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2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如果不是朱丽花刚好抓到黄敏,或者是说梅子自己崩溃供出来,我就完蛋了。是吧?”
  贺兰婷没说什么。
  我知道了,那就是完蛋了。
  想来,即使贺兰婷再厉害,帮我的人再多,碰上一山更比一山高的敌人想要害我的话,想要逃过一劫又一劫的话,真的是越来越难。
  例如,上次我被人开车撞,在朱丽花帮助下逃脱得了了;然后被人推着那些东西砸下来要砸死我,我被薛明媚救了我;然后这次被人陷害,朱丽花救了我,就算不是朱丽花,也是梅子自己要开口说出她干的救了我。
  可是,我能有多少次这样的好运气?
  假如下一次呢?
  下一次是什么?

  我有些心凉。
  可我还是先问清楚,梅子为何如此对我?
  我问道:“梅子为什么陷害我?然后又自己崩溃供出是她自己陷害我?”
  贺兰婷对我说了她去看梅子的经过。
  昨晚我说让贺兰婷帮我去看看梅子,顺便给她带一些吃的。
  梅子自然很感激,然后贺兰婷对梅子说:“是张帆张队长让我来看你。这些吃的,也是他让我带的。”

  梅子很感激说了谢谢。
  梅子眼圈有点红。
  贺兰婷问她说:“梅子,你认为,张帆真的藏毒吗?”
  梅子急忙摇头,说:“不可能是他!”
  贺兰婷说道:“张帆也这么认为不可能是你,那就是说,可能就是那司机,或者是别人栽赃你们了。”
  梅子没说话。
  只是低头吃着东西。
  贺兰婷说道:“你好好保重吧,你放心,如果你们真的没有做,你们好好配合调查,我也会想办法帮你们洗白。”
  梅子问道:“张队长他怎么样了?”
  贺兰婷说:“他没怎么,倒是比较担心你。她委托我好好照顾你,我可能没那么大的能力在这里能好好照顾到你。”
  梅子听着,眼圈越来越泛红,随后,突然哭了出来。
  贺兰婷惊讶的看着梅子,也想不通她怎么了,说道:“你别哭,你有什么委屈,跟我说说。”
  梅子说:“副监狱长,不关队长的事,是我做的,我告诉你这件事是我做的,是我要陷害她的!”
  到了这里,梅子因为觉得心里对我有愧,一下子就全说了。
  而在此同一时间,黄敏已经被抓了,当然,梅子那时候并不知道。
  她是心里有愧,才直接跟贺兰婷说了这个案子完全是她和黄苓带头陷害我的。
  据梅子交代,这整个事的过程是这样的。
  首先,梅子和黄敏两人一起,在监狱里,在这个枯燥无味的监狱里,早染上了毒瘾,她们很容易接触到丨毒丨品,和那些女囚们天天打交道,不怕弄不到。
  而监区里有一些女囚,真的是神通广大,她们可以有办法弄这些东西进来。
  曾经的骆春芳也是如此,不过都需要狱警的参加和帮助。
  这说明,监狱里还是有一些犯罪分子干着这种犯法的事。

  然后有一天,梅子和黄敏两人和女囚拿毒的时候,被黄苓发现了,这种事情始终都是被人发现的,不过是什么时候而已。
  然后,黄苓偷偷跟踪她们,就发现了她们吸丨毒丨。
  然后黄苓就摸清了这条线,也知道了梅子和黄敏吸丨毒丨的地点。
  这就完了。
  这就成了黄苓她要挟她们的砝码。
  黄苓要她们陷害我,做,还是不做,做,可以让你们继续该干嘛干嘛,不做,行,她手里有视频。
  那视频怎么来的?
  梅子说黄苓不知从哪儿弄的手机进去偷拍下来的。
  一步错,步步错,从吸丨毒丨走上了一条不可回头的路,然后一直到现在,彻底玩完。
  冰*还是梅子自己去跟女囚提供的毒贩号码那里跟毒贩交易弄来的,然后弄进了烟条里面。
  这些,都是梅子交代的,因为被要挟,所以要陷害我,而且是一招就要整死我。
  她从一开始,就是很抗拒的,但是,还是那句话,人,终究是自私的动物,在黄苓要挟她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未来要彻底完蛋的时候,她只能:出卖我,陷害我。

  这就是她给我的答案。
  可到了后来,她陷害了我后,她又深深陷入了自责,愧疚,然后她一直在纠结,在挣扎,到了昨晚,贺兰婷告诉她我担心着她,让贺兰婷想办法也照顾她,她终于崩溃,交代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听后,沉默了许久。
  人性这种东西,很复杂,人不能测试,经不起测试,更经不起诱惑,也经不起威胁。
  换成如果我是梅子呢?我会怎么做。

  我可能,也是选择后面那条路吧。
  呵呵,也许不会。
  天知道呢,只有自己身临其境真正面临要挟的时候,才懂得自己到底选择的是什么路。
  我问道,“梅子会被判多久。”

  贺兰婷说:“陷害罪,我们可以帮她免掉,她在监狱,肯定是被开除,还有黄敏,这无话可说。那么多丨毒丨品,少说也要七年以上。”
  我说:“能不能帮帮她。”
  贺兰婷说:“她害你!你为什么还帮她?”
  我说:“她已经悔过了!”
  贺兰婷说:“只要背叛了,就是背叛了,这都是自找的!我举个例子,我男朋友,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跟了别人,就算我现在已经不难受了,所谓的释怀了,他也保证悔过了,你觉得我可以相信他么?”
  我说:“这不一样。”
  贺兰婷说:“没有不一样,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背叛了就是背叛了。背叛的人是可耻的!背叛的人,不值得原谅!哪怕做再多的悔过行为,哪怕是怎么补救,都不可原谅!”
  我说:“好了好了,你帮帮她吧,就这个。”
  贺兰婷说:“不可能!”
  我说:“表姐,求你了。”
  她说道:“我不想和你说多废话,监狱里还有一些事要处理,你们监区涉嫌带毒进来监狱的女囚,已经被抓了,我先回去处理监狱的事。我还要想办法把黄苓也拿了!”
  我急忙问:“你走了那我呢!”
  贺兰婷说:“会有人放了你。”

  我说:“好吧。什么时候?”
  贺兰婷说:“我尽量让他们快点吧。”
  贺兰婷说尽量快点,还真的是快,当天,就办理好了手续,我出来了!
  我看着头上的天空,尽管不是晴天万里无云,尽管天气不是很好,可还是感觉好美。
  这种被放出来的感觉,又能追逐自由的感觉,好舒服。
  深呼吸了几口空气,我往前走,想去打的。
  有两部轿车突然开了门,下来的一群穿着我们监狱制服的人,我定眼一看,靠,徐男沈月,魏璐羊诗,兰芬兰芳七八个人。
  日期:2015-10-16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