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1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侦察科科长说道:“我们也不清楚。是打电话过来的。梅子,还有那个司机,是吧?司机叫什么?”
  我说道:“我只知道姓唐。”

  侦察科科长说:“好。”
  说完她就要离开。
  我急忙问道:“科长,我不会有事吧?”
  侦察科科长回头对我说道:“这件事还没查清楚之前,我不敢妄下结论,如果真是你做的,真的是丨毒丨品,那你难逃法网,如果不是丨毒丨品,不是你做的,那你当然不会有事。”
  我大声问道:“科长,那如果是有人陷害我呢!”
  侦察科科长说道:“所以你,还有我们都要配合丨警丨察好好调查这个案子。你觉得你是被陷害的?”
  我说:“是,我一直都觉得我是遭受到了陷害!”
  侦察科科长说道:“如果是陷害,会有一个公平的结论的。”
  说完她出去了。

  有个屁公平结论,我现在是百口莫辩,我现在如何说得清楚我跟这个没关系!
  物证都在那里,我惊恐的想,如果是唐司机和梅子一起陷害我?
  那我。
  直接枪毙!
  我一直在幻想,为何贺兰婷还不来救我,她不知道多少次解救我于水火之中,我只能盼望她来救,除了她,还有谁能救我?
  柳智慧?
  柳智慧也不知道我这样子啊。
  不知过了多久,门开了,进来了的是贺兰婷。
  果然,每次关键时刻,还都是贺兰婷靠谱。
  我急忙跳过去,隔着栏杆喊道:“表姐你来了!”
  贺兰婷坐在了我的面前,问:“到底怎么回事!这事可严重了!”
  我说:“我也不懂怎么回事啊。”
  贺兰婷说:“你跟我说说。”
  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和她说了,贺兰婷说道:“你怎么那么不小心!这明显有人要陷害你了!”
  我说:“我小心有用吗!上次有人下毒,如果不是乔丁发现,我早就死了,我还怎么能小心!就算人家不出这么一招陷害我,也是有别的招数来对付我!”
  贺兰婷沉默了一会儿。
  我问道:“表姐,怎么了,你那表情,好像送我上刑场啊!”
  贺兰婷说:“事情很严重,烟里面藏毒,里面的丨毒丨品,足够判你终身监禁的!如果找不出证据洗脱你的罪名,你完了。”
  我一下子脸色苍白:“我完了?我就这样,完了?表姐你别吓唬我!”
  贺兰婷说:“情况就是这样。现在丨警丨察已经拿了那个姓唐的司机,还有梅子,在审问,我是通过关系进来看看你。但这个东西,很严重,来查案的人不是我人脉的人,你自己小心。”
  我说:“我自己小心是什么意思?要刑讯逼供打死我吗!”

  贺兰婷说:“我走走关系,看能不能帮到你什么。还有就是,你一定不能承认你拿丨毒丨品进来。”
  我说:“我本来就没有拿进来,那都是梅子做的!”
  贺兰婷说:“如果是这样,不是梅子,就是那个司机有问题。”
  我说:“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钻进我办公室在里面塞进去了。”
  贺兰婷说:“不可能!因为烟盒密封得很好,是在外面加工了密封好了包装才带进来的。”
  我说:“这么说,最大的嫌疑是梅子?这不可能嘛,梅子怎么可能要害我?我绝对不会相信!”
  贺兰婷说:“希望不是。我先给你争取一些,例如就让他们在这里查,不带走你,还有其他的,我也争取争取。你自己想到什么的细节,记得要和我说。还有,梅子,和那个司机那边,我也要找人好好查一查。”
  我心里涌起深深的感激:“谢谢你。”
  她盯了我一会儿,说:“保重吧。”
  贺兰婷走了,但我感觉没那么怕了,因为有她的保护,我不再有那么的恐惧了。

  突然,门又被推开了。
  妈的侦察科这个破门,总有一种很沉重的声音,轰的进来,让人听着都是不舒服。
  进来的真的是丨警丨察了,进来后,他们问道:“你是张帆?”
  我说:“是。”

  他们也不废话,直接亮证件,然后就带走我。
  妈的,贺兰婷不是说尽量把我弄在监狱里,让我在监狱里受审吗,怎么回事,直接拉出去了。
  难道说,贺兰婷搞不定了?
  我靠贺兰婷搞不定,那我岂不是要死?

  我有种绝望的心理。
  我被铐着带上了警车,是铐着的,平时都是我铐别人,现在轮到自己被铐着了。
  然后上的警车还是蹲在后面那个铁笼子里。
  拉去了丨警丨察局。
  我感觉我要完了,因为这帮人不像上次那个派出所那些人对我的脸色那么好看。
  这是要弄死我的节奏吗亲?
  他们把我带进了一个隔离间,这些隔离间,就和侦察科那里的隔离间,没多大区别,只是这里的更脏,墙上的脚印很多。
  几个丨警丨察威严的坐在了我面前,我的手上一直戴着手铐。
  坐在中间那个丨警丨察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把你带来这里吗?”
  我说:“因为我办公室里二十条烟里,有一些有藏毒,是吗?”
  他点点头,说道:“是。为什么藏毒?”
  我大声辩解道:“我没藏毒!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在烟里会有毒!”
  他说道:“那从哪里来的?”
  看他这样子,好像就已经是我干了这事一样,莫不是这群家伙们,已经让康雪她们那帮集团的人收买了,或者压根就是和康雪她们同一条线的吧!
  那样的话,我可真要死在这里了。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
  我和他们说了事情的经过。
  他们说道:“我们审问了带烟进来的司机唐江,唐江说他也不知道里面有毒。你那同事,梅子,她也不知道。她明明跟烟酒店拿的二十条烟,烟酒店那里也没有在里面放毒。他们都没有,那最大的嫌疑,就是你。”
  我靠这么说话的?

  就这么下结论下定义是我干的?
  我说道:“我说了,我没有!”
  他说道:“很多人被抓都是这么说,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
  我一下子哑口无言,对,我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他马上下令对我搜身。
  刚才进来还不搜身,现在才搜身?
  他们搜身的时候,是推推搡搡的,我一下子火来了,就有点抗拒,谁知道这帮人可不是好惹的,马上就踢了我一脚。

  我骂道:“你们这是滥用私刑!”
  一个丨警丨察骂道:“和你一个毒贩我们还讲什么滥用私刑!”
  说着他马上就动手揍我。
  日期:2015-10-14 19: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