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2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深深的理解着监狱里那些女囚,那些对生活失去了希望的绝望女囚的感受了。
  没人会真正能感受到另外一个人的心境,哪怕是身临其境。
  当我开导一个又一个女囚的时候,我会想着好死不如赖活着,可轮到我的时候,我想如果让我关监狱一辈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第二天晚上,我睡的很香,大概是这两天被活活吓累的,累晕了,就睡的香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那个丨警丨察带着我出去,上了洗手间,然后用一次性的洗具,刷牙洗脸梳头。
  然后又回到了那里。
  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
  可是我害怕我离开这里去的是看守所。
  然后在看守所,等宣布完蛋的那天,接着遭受审判,最后隆重搬进男子监狱。
  这辈子就这么光荣完蛋。

  太阳升起来,这已经秋天了,太阳也不像夏天那么火辣了,暖洋洋的照在窗口那边,我无法晒得到,只能去看去感受。
  若为自由故啊。
  我心想,怎么还不送早餐来给我,我都快饿死了。
  等啊等,到了九点多,才有人进来了。

  我期盼的听着脚步声看走进来的人是谁,是高跟鞋的声音。
  是高跟鞋?
  不会吧,高跟鞋?
  进来的,是贺兰婷!
  又是贺兰婷,我太高兴了,在这种地方,能天天见到贺兰婷,我比过年都高兴。
  贺兰婷穿得很漂亮,性感,黑色上衣,黑色裤子,戴着墨镜,高跟鞋,身材窈窕,唉,不过我没什么心情看她。
  她手上提着麦当劳的纸袋子,我马上问道:“里面的是我的早餐吗?我好饿!”
  贺兰婷说:“是。”

  她递过来给我,我看里面有两个汉堡,有一杯豆浆,还有一份鸡翅。
  唉,这才是人吃的东西嘛。
  我狼吞虎咽,干掉了所有东东。
  贺兰婷说:“你注意点形象。”

  打了个嗝,说道:“唉,都快拉去枪毙了,注意形象有什么用。话说回来,我人生中最丑的一次,就面对你了。我们老夫老妻了,还形象什么。“
  贺兰婷说道:“谁和你老夫老妻。”
  我说:“人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嘛,不要这么对我呀。”
  贺兰婷骂道:“你再提那事我和你翻脸!”
  我说:“好了不提了。那事,是我对不起你。”

  她说道:“住嘴!”
  好吧,我住嘴了。
  贺兰婷说道:“你很快就没事了。”
  我一下子还反应不过来,然后说道:“你,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她说:“你很快就没事,也许今天,就放你。”

  我大声问:“真的吗!”
  贺兰婷说:“是真的。你没事了。”
  我高兴的跳起来,问道:“我真的能出去了!没事了!”
  我问道:“谁?不管了,我没事就好了!哈哈!表姐,都是你帮我的结果啊,太感激你了!”
  她静静的说:“梅子。”
  我定住,问:“你说什么?梅子?她有事?她怎么了!”
  贺兰婷说道:“梅子不仅是有事,而且是大事。你不是说你相信她么?她要完了,彻彻底底的完了,所有的这些,都是她做的!”
  我听着,有些懵:“她做的?梅子做的?你说陷害我是梅子陷害我?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贺兰婷说道:“你为什么那么轻易相信别人?”
  我说:“我不是轻易相信别人,梅子这人我再清楚不过,她值得我信任!”
  贺兰婷问我道:“那我呢?我值得信任吗?”
  我说:“你剥削我,敲诈我的钱的时候,我就不信任你。但每次到了危难的时候,我最信任的还是你。”
  贺兰婷说:“可如果没有我,就没有你这些灾难。”

  我说:“我又不怪你,那都是我自己不小心自找的,再说了,我在这里弄了那么多好处,哪能不付出代价就那么容易得到。”
  贺兰婷问:“得到了很多好处?有多少?”
  我说:“本来是很多,但好像让你敲诈完了。”
  贺兰婷问:“你欠我的钱,还清了吗?”
  我说:“没有。”
  她说道:“那怎么能算是敲诈你?”

  我说:“问题是还钱是还钱,你敲诈我的那些,你又不算进还债里面!”
  贺兰婷说:“那心里还是觉得我很狠毒?”
  我说:“没有了,很多时候你是很好的,少时候是很坏。唉,表姐,先把我放出去好吗,这种地方,聊天的气氛都没有!我出去了我请你吃顿好的,就上次你经常吃的那个很贵的。”
  贺兰婷说:“行,但我不想和你去吃,你给我钱,就当请我了,我自己和朋友去吃。”
  我说道:“你,你,有让人这么请客的吗!”
  贺兰婷说:“不愿意?”
  我说:“好好好我愿意,我愿意,你赶紧把我弄出去吧,我是一分钟都在这里呆不下去了。”

  贺兰婷说:“那是要请这顿是多少钱?”
  我说:“三千咯。”
  她说:“五千。”
  我说:“那么多?”
  她说:“六千。”

  我急忙同意,不然她抬价到天上去:“好好好六千!什么都别说了,先放我出去可以吗?”
  贺兰婷说:“这可是你答应我的。”
  其实,只要把我无罪释放,我何止六千,六万我都愿意给啊。
  我说:“是是是,快点放!”
  贺兰婷说:“放你不是我说了算,但我尽量让你早点出去。”
  我说:“好吧,我谢谢你,谢谢你全家。”

  贺兰婷说:“有你这么谢谢人么!”
  我说:“表姐,别和我吵了,赶紧放出去再说。你先告诉我,梅子到底怎么了?”
  贺兰婷说:“你可能不信,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一手策划。”
  我问:“你说的是她陷害我?”
  贺兰婷说:“对。”
  我坚决的说道:“不!可!能!她不可能这么对我!我不会相信!我永远不相信!绝对不可能,坚决的,不可能!”
  贺兰婷说:“事实就是如此。”
  我说:“你该不是为了救我,找个人来顶罪,直接把罪名弄到梅子头上吧!”
  贺兰婷说:“我昨晚去见了梅子。我说张帆很担心你,有人怀疑你陷害张帆,张帆说不可能,她一下子眼圈通红。我之前怀疑她,昨晚就更怀疑她了,她这种表现很反常。”
  我说:“我关心她,她哭,很正常。”
  贺兰婷说:“她那样子,是歉疚的哭。她后来竟然说了一次对不起。你觉得,无端端的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说:“为什么?”
  日期:2015-10-15 19: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