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2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明媚过来后,她坐在我旁边,说道:“听说你遇到大问题了。”
  我说:“谢谢关心,都过去了,还好有人相救,我光荣出来了。”
  薛明媚说:“你想让我恭喜你,还是骂你活该。”
  我呵呵的说道:“我知道你一直都想让我滚蛋,是的,我不听你的话,走到这一步,就是差点被拉去判徒刑了,我也是活该。”
  薛明媚说:“知道后悔了?”
  我说:“嗯,后悔了。”
  薛明媚说:“那还不走?”

  我说:“我已经打定主意走了,来和你说的。”
  薛明媚说:“来和我们说的,我只是我们当中的其中一个。”
  我说:“你说的什么话啊。”
  薛明媚说:“和你众多女人告别。”
  妈的,这话怎么和贺兰婷说的一个样啊。
  我说:“我都来和你道别了,你怎么还讲专门让我不舒服的话。”
  薛明媚说道:“有什么舒服不舒服的。你在意就不舒服,你不在意,就舒服。”
  这话说的挺对。
  我说:“我要走了。”
  薛明媚说:“这是好事,值得庆祝,将来的你,会感谢你今天的这个决定,留在这里,你会死,我说了没有一百次也有几十次,会有人要你死,因为你挡住了别人发财的路,你挡住了别人好好活着,别人不会让你好好活着。再说,你走了以后,也不是不能见我,有空来看看我,如果我出去了,你还没结婚,我可以考虑嫁给你。”

  我笑了。
  我说道:“这是约定吗?”
  薛明媚对我明媚一笑:“你会等得起的吧?”
  我说:“我不知道。”
  薛明媚转瞬即逝的微笑,变为哀伤:“这些玩笑,只不过是童话故事。别当真,我只是随便说说。等我出去,我都不知道几岁,好好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最靠谱的。”
  我说:“你不介意我有老婆的吧?”

  薛明媚说:“你老婆会介意,我也介意,我介意你老婆难受,我不喜欢看到任何人为我难受。”
  我说:“好吧,谢谢你,薛明媚。”
  她说:“珍重。”
  她走回去了队伍里。
  李珊娜,我就不道别了,跟她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再说我和李珊娜其实感情也没那么深。
  但是柳智慧,我不得不和柳智慧道别。
  我把柳智慧叫了过来。

  柳智慧走着韩国模特的步子过来,站在我身旁,我让她坐下。
  我问柳智慧:“如果一个人的心理素质很坚强,那真的是就算身处多么危险恶劣的险境,也不会感受到任何的恐惧,对吧?”
  如她说的,人的一切负面情绪,根源就是恐惧。
  柳智慧说:“一个人的心理素质是在先天素质的基础上,经过后天的环境与教育的影响而逐步形成的。心理素质包括人的认识能力、情绪和情感品质、意志品质、气质和性格等个性品质诸方面。心理是人的生理结构特别是大脑结构的特殊机能,是对客观现实的反映。一个人的心理素质再强,也不可能在面对恐惧时能够真正做到如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所谓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不过是能够控制得住自己情绪不外表现。不过,心理素质却真的是有着强弱之分。”

  我说:“好吧,你又给我普及这些知识。我看过历史,两晋南北朝时期的东晋强人谢安,泛舟大海,风起浪涌,众人十分惊恐,谢安却吟啸自若,众人无不钦佩谢安宽宏镇定的气度。说实话,我不可能有他那么强悍的心理素质,再往后说,我连你的百分之一都及不上吧。”
  柳智慧说道:“祝你一切顺利。”
  她轻轻说完,平淡的回到了队伍中,仿佛从来就不认识我这个人的样子。
  妈的,她还是人吗。
  人都要有七情六欲的吧,哪怕如贺兰婷,哪怕如薛明媚,再强大,我说要走的那一刻,回眸中我都感觉得出有一点不舍,可是这个柳智慧,真不是人啊。
  我郁闷的走到了放风场,这里是仰望天空的最好的地方。

  天空上有小鸟在飞翔,自由的飞翔。
  我离开了这里,我真的要去洗车?给动物继续洗澡?
  做什么都无所谓了,反正一个月就那几千块钱,做得越多就得越多。
  吃的苦就算不习惯,忍忍也就习惯了。
  可我真的舍得离开这里吗。
  我想到徐男,沈月,兰芬兰芳,魏璐羊诗,她们拥护我的这些人。我一旦离去,黄苓康雪她们,本就恼恨她们,一定想办法除掉她们。
  我想到朱丽花,我走了,朱丽花应该不会开心得起来。
  我想到很多很多人。
  可我最担心的,是贺兰婷。
  我不知道她会在这斗争的激烈漩涡中被卷到何处,或是死,或是残,或是锒铛入狱?

  都有可能。
  我估计,如果贺兰婷自己当面出去和康雪她们战斗,康雪她们会用对付我的这些种种方法用到贺兰婷身上,贺兰婷能逃过这些劫难吗?
  我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更多的是舍不得的感觉。
  贺兰婷找了我。
  我去了贺兰婷办公室,贺兰婷说道:“明天开始,我休息几天,不来监狱,你从明天开始,也不上班了吧?”
  我吞吞吐吐说:“我,我还没确定。”
  贺兰婷说:“一个大男人,犹犹豫豫,要么走,要么留,别那么纠结。我给你批了假,到时你补上你的病例证明就可以。”
  我看着她拿给我的批假条,郁闷的看着。
  我说道:“我,我有点不想走。”

  贺兰婷问:“到底是走,还是不走!我希望你走。”
  我说:“那我不走!我担心你。”
  贺兰婷说:“谢了,我不会有事。”
  我一下子撕掉了假条,说:“我不走!”

  贺兰婷说:“随便,到时死了不要怪我没让你走。”
  我说:“死了也怪不了你,因为已经死了,就是有在天之灵,我也不怪你,我就是蹲了监狱,残了,也不怪你,行吧。”
  贺兰婷说道:“那你好自为之。”
  我深呼吸一口,叹气,说:“好了,我已经是决意留下了,该怎么下去,还是要怎么走下去。”
  贺兰婷说:“是。”

  我说道:“我有个请求。”
  贺兰婷示意我说。
  我说道:“我想见见梅子。”
  贺兰婷说:“这简单。”

  只要有关系,当然简单。
  她带着我过去了,路上打了几个电话,就安排好了。
  然后我们到了那个羁押过我的警局里。
  贺兰婷和一名警官接头后,警官安排让人带着我进去了审讯室那边,然后把梅子带上来了。
  梅子一看到我,就想转头回去。
  我喊道:“我不是来兴师问罪!我是来看你的!”
  梅子身后带她上来的女警也把她推过来。
  梅子低着头,坐在了我的面前。
  我看着梅子,然后说道:“别怕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