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1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当然有感觉,听到她去相亲,我这样滥情的家伙,自然有感觉,可我能怎么样呢,我又什么都给她不了。
  我说道:“没有。”
  她说道:“我要你说实话。”
  我说:“没有!没有没有没有!重要的事说三遍!满意了没!”
  我看见那边有个司机,看起来挺老实的,是个穿得较土的中年农村出来的那样的,那样的人会不会愿意替我们拿烟进来的呢。

  朱丽花说道:“你看什么?”
  我说:“我说了我有事,你能不能别的时候再和我谈?”
  朱丽花说:“你能不能认真一点?”
  我说:“好了好了认真认真。我有感觉行了吧,我吃醋行了吧,我不想你去相亲,好了好了,快点走!”
  我看到那个司机就要上车了。
  朱丽花那面若冰霜原本有些不高兴的脸庞转瞬即逝一个甜蜜微笑,然后转身走了:“那我走了。”
  我挥挥手,快点滚吧靠:“那边很多人等你,快点去吧,有空再聚。”
  她过去了后,我马上过去,拦住了那个司机开出来的车。
  那个司机奇怪的看着我。

  我叫他下车,下车后,他微笑着过来问道:“警官,请问有什么事啊。”
  我给他一支烟,然后招呼他过来坐在旁边:“想和你聊聊。”
  他坐下来,问道:“聊什么呢警官。”
  我问道:“你这还要出去赶着拉货进来吧。”

  他说道:“没有了,今天没有了,明天才有。”
  我问:“平时是不是很忙?”
  他说道:“还好,还好。”
  我说道:“你像我在村里对我很好的一个同村的大哥哥。”
  这个当然是在撒谎。
  他呵呵的笑了。

  我对后边的梅子挥挥手,梅子过来,我说:“去帮我拿来两听可乐。”
  梅子去拿了。
  我说道:“那个哥哥在我小的时候,我去镇上读小学,他每天早上就开自行车搭着我去,那时他初中,我小学。后来他初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了,就再也没回来过,村里有的人说他发大财了,有的说他出国了,有的,说已经不在了。呵呵。我看你很像他,就过来和你聊聊,你是不是姓黄。”
  我当然是一派胡言。
  他说道:“不是不是,我姓唐。”
  我说:“哦,好可惜啊。”
  他说:“你很记恩啊小兄弟。”
  我说:“那个哥哥对我很好,我一辈子忘不了,只可惜,现在都不知他在哪里。”
  他问道:“他在村里没其他亲戚了?他家人呢?”
  我说:“他父母早亡,没有爷爷奶奶,没有亲戚。”
  他说:“哦,那是很难找了。”
  梅子过来了,拿着可乐来了,我给了他一听,自己打开了一听。
  我问道:“像你们这样子工作,是不是拉得越多,就能越拿更多的钱啊?”
  他说道:“有底薪,底薪加提成,拉得越多,提成越多。”
  我说:“我看你,是不是也是农村的?”
  他呵呵说道:“是,是,我是农村的,我媳妇是城里的。我工作是媳妇家帮找的,让我学了车证后托人找上来做的。”
  我说:“哦,那挺好啊。”

  他说:“城里是挺好,就是消费很高。孩子花销什么的,都不低。”
  我看这家伙,虽然也老实,但让他拿点烟进来,不犯法,给一些钱,他乐意干吧。
  我说道:“唐大哥,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他说:“你说。你可别说认我做你那个哥啊,这不妥。”

  我呵呵的说:“当然不是。当然不是。”
  他问道:“那你想让我帮什么?”
  我说:“你们每天进出多少趟啊?”
  他说:“多的四五趟,少的也有一趟两趟,有时候不来这里,去别的地方。”
  我说道:“好的,那,我想让你帮我的就是让你帮我从外面带东西到你车上,然后带进来给我。我给你钱。”
  他一听,马上问道:“你不是让我带那些,那些丨毒丨品啊什么的。”
  我说:“呵呵你别害怕,当然不是,我干嘛干这种事啊。我只不过让你带一些烟进来,一条一条的带进来。”
  他放松了一些,说道:“你们不能带进来吗?”
  我说:“当然不行啊。老实说吧,我带进来自然有我自己的用处,你猜估计也猜得出来,我是违反了制度的,但你不会有事,也不犯法,也不是违法,放心。”

  他说:“你违反了制度你还做啊?”
  我做了个数钱的动作:“有钱拿啊大哥。这样吧,给你一条十块钱的运费,你一天给我带进来二十条这样,你看怎么样?”
  他想了想,“十块,二十条,两百块?”
  我说:“对,两百。你就放在车厢上,反正货箱都不会有人上去检查的,你好好藏着找个地方藏着就是了。要不你干脆放你座位底下,就算发现,你说人家送你的,你带在车里,准备带回家,有谁管你那么多。是吧。”

  他点点头,同意了。
  这笔买卖划算,他乐意,我也乐意。
  他每天多了两百块的外快。
  我们这边,用最小的风险和资金,把烟带进来了。
  他问道:“烟我去哪里拿?”
  我说:“会有人拿给你。进来后,会有人过来拿烟,但一次过来只能拿走四五条,一下子搬不走二十条。”

  他说:“好。我干。”
  同意干就好。
  他留了他手机号码,下班后,我和梅子出去,梅子联系了他,然后梅子自己去拿烟给他。
  我呢,则是自己到青年旅社附近,找了个地方,小酌两杯。

  点了一个炒粉,一点吃的,花生,啤酒,看着那边高高的大楼,还有那彩姐经营的两栋酒店。
  梦柔酒店。
  云天阁什么的。
  灯红酒绿的世界。

  欲望的战场。
  喝了两支啤酒,我就头晕了,妈的,酒量怎么那么差。
  再坚持多喝一瓶,发觉咽不下去了。
  好吧,喝了一半,我买单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在上班的时候,我在忙着,梅子过来对我说:“队长,我肚子不舒服,我想去医护室一下,等下那个唐大哥进来送货了,你去拿一下。先放你办公室,回来了我再慢慢带到我宿舍。”
  我看着梅子,捂着肚子,看着的确很痛的样子,我问道:“你怎么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说:“可能,可能是来那东西,痛。”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说:“好吧,那你去看啊,要不要我扶着你过去。”
  她摆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我急忙要扶着她,她不让我扶,自己过去了。
  日期:2015-10-14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