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1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梅子说道:“在监区里贩卖烟,利润是很高的,是好几倍的价格。”
  我想到马克思的那句话,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被绞死的危险。
  现在在这里,我觉得过时了,赚的是成本一倍以上的东西太多了,比如0.5成本卖2块(赚100%)的东西更多了。
  就例如监狱那个小超市,还有那个黑饭店,真他妈要人命。
  据说是监狱长撑腰让她的人开的,而监狱长最聪明的是,这些人她弄来的,不是她曾经的亲属好友,而且还让监狱里另外的人来管,她只负责分钱,如果出事,别人出事,她不会有事,据说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我说道:“是啊,卖烟的确利润高,然后呢,你想和我搞这个?”
  梅子说道:“为什么不行呢?”
  我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梅子,我真是怕这些,就像你说的,如果没事,当然可以发财,但如果出事呢?赚这种钱,首先呢良心过不去。”

  梅子打断我的话说道:“你看她们卖给女囚们那么高的价格,我们可以卖便宜一点,怎么良心过不去呢?”
  我说:“就算如此,这也是我所担心的第二点,我们赚钱了,肯定有人眼红,各种羡慕嫉妒恨,然后眼红的人就要告发我们,我们能顶得住吗?”
  梅子说:“富贵险中求,到时最多不就是一个处分,我不怕啊。”
  我说:“起码要找人罩着啊,找监区长这样的才行。”
  梅子说道:“队长,我知道我自己去找监区长,监区长不会怎么搭理我,所以我才先找了你,让你和监区长说。然后我全权负责出成本进货销售,这些都不需要你们来担心,到时候等着分钱就是了。出事了,是我自己的事,跟你们没有关系,钱的话,我会偷偷的拿着现金每半个月到外面没人的地方没有第三者没有摄像头的地方给你一次。如果出事了,我就算供出你,你打死不承认,没有第三者,没有任何证明,就算我怎么供出你,你也不会有事的。”

  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的啊,而且我只要同意,就可以分钱,这还是一条不错的赚钱之路呢。
  不过,我没有立即答应,我可先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样的进货渠道,然后怎么销售出去的。
  我问道:“要怎么带进来?然后呢?放在哪里,然后怎么卖?”
  梅子说道:“带进来的话,平时我可以想办法带进来一些,但那样量很少,所以我想找你商量,一次带进来多的话,只能通过别的途径。”
  我问:“什么途径。你知道门卫检查,那些保安的检查都很严格,难。”
  梅子说:“现在那个防暴队的办公楼不是还在建筑吗,我们可以从那些运货进来的货车上带进来。”

  我靠,你梅子的脑子真他娘好使。
  如果把烟放进货车上,别说带进来一两箱,就是一天带进来一仓库烟都行。
  我说道:“你真是脑子好使啊,我怎么没想到过这个。”
  梅子说道:“我们只进那种十块钱左右成本的烟,成本太贵没必要。一次进一箱,成本不会太多,一箱就可以赚不少钱,我算了一下,一天一箱烟,没压力。一箱烟可以卖几天,如果做得好,以后会更好。一箱烟就能有上万的利润,一个月下来,我们多多少少能分不少钱!”
  我听着,心都动了,是啊,要是一个月能分到上万甚至两万,那谁不心动啊。
  我还是疑惑,问道:“可是,一箱烟,放哪儿?再说了,你拿着一箱烟,目标也太大了!”
  梅子说:“我们去那个拉货的找一个愿意的司机,就藏在货箱里,货箱是不会有人查的,卸货的时候拿出来,当然不会是装一个箱子,他一天拉货进来几次,我们每次拿几条,不会有人发现的。”
  我点点头:“这个可以行得通,然后放你宿舍?”
  梅子说:“我宿舍就我宿舍,抓了也是我的事。”

  我说:“好。可以!那我需要做什么?”
  梅子说道:“首先,去找监区长,和监区长商量,要经过监区长的同意,不然以后有人眼红了告我们上面去,监区长也可以压得住,上面基本不会理这些事,只要监区长同意就行。”
  我点头同意,然后问:“然后呢?”
  梅子说:“然后你和我去找拉货进来的司机,物色一个嘴巴严实的,不是大嘴巴的,人比较稳重的。给他钱,让他带进来。”
  我说:“稳重还怎么愿意干这事?”
  梅子说:“带进来也不犯法,怕什么?稳重就不贪财吗?”
  我点点头,她说的很对。
  反正带烟进来不犯法,又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是我我可能都干。
  现在,貌似找到了一条发家致富的路子啊。

  我和梅子又确认一番后,马上去找了监区长。
  监区长听了我说让梅子带烟进来的计划后,细细的问了过程,当我一条条的分析给她后,监区长听了她能分的比例后,也同意了。
  好,监区长这边通过了,就行了。
  我和梅子马上就去了建筑工地上物色看中的司机。
  当我和梅子在防暴队那边溜达看着的时候,朱丽花远远的,走过来了。
  她对我挥挥手,示意我过去那边去。

  我才不过去。
  我挥挥手,示意她过来。
  她站着,我也站着。
  她还是过来了。

  小样,在我面前摆谱,你以为老子会吃你那一套。
  她走到我面前,挺着身板,高高的眼神盯着我。
  我问道:“什么事?”
  朱丽花问道:“你在这干嘛?”
  我说:“我来查一下马玲被碾压的那个事,问一问。”
  朱丽花说道:“不是过去了吗?”
  我说:“我有些事情想知道。”
  这些都是我编好的借口了。
  朱丽花问:“想知道什么?”
  我说:“你怎么废话那么多?该忙啥你忙啥去啊靠。”
  朱丽花说:“你这人说话一开口都是谎话连篇。一边说眼珠一边转,你骗我的吧。”
  我问道:“你难道就没有秘密?你是处丨女丨吗?你得过痔疮吗?”
  她一下子就憋红了脸:“你这个流氓。”
  我说:“就说嘛,每个人都有不想说的东西,我不想说你问来问去干嘛,我有事,真有事。乖,你忙你的去,别烦我。”
  她说道:“我昨天和人相亲了。”
  我说:“然后。”
  她说:“没然后。”
  我说:“喝喜酒的时候再跟我说。别说这些没实际的。”
  朱丽花盯了我一小会,说:“你没有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