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26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10-11 00:44:00
  更新线----------------------
  100
  老二吐完之后,仰面躺倒,不省人事。我急忙去搀扶他,幸喜他还有呼吸、心跳。明瑶已经吓得面无人色,惊问我老爹道:“这,这怎么办?”
  水面上的那只鸭,就漂浮着,也不远处,紧紧傍着船,目光暗红,摄人心魄。

  老爹瞧了片刻,盯着那鸭,缓缓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的仇人不是我们,但既然有缘,我们就替你了结罢了……你且速去!”
  说罢,老爹袖手抖腕,一支相笔飞出,穿过那鸭,顷刻间,那鸭便在水面上消散,不见踪影。
  明瑶“咦”了一声,道:“奇怪!”
  老爹道:“那是幻象,不是真的,你们也不必害怕。”
  我惊疑不定道:“可弘德怎么晕过去了?”
  老爹也不吭声,从腰上取下葫芦,拧开盖子,噙一口药酒,朝着老二劈面喷去,老二“哼”了一声,幽幽醒来,面色不胜惊恐,喃喃道:“我吐了一只鸭子!我吐了一只鸭子……”
  老爹道:“那是你做噩梦了!什么鸭子不鸭子的,在哪里?”

  老二往湖面上一看,果然什么都没有了,登时又惊又喜,问我们道:“那刚才我,我没有吐?”
  “你刚才睡着了!”叔父道:“吐什么吐?”
  我和明瑶都没说什么,封从龙和李玉兰自然就更不做声了。
  日期:2015-10-11 00:48:00

  老二登时大喜,连拍胸口,又长吁短叹,道:“原来是做了个梦!真是吓死我了!”
  从头到尾,只那聋哑老人无动于衷。
  我心中虽然觉得奇怪,但是老爹和叔父都在,倒也轮不到我操心。
  直到船靠岸,一路无事,叔父、我与老爹、明瑶等人分道扬镳。

  临别的时候,明瑶对我小声说道:“我在家等你回来。”
  我心中感慨万千,也只能说一声:“嗯!”
  和叔父去江浦的路上,我想了明瑶许久,后来见叔父脸上有笑意,而且笑得意味深长,不禁脸热,便打住了想念,转而问叔父那只盐水鸭是怎么来的。
  叔父道:“我自己没能买来,是从一个卖肉师傅那里花了四倍的价钱弄来的。”
  卖肉师傅是指卖大肉的师傅。
  迄今,文丨革丨已经进行了多年,政策比之从前有所松动,农民可以偷偷养一些鸡、鸭,但是大肉,仍旧由国家严格的控制。
  一般情况下,村集体的生产队饲养的生猪,都是要交到供销社食品站的,由食品站统一宰杀,然后再出售。

  即便是养猪的人,也不一定能吃到猪肉。国家干部和工人可以定期领到肉票,凭借肉票才能买到大肉。
  但是有肉票并不一定就能买到肉——物质缺乏,供不应求,每天卖的肉都是定量的,买肉的人排队等候,轮到自己的时候如果还有肉便是幸运,如果没有便是倒霉。
  而且肉票过期作废,上个月的肉票并不能买下个月的肉。
  所以,那时候的卖肉师傅是人人欣羡的职业,许多姑娘嫁人,多半都选卖肉师傅或者食堂的厨子,不为别的,就为了能吃上肉。
  日期:2015-10-11 00:51:00
  江浦地区卖肉的门市部并不多,想要找到卖肉的师傅也不难。
  叔父和我到江浦以后,先找到了门市部附近,那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我们定了旅社,又填饱了肚子,养精蓄锐休息,准备到来日天明时,再去门市部等候那卖肉的师傅。

  夜里,叔父谈起明瑶,说道:“那蒋家的丫头很聪明,看性子也不是瓤茬儿(方言,意指:窝囊、软弱),就是脸有些吓人。”
  我道:“她本来不是这个样子,那是毒疤。”
  叔父道:“你在意不?”
  我道:“再好看的人看的时间长了也会看絮了(方言,意指:腻了)。”
  叔父点点头道:“说的也是,就是怕你娘不愿意,那丫头脸上的毒疤是不能去掉了?”
  “能去掉,就是她不愿意。”想到娘,我也是一阵上愁。
  叔父奇道:“她为什么不愿意去掉毒疤?”
  “不知道。”我心中有些想法,但还是摇了摇头。
  叔父道:“来日方长,好事多磨吧。”
  此后一夜无话。
  天明之后,我和叔父吃了早饭,便去卖肉的门市部——所谓的门市部,其实就是个一丈五尺见方的小平房,前面开了个六尺左右的门脸柜台。
  我们到的时候,门市部还没有开始营业。但是排队买肉的人已经有四十多个了。
  老爹是公职,每个月也发肉票,我也拿着肉票在禹都的供销社排队买过肉,以从前的经验来说,每天卖的肉也就是两头猪四扇肉而已,根本不够所有排队的人买,撑死也就是三四十个人能买到,后面的便只能碰碰运气了。
  日期:2015-10-11 00:54:00
  我和叔父开始商量的是也排到买肉的队伍中去,等排到柜台时再叫那卖肉师傅出来,后来又怕那师傅不配合,再吓到别人就不美了,于是便决定不排队了,在一旁等着卖肉师傅下班,然后跟上他,在偏僻的地方截住!
  上午八点以后,天色已经很亮了,排队买肉的人也从三四十个变成了一百多号,前后十几丈远——一个五十多岁的胖汉,身穿蓝色大褂,睡眼惺忪,手里提着刀具,摇摇晃晃而来。
  叔父瞧见,登时精神一震,道:“就是他!”
  我打眼一看,这人中等身高,身材发福,挺着大肚子,头发稀少,一脸的横肉,三角眼耷拉着,不似善茬儿。
  排队买肉的人也都嚷嚷起来:“朱师傅来了!朱师傅来了!”

