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2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0-11 22:20:00
  更新线----------------------
  101
  黑脸汉子的脸色变了,又谨慎的看了看四周,然后嚅嗫道:“我说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是我说的。”
  叔父道:“你认识我吗?”
  黑脸汉子摇了摇头。
  叔父道:“那我认识你吗?”
  黑脸汉子犹犹豫豫道:“应该不认识吧?”
  叔父道:“所以你还怕什么?我难道跟别人去说,有个黑脸的男人告诉了我朱师傅的秘密?”
  黑脸汉子的神情登时轻松了下来,脸上也微微带了笑意,但还是谨慎的看了看四周,道:“这里会过人,咱们再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去。”
  这一次是七拐八拐,走了好一阵,直到叔父不耐烦起来,道:“你准备去哪儿?”
  那黑脸汉子这才停了下来,赔笑道:“怕遇见熟人,怕叫人听见。这地方生,也偏,应该没事了。”
  叔父脸上有些不屑,把手里的毛票递给了黑脸汉子,黑脸汉子马上接过,装进口袋里,满面堆欢,问我叔父道:“您干什么非要打听朱师傅的事情?”
  “就是想问问。”叔父又道:“他不过就是个卖肉的师傅,你怎么怕他怕成这样?我听见你说你们还是老乡?”
  黑脸汉子面上一阵惭愧,道:“说起来,我们的父辈确实是村邻,但是后来人家兴旺了,老乡也就不老乡了。”
  日期:2015-10-11 22:25:00
  我忍不住道:“卖肉的师傅算什么兴旺?我瞧你的样子也是工人,和他不就干的活不同吗?”
  “不一样,不一样。”黑脸汉子摇摇头道:“朱大年有个兄弟,是区革委会的头头……”说到这里,黑脸汉子打了个寒噤,声音压得更低,道:“朱大年还会些功夫,脾气又暴,犯起混账来,亲爹都不认,谁都不敢惹他!”
  叔父道:“朱大年是他的名字?”
  黑脸汉子道:“他是大年三十生的,所以他爹妈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
  叔父道:“他跟自己儿媳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黑脸汉子再次压低了嗓音,幸亏我和叔父的听力都好过常人许多,否则很真不一定能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只听他说道:“这件事情其实老家知道的人很多——朱大年本来就是个无赖,但他的老婆和儿子都还挺好。差不多七八年前,他儿子也成家了,娶了个女人叫什么菊梅的,又懒又馋——但凡女人占了这两样,就绝不是什么好东西。朱大年那时候还没在供销社,是在公社的食堂里做厨子。菊梅就缠着他,要他捎东西给自己吃,朱大年每天晚上都在食堂里磨蹭一段时间,捎点白面馒头啊、火腿呀、肥肉片子呀回来,偷偷的给菊梅吃。一来二去,这俩人就,就混到一张床上了……”

  日期:2015-10-11 22:25:00
  “不要脸!”叔父呸了一口,道:“朱大年和菊梅做这种事情,就不怕自己的妻儿知道?”
  “朱大年的老婆和儿子都是好人,说白了,做人都有些窝囊。”黑脸汉子说道:“纸包不住火,朱大年的儿子后来慢慢知道了,但是对自己亲爹也说不出口,对外更不能言语,只自己生闷气,也不理菊梅了。菊梅索性就更放得开了,倒逼得朱大年的老婆天天晚上不敢进屋。”
  “这还真是哈!”叔父冷笑不止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嘿嘿!后面是不是出人命了?”
  “您猜的真准!”黑脸汉子说道:“后面出的人命多了!先是有一天地方上搭戏台唱戏,演的是唐明皇、杨贵妃,还有个寿王……朱大年的儿子在戏台下听戏,上面寿王唱了句词,叫什么——自古道杀父夺妻不共戴天,可夺我妻的正是我父皇,若想报得此恨,便是不孝,若不报此恨,心中怨气如何能了……”
  这我倒是知道,寿王是唐明皇的儿子,杨玉环原本是寿王的妻,后来被唐明皇夺了去,寿王敢怒不敢言,终于忧愤而死。
  黑脸汉子继续说道:“戏台上的寿王正唱着哩,戏台下朱大年的儿子突然叫唤一声,嘴里就喷出一大口血,歪倒在椅子下面了……好几个人抬着他去看医生,还没见着医生,人就咽气了!”
  日期:2015-10-11 22:27:00
  “该死!”叔父厉喝一声,吓了黑脸汉子一跳,叔父道:“你继续说。”
  黑脸汉子左右瞧瞧,见没有人过来,然后才说道:“朱大年的老婆受不了这打击,也在家里待不下去了,在儿子死了以后没几天,就跟着一个路过的陕西刀客跑了。”
  从清朝晚期以来,关中就多出刀客,往来奔波江湖,建国之后,慢慢少了,单仍旧是有。
  叔父摇摇头道:“跟了刀客好,但是跑了就不好,该叫那刀客把朱大年、菊梅都砍了再跑!”

