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2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边那个说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在监狱工作,你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别到时候重判了才后悔,那没用!”
  我说道:“我本来就没有做,为什么我要坦白!我坦白什么!我没有做过!”
  他说道:“是不是要我们出具了证据,你才坦白?”
  我问道:“什么证据?你们有我犯罪的证据?”
  这种气氛下,如果我真的干过犯罪的事,我都要说了,可是我真没干过,要我如何招啊!
  中间那人说道:“有证人指证看到你带过类似丨毒丨品的物品进了宿舍,我们检查了你的宿舍,发现了类似冰*的粉剂物质!”
  我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这帮人为了陷害我,甚至连在我宿舍都放了冰*,这下不是彻底要弄死我了吗。
  我这还能平安出去吗?
  已经不可能了。
  我是真的要绝望了。
  我在堕入万丈深渊的时候,有人敲门进来,在那个审问我的人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他说道:“什么,是面粉!”
  我一下子抬起头来,是不是说我宿舍那些东西是面粉?

  我宿舍有谁放进去过冰*?又怎么成了面粉?真说的是我宿舍搜出来的东西吗。
  他们三个赶紧的跟着那个进来的丨警丨察出去了外面。
  我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而且,有人指证我宿舍有丨毒丨品,谁去指证了我?
  我还是怀疑康雪那些人。

  接着,那三人没来了。
  我也搞不懂怎么回事。
  接着,在黄昏的时候,进来的,是贺兰婷!
  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子的想念她,我恨不得抱住她亲她几下。
  只要见到她,我就觉得希望之光又照耀在了我的身上。
  我一下子马上坐到前面来。
  贺兰婷坐在我面前,我问道:“你怎么能进来的。”
  贺兰婷说:“关系。”
  我叹气,说:“还好你有关系。我的心脏都被这帮人给吓死了!送我到了扫毒大队这边来!这边的丨警丨察跟别的丨警丨察都不一样的!”
  贺兰婷说:“是这样。”
  我说道:“我这案子到底怎么回事啊,我自己都搞不清楚了。说什么在我宿舍搜出了冰*,然后结果是面粉?”
  贺兰婷说:“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那现在他们要怎么样呢?一定要逼着我认罪为止吗,可是我真的没有做!”
  贺兰婷说:“我相信你是无辜的,可是我们必须要找到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
  我说道:“唉,怎么证明我是清白的?我哪来的证据,对了,梅子和那个司机到底怎么说的。”
  贺兰婷说:“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司机说他自己就不知道为什么烟里面有藏毒,梅子也说她拿的是烟,也不知道为什么藏毒。你知道,有人陷害你,最大的嫌疑就是他们。而且,我怀疑是梅子。”
  我说道:“表姐!我敢肯定,不是梅子!”

  梅子从章队长那边跑来跟了我后,一直如魏璐羊诗一般,对我忠心耿耿,她怎么可能出卖背叛陷害我!这绝对不可能!
  我说道:“表姐,你想办法去探望一下梅子,想办法给她送些吃的什么的,也救救她,不会是她的。”
  我的手下,我信得过。
  贺兰婷说:“我等下去看看她。我在想你宿舍有冰*,搜出来却是面粉的事。有人告发你宿舍有冰*,去搜却为什么搜出来是面粉?”
  我说:“我怎么知道。我觉得我现在就是站在一片空旷的地方,敌人在暗处,放黑枪,子丨弹丨有的打中我的,有的打不中的,反正我就是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只能傻傻的站着等着被活活打死。一枪打不死,又有来补枪的,直到把我打死打倒为止。”
  她说道:“你受苦了。”
  我说道:“听你说了那么多的话,总算有了一句人话。知道我受苦你还不赶紧弄我出去!”
  贺兰婷说:“除非有证据证明你清白。”
  我说:“证个毛线,要活活等死了。也只有我自己在这里担心受怕,唉,想到你们在外面潇洒自由,曾经我也能如此,我就很后悔来监狱了。特别是你啊,你看你来看我,一点担心的表情,忧伤哀愁的表情都木有!靠!”
  她说:“我自从知道你那些丨毒丨品罪不至死后,就没担心过。”
  我问道:“反正是我被关监狱,关的是我,所以你不担心是吧?”
  贺兰婷说道:“是只要你不死,就算被关了,也有翻身的机会,如果你死了,就一了百了了。翻案也没用,人已经死了。而且你就算被关进监狱,我也可以照顾你。”
  我说:“是,照顾我可以单间,不用担心捡香皂被弄死。还可以照顾我像我照顾女囚一样,一餐多给两块肉,十块钱的烟不断过,这就是照顾了吧。要不我被关你可以进来监狱陪陪我,让我发泄发泄什么的。”
  贺兰婷说道:“你嘴巴怎么就总是三句话就开始不正经!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能把你的精力放在怎么洗白上面吗?”
  我说道:“好了好了知道了。我想知道到底谁去告发我办公室里有烟烟里面藏毒的,而又是谁去告发我说我宿舍有丨毒丨品的,谁有放面粉进去?”
  贺兰婷说:“我已经在让人查。”
  我说:“但你的人没本事查到,对吧?人家已经要致我于死地了,心思缜密,毫无破绽。康雪啊康雪,怎么那么厉害啊康雪。”
  贺兰婷说:“你那么确定是康雪?”
  我说:“除了她,还有谁那么厉害啊。玩出这种心计的,只能是康雪那个团伙的人了。最大的可能性了。”
  贺兰婷没说什么。
  然后她问我道:“想吃点什么?”
  我说:“烧鸡,啤酒,有吗?”
  贺兰婷说:“可以。”
  我高兴的说道:“真想抱着你亲两口,快去拿来!”

  她走了。
  可是,拿着烧鸡和两瓶冰啤酒进来的人,却不是她,是让人带进来给了我。
  贺兰婷竟然不来了,我还没说完啊,我想跟她说,你一天要来看我一次,不然我一个人顶不下去了,感觉要崩溃了。
  有烧鸡和啤酒,暂时可以忘记我的悲伤。

  喝,吃。
  两瓶啤酒喝完了,我有点点晕,可我感觉还不够,我想直接喝挂了就醉死了得了。
  不过两瓶下去,还是真有些晕。
  我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谁弄来的一张薄薄的被子,好吧,比没有的强。
  我知道这都拜贺兰婷所赐,如果没有她周旋,我什么也没有。

  那个女人铁石心肠的时候很铁石心肠,好的时候,是润如细无声那样的,不得不让我心存感激。
  晚上,我好像习惯了这里,没有那么压抑难受了,看着外面的光亮,虽然还是想很多,但没有那么悲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