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1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让我通过非法途径除掉卢草,也不行啊。
  唉,所以我郁闷。
  正在郁闷之间,沈月突然跑来,气喘吁吁说道:“死了,死了!卢草死了!”
  我和徐男都大吃一惊:“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沈月说:“卢草站着在劳动车间,突然倒下,连腿都不蹬一下,就没气了!”
  我急忙问:“还在吗!”
  沈月说:“救护车来了,拉上了救护车!没气了,我们过去的时候,已经没气了!”
  我急忙问:“真的死了?”
  沈月说:“反正是没了呼吸!”
  怎么突然这样?
  难道她自己也自己中毒了吗!
  我们赶紧去车间。
  去车间后,上面的领导已经下来查了,侦察科的也来了,马上调出监控视频,卢草是定定站着,突然倒下去,就不动了。
  侦察科的马上调取之前的监控,见的只有是乔丁和她有过接触,因为乔丁差点摔倒,扶着了卢草站了起来。

  难道说,是乔丁弄死了卢草?
  侦察科的人马上弄乔丁过侦察科那里调查,审讯,但是乔丁一直说她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也真没从乔丁身上,乔丁的床上翻出任何毒药和可疑物品。
  不过,康雪,黄苓这些人都坐不住了,对侦察科和监狱的领导一个劲的说,肯定是乔丁弄死了卢草,因为上次乔丁监室那个李茹,也是莫名其妙的喝了乔丁端的一杯水就死了。

  可说归说,要有证据啊。
  不然还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
  乔丁死不认罪,侦察科甚至请的法医请的丨警丨察来的,也什么都查不出来。
  卢草那边,没死,但伤得很严重,脑细胞死了很多,只能抓紧时间抢救治疗,尽可能的挽救一部分没有完全死亡的脑细胞,估计还有苏醒的希望,但就算醒了很可能会有后遗症,影响生活。医生说不知道她是闻到了什么毒药,成了这样子。
  闻了什么毒药,成了这样子。

  真是让我听了都毛骨悚然,连那些厉害的法医和医院的专家都查不出来到底闻了什么毒药,中毒到那么严重。
  我们不约而同想到了乔丁,我们,指的是我这边,还有我的敌人,康雪,黄苓她们,甚至说,在场的所有人。
  这如果真的是乔丁干的,她真是不折不扣的下毒高手。
  不是高手,是超现实杀手。
  根本无法查出来,也就不了了之,放乔丁回去了监室。
  可这样一来,卢草也就不明不白的不知道中的什么毒,严重到重伤躺在了医院里。
  次日,在放风场上,我故意到了乔丁身旁。
  她在舒展身体,看到我过来,也没和我说什么。
  我说道:“昨天的事,那个卢草这样子,是你做的吧。谢谢你。”
  乔丁说:“呵呵。”
  呵呵两字,已经包含了太多的意思。
  没有承认,没有不承认。
  但我听来,这就是承认她帮了我干掉了卢草。
  卢草没死,但不知道要经过治疗多久才能恢复,而且很可能还有后遗症,估计是回到监狱来上班的机会很渺茫,更别说还能给我下毒了。
  我说:“除掉了她,我也就不怕她来害死我了。”
  乔丁说道:“张队长,你在监狱里混了有多久了?”
  我说:“怎么能用混这个字?我也差不多有一年了吧。”
  乔丁说道:“一年。张队长,你不知道有句话叫祸从口出吗?原本很多事你都没干,可你说了,就等于承认干了,我告诉过你,很多东西,只能烂在心里。知道就好,说出来就惹事!”
  我说:“好吧,那我不说了,最后两字,谢谢!”

  她没回复我,径直走到那边去继续晒太阳。
  马玲重伤没了一只手,在医院躺着,卢草差点脑死亡,在医院躺着。
  康雪那边坐不住了,托人找了我出去谈,摆酒请客。
  我没去。

  因为当徐男来跟我说的时候,我只觉得她是黄鼠狼拜年不安好心,当然,徐男和我身边的人都这么认为的。
  但现在真实的情况是,康雪完全处于完败的下风,她一心思的想要整死我,可她派来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完蛋残废,她不得不害怕。
  如果说,章被炸死是一种非常极端暴力的复仇行为的话,相对起来这次的乔丁下毒和柳智慧的利用冯一报杀人,更显得有水平,完全是高水平的杀人,康雪遭遇到这样的能人,她也不得不感到可怕,她也没想到过一夜之间,我身边怎么窜出了这等水平的高人,她那些小伎俩,和柳智慧,和乔丁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根本无法比。
  太可怕了。
  连我自己都承认柳智慧和乔丁这两人的可怕。
  不过,这两人都帮我,我真是该庆幸自己平日对她们的好的付出。
  康雪见我没有赴宴,马上托人给我送礼,送了一张卡,卡里有八万块钱,托口信是说让我不要害怕,只是请我吃一个饭,有些东西想和我聊聊。
  我拿着这张卡,心想到底该去还是不去。

  去吧,怕被弄死了。
  不去嘛,又想知道康雪到底又要玩什么花招,或者说她真的害怕了?
  我还是找了贺兰婷,贺兰婷的意思简单明了:“去!因为估计还会有钱拿。”
  我愕然了一会儿,说道:“你不是吧,就让我去赌命?为了这钱就让我去赌命?万一是鸿门宴,我被干掉呢!”

  贺兰婷盯了我一小会儿,说:“那么容易?”
  我说:“你以为人命很顽强?很坚强?很坚硬?你见过马玲在车底下那几秒吗?之前几秒,还怒气汹汹虎背熊腰拿着棍子对人凶神恶煞要打人,转眼手没了,人也差点没了。你见过卢草差点死的倒下那视频吗?本来好好的,站着站着倒下去就要脑死亡了。人的生命,很容易完蛋的。”
  贺兰婷说:“我找我朋友,找几个身手了得的保镖,去那里扮作服务员,保护你,不会让下毒,不会让他们动你。”
  我说:“这么说还靠谱一点。话说,真会有钱分啊?”
  贺兰婷说:“她们害怕了。”
  我说:“我当然知道,她们害怕了,不过不知道是真的害怕还是假的害怕。”

  贺兰婷说:“缓兵之计。但我们有钱拿就行了。”
  我说:“也是。你想怎么分。”
  贺兰婷说:“你说呢?”
  我说:“五五!”

  她说:“七三!而且你那之前的八万,用来请保镖!”
  我说:“要不要那么狠心?”
  贺兰婷说:“那就算了。”
  我说:“算了就算了。”
  她听我说算了,就埋头继续看她的文件去了,唉算了,还是答应吧,答应还有钱分,她不缺钱,我缺啊。
  我说:“好吧我同意。”
  她说:“八二!”
  我死盯着她:“要不要这样?”

  贺兰婷说:“不同意就算。”
  我只好点头同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