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1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那你和人家约会,还故意来给我看,那我不吃醋吗?”
  哦,原来她也是在吃醋啊,我还以为她真的一分都不在乎我,一点都不吃醋,一点也不放心里。
  吃醋就好,吃醋就好。

  我说道:“行了,那大家扯平了。”
  谢丹阳说:“什么扯平了,不行,我生气了,昨晚我睡不着了。”
  我说:“你睡不着关我事咯?我不过和人家吃个饭,也没干什么。”
  她说:“我心里不舒服。”
  我说:“好好好,那我以后不在你面前得瑟,我搞地下的好吧。”
  她说:“不行。”
  我说:“你还想管我和谁交往啊?你去死啊!你自己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还想着粮仓里的。”

  谢丹阳和我闹了一顿,后面还是妥协了,说道:“我爸爸妈妈昨晚没看见了。”
  我说:“没看见?刚才你不是说看见了吗?”
  谢丹阳说:“那是骗你的。”
  我说:“你们女人真是没几句话可以相信的。”
  谢丹阳说:“你的话又有多少句可以信的?”
  我说:“行了我不想和你谈了,我要去干活了,你觉得不爽我,你可以远离,道理就那么简单。”
  谢丹阳说道:“你又来!又发小孩子脾气。”
  我说:“没有。”
  每天和女孩子这么闹架,也挺没意思。
  她说:“有。”
  我说:“你怎么也斤斤计较现在?真没有。”
  她说:“那你亲我一下。”
  她说:“不。”
  我说:“我数到三,不亲拉倒。一,三!”
  她说道:“哪有你这么数数的哦!”
  我说:“走了我还要去巡视一圈。”
  谢丹阳拉住我,在我脸上,唇上,各亲了一下。

  然后她说:“轮到你了。”
  我在她双颊也亲了各一下,她满意的抱抱我,然后走了。
  巡逻的时候,遇到了正在检查各监室门安全的梅子。
  梅子看到我,叫了我。
  我问道:“梅子,什么事?”
  梅子和魏璐,羊诗,曾经是跟着章队长的,因为章队长的残忍不体谅属下,关键时可出卖属下,把李开雯给撇了,所以梅子羊诗魏璐才跑来跟了我。
  梅子和魏璐和羊诗又不太同,梅子的性格比较特立独行一些。
  我也较少和梅子接触,但她毕竟跟了我,平日有什么的,叫上她,她还是很拥戴我的。
  梅子说道:“我有点事,想和你谈谈,可以去你办公室谈吗?”
  我说:“等我巡逻完了吧。”
  梅子点头说是。
  我巡视完了之后,回到办公室写报告。

  没多久,梅子进来了。
  我让梅子坐下,然后还是端茶倒水。
  习惯性的看看水,其实,看也没用,要是有人给我下毒,我根本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我自己很少倒水喝了。
  我宁可喝徐男她们喝过的,妈的恶心了点,但至少不会死。
  不过喝徐男的是有点恶心,所以我尽量找羊诗啊,魏璐啊兰芳啊这些长得还比较过得去的女孩子的水喝,至少她们像女孩子,徐男真是个铁汉子,我有点反胃。
  我看着梅子,她喝着水,二十秒过去了,她没有死。

  我也接了一杯水喝。
  咕咚咕咚喝完,又接了一杯。
  唉,活着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连喝水都要小心翼翼了。
  我坐下来后,拿了一包女人烟,扔给了梅子,平时我分到的不少的东西,有女人烟的这些,如果刚好徐男沈月等手下进来我办公室谈事,我总大方的开出来给她们抽。
  舍得舍得,舍得才有得。
  若是像章xx那样,万事只想着自己,什么数什么账都只想着进不想着出,谁他妈还和你玩啊,难怪她手下跑的跑叛变的叛变,还怪自己手下不好,万事都要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可是贺兰婷呢,贺兰婷表面虽然也是铁公鸡,实际上她是很好的,平时有什么的,她懒得理你,该扣的扣该占你便宜占你便宜,可真正有难了,需要帮忙了,她二话不说,也不问,跳出来就帮。
  她这点真的是好,我也很佩服她。
  梅子接过了烟,对我说了谢谢。
  然后我问道:“什么事,说吧。”
  梅子想了想,说道:“队长,这个事,我本来不想找你,想找其他人的。”
  我问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梅子说:“做好了,是天大的好事,做不好,就是坏事。但也不会有多坏。”
  我好奇的问:“到底是什么嘛?”
  梅子说道:“队长,我最近手头有点缺钱。”
  我问道:“缺多少,我看看能帮你吗?”
  我手上刚好从康雪那里进账了五万,看看如果能帮她,我还是比较乐意的。

  梅子说道:“队长,我缺钱是长期的,也不能一下子就借你了啊。”
  我说道:“什么长期的?你买房供房了?”
  梅子说:“暂时是想。我说的这个,其实是一笔生意。”
  我问:“是什么?”
  梅子说道:“你可知道监区里每天烟的需求量那么大,都从哪里来的吗?”
  我说:“一个是来探望女囚家属送的,还有一个就是女囚想办法弄的。”
  梅子说:“女囚是从各个渠道买的,有的女囚,靠着家属送进来的卖给其他人,有的女囚,从没收了女囚的狱警那里买的,有的女囚,从我们平时分了女囚的东西的狱警那里买的,但平时分了女囚东西的狱警很少有卖给女囚的,因为风险比较高,被抓住会被处分的,所以我们拿了女囚的东西,往往拿出去外面去卖掉。还有一种,就是刚才说的,分到了女囚的东西,然后拿烟来卖给女囚的少部分狱警,她们甚至从别的狱警手上买烟,还有去外面想办法拿进来,就比如和外面那个小卖部拿,她们再想办法卖给女囚。”

  本来,监狱里是严格禁烟的,发现的,就要惩罚,处分。
  可囚犯们的精神压力很大,有的有烟瘾的,不让她们抽也不行,总需要有缓解的一些方式,所以抽烟这玩意,在监狱里我们就算看到,也基本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要是黄苓看到,那个神经病躁狂症爆发马上过去抓人来打,我呢平时看到了,也就假装看不到,没办法,太过于苛察和严刑,女犯们不爽,会弄得她们把发泄的方式转移到暴力行动上,也搞得恨我,我自己也不爽,何必呢。
  我说道:“嗯,我自己平时呢就基本上让徐男沈月处理,换钱,那么多东西我也弄不出去,消化不了,烟我自己也抽不完。”
  日期:2015-10-13 19: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