  许思念说:“那还有很多解剖医师呢。”
  我说:“也是,你们都是要和尸体打交道的。唉,你们也不容易啊。”
  许思念说:“你吃饭了吗?要不我请你吃饭?”

  我说:“去你们医院食堂吃吗?”
  许思念笑着说:“当然不是。到外面吃。我怎么能亏待我的恩人?”
  我说:“好了你就别口口声声说我恩人的,不就是一个小忙,也没怎么帮,别老是提,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让两个管教不得到处跑了,好好守着,出事了我拿她们是问。
  许思念带着我去了医院附近的一家饭馆。
  是一家湘菜口味的。
  许思念也没问我能不能吃辣,总之就是进去了。

  我进去后,跟她坐下后,我问:“你也不问问我能不能吃辣啊?”
  许思念说道:“你可以点不辣的。”
  我说:“湘菜不放辣椒还有什么好吃的。”
  许思念拿着菜单给我:“这里的饭店,我觉得也就这几家包括这家,比较好吃。”
  我说:“好吧,要这个这个,要两瓶啤酒。”

  许思念说:“才点两个菜,要两瓶啤酒?”
  我说:“够了,你点菜吧,我够了。”
  许思念说:“怕我破费吗?”
  我说:“没呢,我觉得吃不完了。”

  许思念点了五个菜,我叫她不要再点了,她才住手了,我说:“你别怕招呼不周,我这人很随意的。”
  许思念给我倒酒。
  我问她道:“我说,你这人心理年龄比真实年龄成熟太多了,我跟你啊,虽然是差不了多少,但是你啊,心理年纪真的是已经特别特别的成熟了。”
  许思念说:“我怎么觉得你在拐弯抹角骂我老呢?”
  我哈哈笑着说:“当然不是啦,我是佩服你啊!佩服你有着超强的心理素质。”
  许思念说:“骂我老就骂我老,还不敢承认?”
  她举起杯子敬我。
  我问道:“话说你上班呢,能喝酒吗?”
  她说:“喝几杯没事的,我也不需要去做手术看病人,我等下交完一些表格就可以下班了。”

  我说:“好吧,白衣天使,来,干杯。”
  日期:2015-10-18 0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