  朱师傅满脸厌恶和不屑的表情,道:“啊呦!干么丝啊!让一下勒!拽死了!”方言味儿很重,我一下子没听明白,叔父倒是能懂,一边瞪眼看那朱师傅,一边跟我解释道:“他说的是,哎呀,干什么呢?!让一下!笨手笨脚的!”
  但排队买肉的人实在是多,看到朱师傅都激动起来,谁也不让,反而挤成了一团,朱师傅又骂道:“让一下,让一下勒!挤,挤个球!门都给老子堵上了!老子进不去,你们吃个屁!”
  人们纷纷让路,不少人都嬉皮笑脸的给他说好话、拍马屁,有人说道:“朱师傅,最近气色越来越好了!”有人说道:“朱师傅,越活越年轻了!”还有人说:“朱师傅,我认识个漂亮潘西想要嫁给你勒……”
  听叔父说,“潘西”原来是说齐整女人。
  我心中不由得暗暗奇怪:这朱师傅瞧上去五十多岁了,难道还没有娶媳妇吗?
  日期:2015-10-11 00:55:00
  那朱师傅听着众人的恭维,也不笑,嘟嘟囔囔的只是抱怨,开了门,进到门市部内,又关上门,“砰砰砰”、“梆梆梆”的乱弄案板和刀、钩……
  一辆架子车慢慢悠悠的被人推到门口,上面是两头猪剖成的四扇肉,进了门市部,堵在柜台的木板被卸了下来,肉也挂了上去。
  排队买肉的人顿时乱了起来,一字长蛇阵变成了里三圈外三圈,全都挤成一堆,拥在柜台窗口,不论男女老少,各个前胸贴别人后背,连那些年轻的姑娘都不管那么许多了……
  十来个人在窗口吼:“我是第一个!我头一个!”
  十几只手都拿着肉票乱往朱师傅脸前挥,朱师傅一瞪眼,骂道:“闭嘴!到底哪个是?”
  仍旧是一片乱嚷,朱师傅随手拿了一张肉票,道:“三斤?”
  “嗯!老朱哥,多割点啊!咱俩还是老乡勒!”一个黑脸的中年汉子满脸谄笑说道。
  朱师傅瞥了那黑脸汉子一眼,也不吭声,啪的一砍刀割下来一块肉,挂到秤钩上一治,喊道:“三斤多点!三块七毛三!”

  把肉一抓,递向那黑脸汉子,黑脸汉子“嘿嘿”笑道:“老朱哥,再割点吧,这块有骨头。”
  朱师傅一瞪眼,不耐烦道,“你要不要?!不要到后面排队去!”
  日期:2015-10-11 01:01:00
  黑脸汉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肉接在了手里,然后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回头又瞧了一眼那朱师傅,啐了一口,骂骂咧咧道:“什么东西!?勾搭自己的儿媳妇,天打雷劈的货!”
  他的声音很低,但我和叔父是何等耳力?又恰好离他不远,当即是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面面相觑。

  眼见那黑脸汉子提着肉就要走,叔父急忙上前,拦住他的去路,问道:“伙计,你认识朱师傅?”
  那黑脸汉子瞥了叔父和我两眼,看着面生,也不吭气,扭头就走。叔父一把扯住他,道:“伙计,别忙着走啊,我问你几句话!”
  “我不认识你!”那黑脸汉子恼怒道:“你放手!”
  叔父松开了手,却又是一笑,道:“我认识朱师傅,我刚才听见你说的话了,你说朱师傅勾搭自己的儿媳妇,不是东西——我把这话告诉朱师傅去……”

  日期:2015-10-11 01:04:00
  那黑脸汉子登时脸色一变,嚷嚷道:“我没说!”
  叔父冷笑道:“你说没说,要看朱师傅信不信了,不过我估计以后你到这里买肉是悬了。”
  黑脸汉子又惊又怒,道:“我又不认识你!”言下之意是:“咱们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跟我过不去?”

  叔父道:“我就是想打听一些有关朱师傅的事情,你要是告诉我了,我给你一些钱。你要是不告诉我,那我就只能去朱师傅那里告你的状了。”
  叔父从兜里摸出来一叠毛票,都是五毛的,却有二三十张,在那黑脸汉子面前一晃,道:“好好说,这些钱就都是你的。”
  叔父手里的钱多,那黑脸汉子先是一怔,随即便动了心,眼巴巴的瞧着那叠钱,咽了口吐沫,左右瞧瞧,道:“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去。”
  叔父一笑,朱师傅还得得会儿下班,便道:“走吧。”
  我们三人拐到一条偏僻的街上,黑脸汉子站定了,瞧着四周没人,才问我叔父道:“你要问什么?”
  “就是刚才你说的那句话。”叔父道:“朱师傅勾搭自己的儿媳妇,那是什么个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