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3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邓蓉确实是一个让人感觉可怕的精神病人。
  这D监区怎么关了这么个精神病人那么久没事呢?
  我对宋圆圆道:“等下,我还要问几个问题。”
  我问邓蓉道:“那你在监狱里那么久,也一直没发病过啊。而且你不也排练什么的跳舞好好的。”
  邓蓉说:“我告诉自己,我其实还活着,虽然我已经死了,所以我尽量融入到你们活着的人当中,但我发现我融入不来。”
  我彻底没话可说。
  我问道:“好吧,那你可以告诉我,匕首从哪儿来的吗?”
  邓蓉说:“我在别人监室看到的,几个月前的事了,然后我进去偷了出来,我想留着,我有用。”
  我不需要问她拿来干嘛用了,她就是用来砍人的,我问:“谁的监室,哪个监室?”
  她说:“不知道,忘了。”
  我说:“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从谁手中买到的!不老实我让你不好过!”
  她淡淡笑笑,说道:“你想对我用刑吗?我已经死了,还怕疼吗?”
  对这种神经病,好像用刑真的没什么用的。

  既然她说偷的,那估计真是偷的吧。
  我是怕有人带这些东西进来卖,那可真乱套了,我们监区有人贩毒,现在还查不出来到底是谁干的,看来并不是我们监区乱,别的监区也一样乱,只是没发现而已。或者说,发现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不会上报,因为报上面的,都是报好不报坏,这是规则。
  谁也不想多事,谁也不想没事找事。
  邓蓉伸手过来,想要碰我们,说道:“我感受不到你们还活着,我也感受不到我还活着,我可以碰一碰你们吗?我好怕这世界上就我一个人。”
  宋圆圆拉着我往后退。

  我站起来,和宋圆圆出来外面。
  宋圆圆都快吓死了,到了外面后,拍着胸口,深呼吸。
  我说:“你怕什么,她只是一个人,又不是鬼。”
  宋圆圆说:“可是我觉得她比鬼还可怕。”
  我说:“你是没见过吧。可能吧,这样的疯子的确是疯起来的时候,比鬼可怕太多了。”

  宋圆圆说:“她的眼睛,里面都好像没有了灵魂!看着就是死了一样的眼神。我不行了,我今晚一定做恶梦的!”
  我说:“那你来我宿舍我和你睡好了。”
  她说:“是真的吗!”
  我呵呵笑着:“你还真想来找我睡?我开玩笑的。”
  她说:“我家没人,宿舍也没人,我不管了,我今晚就去你那里睡!”
  我说:“随便你,你先去把问到的这些东西报给你们领导,然后报到上级去。如果你们科长问,你就说建议把她关进精神病院,她已经疯了。”
  宋圆圆说:“好。”
  和宋圆圆分别之后,我去找了柳智慧。
  只有柳智慧,才会给我这些问题的所有答案。
  而我,真的搞不懂邓蓉真正的心理想法,她到底是怎么样的精神分裂,乱得那么彻底。

  把柳智慧请到了我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我请她坐,然后倒茶。
  我说道:“你没事吧?”
  她摇摇头,表示没事。
  我说:“谢谢你刚才帮我们制服了那个女囚,邓蓉。”
  柳智慧说:“不客气。”
  我说道:“实际上,你不想露你身手的,但为了救女囚,你还是出手了,是吧?”

  她没说什么。
  我说:“如果我问你你怎么那么厉害,学的是不是柔道,你也不会告诉我的吧。”
  她对我礼貌笑了一下。
  对,她永远是一个迷,她不想说的事情,我怎么问,她也不会说的。

  我又说道:“好吧,既然你不说,我也不可能逼你说,那我问你关于刚才那个女囚,邓蓉的病。我先给你看看她资料。”
  我把邓蓉的资料给了柳智慧。
  柳智慧看着,然后她说:“你说一下刚才问她各种问题她的回答是什么?”
  我说:“你看完先嘛。”
  她说:“我可以边看边听。”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普通人,我不应该把她当普通人对待的,她可以一心多用。
  我就说了。
  柳智慧看了几下看完了,然后听了我说完了之后,她说道:“Cotard综合征,科塔尔综合征,翻译过来叫虚无妄想综合征,又被称为行尸综合症,WalkingCorpseSyndrome。这女病人的病症非常的复杂,但是本身虚无妄想综合征就是复杂的。是一种原发性的妄想症,和其他的妄想症相似,都是以妄想为主轴。这些妄想坚定不拔,患者坚信之,几乎无法改变。尽管你举再多的例子,患者依然相信,不愿意改变。患者会坚信这个世界、自己、或某些重要事物已经消失的妄想。尽管从旁边的人来看,这个世界一样好好的,什么改变也没有,但是患者却无视于真实的情况,依然坚信这世界已经消失、或者即将毁灭。常见的妄想有,被害妄想症,这个我不需要解释了。嫉妒妄想症,认为自己的性伴侣不忠;性伴侣可以是同性,也可以是异性。大部分情况下,这指控完全是虚构的,但有时性伴侣确曾试过不忠。有趣的是,病人并不会先采取一些方法来取得不忠的证据。如果没有适当的治疗,妄想可终生存在;但有时候,当受指控的一方已经不在时,妄想也就随之而消失。邓蓉怀疑自己的对象,意图杀掉自己对象。”

  “情爱妄想症。病人会以为自己正和某人恋爱。这类型在女性中较为常见,但也可在男性身上发生。幻想中的恋人很多时是遥不可及,甚至乎对方只是一个?魅影?在现实中根本并不存在。病人还会一口咬定是对方先爱上了自己,但实际上两个人只有很少甚至完全没有真正接触。虽然病人有时会替对方编织藉口,但也会恼羞成怒,做出一些异常的举动,如跟踪、骚扰、袭击、绑架,甚至谋杀等。还有,没有恶意的妄想,可以说是一极端的虚无妄想,例如病人会说自己的脑袋被完全摧毁了,或是自己的家人都己不存在或者说自己已经死了等等。总之,邓蓉是同时有嫉妒妄想症,情爱妄想症,没有恶意的妄想症,多种妄想症的混合妄想症。患者感到自己已不复存在,或者自己的躯体是一个没有五脏六腑的空壳、失去了自己的血液,或自己周围的东西都不存在。患者发病时一般无自知意识,不知道自己是谁或要干什么;缺乏主观能动性,消极被动等待,反应迟钝或无反应;有时候情绪或行为反常,

  我听着,自己都感觉到彻底的纠结,我说道:“邓蓉这完全已经是疯了吧,那还可以救吗?我都跟领导说,直接送去精神病院了。”
  柳智慧说道:“在国外,在治疗上,一般以抗精神病药物为主,有时候会并用抗忧郁剂。但治疗效果都不算很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