  “还砍朱大年?朱大年不砍他们就够了。”黑脸汉子道:“朱大年的老婆跑了没几天,就有人发现那陕西刀客死在了半道上,朱大年的老婆却不见了。背地里,人人都说是朱大年干的,是不是还两说,那案子到现在倒是还没破。”
  游荡在外的刀客都是本领十分不俗的,其中多有高手,我不禁诧异道:“朱大年能杀得了刀客?”
  黑脸汉子道:“怎么不能?他狠着呢!也有功夫!年轻时候杀猪,一个人能把二百来斤的大肥猪按得不会动!”
  叔父道:“瞧他的样子,是有两膀子力气,也会一些粗浅的拳脚,但是要杀刀客,估计还得要帮手。他平时都跟什么人来往?”
  日期:2015-10-11 22:27:00

  黑脸汉子摇摇头,道:“那就不知道了。因为他后来搬家了,到城里来住了,托他兄弟的关系,才在供销社食品站里当上卖肉的师傅……”
  这时候,一个扎着麻花辫子的小女孩,留着墙根,踩着小碎步,从拐角处走慢慢的走了过来,站到了黑脸汉子的身后,我和叔父都瞧见了,只黑脸汉子没扭头看。
  那女孩子白白净净的,眨巴着大眼睛,十分可爱,蹲了下来,用手指在地上画圈圈。
  黑脸汉子突然打了个寒噤,浑身抖了一下,叔父问道:“朱大年搬家,是因为他的丑事传出去了,所以在老家待不住了?”

  “是的。”黑脸汉子说道:“他儿子死了,老婆跟人跑了,家里就剩下儿媳妇和他,两个人住在一起,那成什么话?他先是做主,把菊梅又嫁给了镇上一个娶不来老婆的憨人。嫁过去之后,菊梅每天在家里骂那憨人,让他早出晚归去干活,然后让朱大年过去鬼混。不过,毕竟不是自己家里,一来二去,镇上就人人都知道了。朱大年脸皮再厚也没脸呆了,就带着菊梅来城里了。”
  说到这里,黑脸汉子便住了嘴。
  叔父道:“没了?”
  日期:2015-10-11 22:29:00
  “没了。”
  黑脸汉子道:“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你看他现在过得多舒坦。唉,谁想买肉都得巴结他……”
  “还有呢。”黑脸汉子身后蹲着的那小女孩突然站了起来,开口说道:“朱大年还有个孙女,也死了,你怎么不说?”
  黑脸汉子陡然吃了一惊,急忙扭头去看,那小女孩眼睛瞪得大大的,嘴角带着狞笑。
  黑脸汉子的脸色猛然变得煞白,惊声道:“你,你是谁?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稍稍惊愕道:“她刚才就走过来了,一直在你背后蹲着,你不知道?”
  黑脸汉子慌乱道:“我,我不知道,我,我得走了……”
  那女孩子突然上前,一把抓住黑脸汉子的手,神情凄厉,眼神怨毒,大声叫道:“我也死了!你干嘛不说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