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3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无法想象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如花美貌的女人杀人了还能心平气和碎尸的样子,更无法想象碎尸埋尸后还能每天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上班,吃饭,睡觉,生活丝毫不受到影响的样子。难道她没有心吗?难道她没有七情六欲吗?难道说,她不是人吗?
  如果说世界上有魔鬼,邓蓉一定是其中凶残的一只。
  这一次邓蓉拿着匕首杀人,砍人,捅人,难道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吗?

  可我想的更多的是,为什么有匕首,为什么她有匕首,她拿着的匕首从哪儿弄来的?
  或许,这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我和宋圆圆坐在了邓蓉的面前。
  这个关着邓蓉的小房间,当时曾经关过我,就在不久的前几天,让我在这里吃尽了苦头。
  身份转换得好快,从被审讯到审讯,也就短短的几天。
  我看了看这里后,问邓蓉道:“你叫邓蓉,对吗?”
  邓蓉看着我,说是。

  我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拿着刀去捅人。砍人?”
  我想到刚才那危险的情况,还是不寒而栗,刚才如果不是因为跑得快,女囚们估计要出大事了,另外那个被砍掉手指的如果不晕倒,是不是也被捅死了,如果不是柳智慧出手制服她,估计她还要造成多大的灾难啊。
  邓蓉说道:“她们想要害我!”
  难道,这家伙又是一起被迫害妄想症吗?
  我说:“谁害你了,大家都跳舞好好的,你拿着刀就捅人。”
  邓蓉说:“她们嫉妒我恋爱了,嫉妒我和别人恋爱了,意图通过诅咒把我诅咒死!”

  我真是无法理解她的说法和想法。
  我问:“你和谁恋爱了?”
  邓蓉想了想,然后说:“我忘了,我忘了和谁恋爱了,好像是农警官,不,不是,好像是我的室友艾伦?不,也不是!都不是,是别人吧。总之我就是恋爱了!她们嫉妒了,想诅咒,诅咒我不得好死!”
  这女同,幻想自己和谁恋爱了,恋爱的对象还是个女的。
  我说道:“世上根本没有所谓的诅咒,这些都是神灵鬼怪,巫婆才有的说法。”

  她说:“有!人本就有通灵的能力,只是你感觉不到而已。”
  妈的,这个难道也和神女一样了?
  宋圆圆看着我和邓蓉的对话,觉得邓蓉莫名其妙的。
  实际上我也是觉得邓蓉说的东西莫名其妙的,但我见过太多的心理疾病患者和精神病患者,有点见惯不怪,但是宋圆圆没见过,肯定很惊诧。
  这些天马行空的鬼话说出来的人,其实正是她们脑中真正的想法,而且不仅是她这么想,更是真正认为是那样子的。
  不过,我们作为外人,当然无法理解她的这些思想。
  可是,世人无论对于什么事什么物,什么感受,什么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和理解,不会每个都一样的。
  就像达芬奇画鸡蛋的故事,在每个角度,看上去,鸡蛋的形状都不会是相同的。
  我对邓蓉说:“你能通灵吗?”

  她说:“当然。”
  我问:“你怎么通灵,和谁通?”
  至今科学家们还不能确切地告诉我们,关于灵魂更多的东西,所以我们还不能知道它究竟是何物。但是生活中,有的人却自称可以和死去的人的灵魂对话,或者在梦中互通信息,这种现象就被叫作通灵。
  邓蓉说:“在梦中,我女朋友曾经来找过我,但那也不是梦。她开了我家的门,坐在了我的床边,问我为什么杀了她?”
  宋圆圆吓得赶紧的把凳子移过来坐在身旁,紧紧的拉住我的手臂。

  邓蓉对宋圆圆说道:“你别怕,她不是满脸鲜血,也不是碎尸的样子,而是生前好好的样子。”
  宋圆圆都快吓哭了。
  我摸了摸宋圆圆的后背,示意她别怕。
  这女孩挺有肉感的。
  邓蓉说:“我告诉她,我将来死了就去陪她,我不想让她和那个男的在一起,所以要杀她,就是这么简单。不过当我动手杀她那一刻,我自己也想不到我会杀了她。”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那阿虹呢,为什么要举刀砍向阿虹?”
  邓蓉说:“她早就爱上了我,我也爱上了她,可是她却对我那么冷淡,甚至还和别的女人在聊微信。”
  我说道:“你说谎!你资料上的,你们是第一次见面!”
  她说:“我们相爱七年了。”
  我说:“是吗?那为什么你的口供是说你们第一次认识,而且阿虹也这么说的?”

  她说:“她说谎!我们在一起七年了。”
  我问:“那你和阿虹在一起七年,那你和你前女友呢?”
  她突然愣了,然后问道:“对啊?那我和前女友呢?我和我女朋友呢?她去哪里了?”
  我怀疑邓蓉不仅有妄想症,还有人格分裂精神分裂症。
  她是一个多重精神症状缠身的精神病人。
  她喃喃自语:“她去哪里了呢,她去哪里了?”
  看着邓蓉这疯样,宋圆圆越是害怕靠着我,胸也紧紧压着我。
  我的手没地方放,只好抱住了宋圆圆。
  邓蓉看了看我们,问道:“你们是人吗?”

  这句话,吓得宋圆圆都快哭出来了,因为邓蓉很认真的伸着手过来想要摸我们,但是栅栏拦住了她,她伸手不过来,宋圆圆看着邓蓉,就像女鬼一样的可怕的空洞双眼,在遥望着我们,我们如此的近距离,她却如同遥望,想要摸我们。
  我说道:“当然是。”
  邓蓉说道:“我有时候,觉得这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活着,我曾经很多次,想拿着刀到大街上砍人,只因为我觉得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活着了。还有,我有时候觉得我已经死了。”
  我搞不清楚邓蓉到底怎么回事,也许只有柳智慧知道,我无法治好她的病,她的砍人动机,也很奇怪每次说的还都不一样,怪不得丨警丨察调查她之前杀人的时候,说也搞不清楚她为什么杀人,说杀女朋友,尚且可以理解,杀阿虹的理由,真是天马行空闻所未闻了。因为她和阿虹才是第一次见面,就说两人已经相爱七年了,这不是妄想是什么。
  我说道:“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切掉刚才那女囚的手指。”

  那女囚是A监区的,被切掉了小拇指,去做了手术,是赶不回上舞台演出的了。
  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接回去。
  邓蓉说道:“因为我的小拇指被人切掉了,没有了,我想看看别人的小拇指被切掉后是怎么样的。”
  我说道:“可是你的小拇指完好的在你手上!”
  邓蓉举起双手,看着自己双手的小拇指:“没有,根本没有。”
  我说道:“你摸摸看。”
  她说:“没有的,已经没有了。”
  看着她这可怕的惊悚样子,宋圆圆再也受不了了,拉着我要走:“我们先出去吧,先出去。”
  日期:2015-10-17 17: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