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2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了几下,我只能忍了,我不敢还手。
  感觉一种深深的绝望的屈辱感从心底冒上来,我想哭,我知道我自己还不够心理强大。
  搜身了之后,什么也没发现。
  然后他们要我做尿检,然后吃饭后继续审讯。
  接着,就让人来取尿,屈辱吧,是的,屈辱,就是屈辱!
  等他们都出去后,我如同一只暴风雨中折了翅膀的小鸟,蜷缩在墙角。
  我咬咬牙,我要忍!
  我不能悲观。
  我想到了曾国藩,曾国藩木讷愚拙,然后他有远见,最主要是临时不乱的定力,熬过绝境的坚忍,最后脱颖而出挽救了风雨飘摇中的清王朝。他屡战屡败,两次投江自尽,几次立下遗嘱,多少次困境绝望,论挫折打击,当时又有谁能和曾国藩相比,然而,曾国藩信奉好汉打脱牙和血吞的意志,凭借极度的坚忍,硬是挺到了太平军内讧的战局转折点,成了挽救大清朝的中兴名臣!
  大概半小时后,有人进来了。
  进来的是刚才坐在审讯团角落一个没说过话的丨警丨察。
  他给我拿来了饭盒,我很饿,拿着饭盒就开吃。
  他递给我一支烟。
  我愣了。
  干嘛对我那么好?
  这也不是宋圆圆啊。
  他说道:“有人委托我如果可以照顾你,尽量照顾你。抱歉,我地位低微,没有权利,帮不到你什么,想和你说几句话。”
  我问道:“是谁委托的?”
  他说:“这个我不能说。”
  我猜,估计就是贺兰婷。
  贺兰婷只能找个小丨警丨察来照顾我?却不能找这里的老大照顾我了?
  这么说,我还是要完蛋的节奏?
  他说道:“我们审讯过不少贩毒的犯罪分子。”
  我大声打断他辩解道:“我真没有贩毒!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他说道:“我是在给你支招。”
  我说:“好吧,抱歉,谢谢你。你说。”
  我说完,叹气,然后我吃完后,他给我点烟。
  我抽了两口,说道:“你说,我该怎么办?”
  他说道:“我们这里和一般的警局不同,我们这里主要是负责扫毒的。边境海岸线,关口查毒抓毒的任务,大多都是我们和武警在执行。”
  怪不得这里的丨警丨察那么厉害。

  原来都是直接和毒贩进行交锋了。
  他问我道:“是不是觉得我们这里的丨警丨察和别的地方不同?”
  我说道:“是,别任何地方的丨警丨察都凶很多!”
  他说道:“首先在抓到贩毒的疑犯后,我们都肯定疑犯贩毒的假设是成立的,而且我们处理过类似的不少案件。上个月我们同事在跟踪一伙毒贩到xx省那边的边境线,处理了一起案件,被抓到的一个是个真的毒贩,我们同事对他进行抓捕的时候,他在那边大石头后面躲藏,因为他自身就带有武器,毒贩一般都带有武器,即使没有,我们也假设他有武器,我们不会贸然的冒这个险冲上去就抓人。我们同事用扩音喇叭对他喊话,他骗我们同事说他是安全局的卧底,赶紧让我们同事撤掉包围。人在那种情况下,什么谎话都说得出来,在他不肯投降坚持对峙的情况下,那个毒贩直接被枪打死了。他身上的包里有足足两公斤的**因,这能害死多少人?说句实话,在边境贩毒的那条线上,我们查毒的不能说没有冤枉过人,例如有一年,我们查到了一个经常往来边境务农的老农民马背上框子里有一包**因,当即就抓了人,他们全村的人都来请愿放人,说这个老农民平时人很好,邻里附近的谁家有忙都帮,一个老实巴交的人,不会贩毒,不会帮人运毒,肯定被人偷偷做了手脚放进去的,我们也希望老农民是清白的。但是呢?老农民无法提供自己的清白证明。”

  我问道:“然后呢?就枪毙了?”
  我联想到了自己,如果我不能提供清白的证据证明,我自己也要被判刑了?
  他没有说那老农民的下场如何,继续往下说道:“我们自己也是承认我们自己是持有罪推定的人,例如那个老农民,他说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框子里会有这个,但我们也怕他是骗人的,我们只能假设他是毒贩,用最快的时间把他给制服拘捕,然后审讯。如果不是这样子,那么有一些打着好人幌子的坏人,能用这短短的时间,逃跑,甚至对我们开枪,进行伤害,甚至杀戮。我不敢说没有人被冤枉过。”

  我说:“例如那个老农民是吧?”
  他说道:“那个案子也不是我处理的,庆幸我并没有处理过这么棘手的案件,我也不想自己冤枉了别人。你想一想,假如你去边境线旅游,背着包走走玩玩,谁知道在关口突然的被武警战士们在你的包里发现了**因,可你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玩意哪里来的你都不知道。我们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些来往的司机,运货的,帮别人运货,别人在货物里夹杂了丨毒丨品,他们自己也都莫名其妙的成了运毒的毒贩。他们本身是无辜的,但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角度来看呢?如果你是个检查的丨警丨察,在进出关口的人的包里查出丨毒丨品,你会怎么想?你肯定不是第一时间就想这家伙是无辜的,你肯定想这家伙是个毒贩!然后你更不会去说叫他提供什么清白的无罪的证据,你不会认为他是被人利用冤枉的,所有人都认为他就是个毒贩,然后你马上会制服他拘捕他,对他进行审讯,这是肯定的。用最短的时间,问丨毒丨品从哪里来,运送到哪里,谁来接货,用什么样的方式交接,和他们有什么样的约定的

  我认真的听着他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我对他说道:“那你可以告诉我,怎么洗脱自己的罪名呢?你们都已经假设我是贩毒的了,我该怎么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