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0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男给她上药的时候,我在外面抽了一支烟,等到徐男擦药出来后,我才进去了办公室。
  我坐在乔丁面前,问道:“很多人都说是你下毒杀了那个,叫李茹的。”

  乔丁说道:“我只能说,没有。有些东西,大家心里明白就好,我不想说得太透,你知道人都有秘密,有些秘密说出来,会给自己带来无穷尽的麻烦。只能一辈子都烂在心里面,烂在历史的长河里。”
  我点点头,示意明白。
  我起身给她到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她说谢谢,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然后我拿着我的玻璃水杯也要喝,她突然说道:“慢!”
  我停顿下来,不知道她说什么,看她没说什么,她突然抓住我拿着杯子的手,然后按下来,我的水杯放在了办公桌上。
  我问道:“干嘛?怎么了。”
  乔丁把她的水杯放在我的玻璃水杯旁说道:“你对比一下两杯水有什么不同。”

  我看了看,发现没什么啊。
  我说:“没什么啊。”
  乔丁说,再仔细看看。
  我努力的仔细看了,是的确没什么啊,颜色都是透明的。

  乔丁说道:“你那杯水,上面不是平的,飘着一点点奇怪的东西。”
  我仔细看了看,还是看不出来什么。
  乔丁端起我的水杯,给我看,看上去果然是水杯里的水上漂浮着好像油一样的物质,但又不是油,油是油黄色,这是透明却有一点点黄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的东西。
  我奇怪道:“很正常啊,有什么奇怪的吗?”
  乔丁说:“不奇怪,这么看,本来是不奇怪。就像平时吃饭的时候,嘴里有点油,喝水的时候,嘴里的油沾到了水杯里的水,也是这样子的。可这不是油,是毒药。”
  我一下子脸色大变,踩着后退把凳子后退到后面,撞在了墙上,惊恐的看着办公桌上的这杯水,“毒,毒药?”
  乔丁说:“是毒药。类似氰**,氰**可以在20秒左右的时间内至人死亡。氰化物还一度被作为暗杀的工具。被杀之人会表现出类似于心脏病突发的症状。但这个配药的人水平还不够,没有化验器材,这里面的成分我不能确定有什么,可是我还是闻到了一点点的气味,做化学研究的,鼻子比一般人灵敏很多,我也是在你端起来的时候闻到的不舒服的气味才发现。”
  我自己喃喃自语:“二十秒左右能让人死亡。二十秒。如果我刚才喝下去,我现在已经死了,对吧?”
  乔丁点点头。
  我脸色苍白,太他娘的可怕了。
  谁要这么弄我死?
  我冷汗直冒,真是太危险了。
  我说:“倒掉?”
  乔丁看了四周一下,帮我检查了四周,说:“只有这杯水里面有。”

  我用纸巾包着杯子拿去倒掉了。
  杯子我扔在水龙头下冲洗后,我拿摔碎然后扫进垃圾桶里。
  为什么要倒掉呢?因为我知道,报警没用。
  别说估计没用,是根本不会有用,既然有人敢进来下毒,她们是不会让我抓到把柄的。
  但我还是叫来了徐男沈月等人,让她们帮我看看监控,看看走道上,能否看是谁来了我办公室。
  可是走道的角落有摄像头,这边的摄像头是坏的,监狱里太多的摄像头,太多的线路,因为禁止男人进来,男人进来的手续极其繁琐,特别是工人进来干嘛的,就像那些进来建筑办公楼的工人和司机也是,要办理手续,而且每次进出都要详细检查,所以一旦线路啊哪里坏的,要请工人来修,都很麻烦,所以有时候,直接就等着实在不行了才一起修。

  妈的看来看去,看到了许多来来往往的,但是有个人无疑是最值得怀疑的,就是卢草!
  艹。
  卢草在我出去的那个时间,也就是我去看排练的时候,她就来了。
  然后短短两分钟后就离去。

  只看到她从楼道上来回的身影,没看到她进出我的办公室。
  可这样已经足够,让我知道是她想弄我死就行了。
  乔丁道:“让我能靠近她,或许我能确定是不是她做的。”
  我说:“怎么确定?”
  乔丁说:“闻。也许她手上,衣服上,身上或许还有残留的一丝丝的气味。”
  我问徐男沈月说:“卢草现在在哪?”
  徐男说道:“好像还是在劳动车间。”
  我说:“正好!你们两个把乔丁带过去,故意带到她身旁一下,然后从她身边过去。”

  徐男和沈月马上押送乔丁过去劳动车间。
  我远远跟着后面。
  当徐男和沈月押着乔丁到了劳动车间,看到卢草在那边那一侧,乔丁故意提出说上洗手间,然后徐男和沈月带着乔丁过去。
  当乔丁走到了卢草身前,假装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抓住了身前的卢草。
  从卢草的跟前起来,乔丁一个劲的对卢草道歉:“对不起警官,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卢草看起来没什么心情去理乔丁,厌恶的推开了乔丁,乔丁过去了。

  乔丁在那短短的时间闻了卢草身上的味道。
  然后乔丁假装去了洗手间,徐男和沈月跟着进去。
  当我出现在劳动车间时,看卢草,卢草也看到我,她一下子心里有鬼,急忙回避我的目光。
  我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回去了办公室。
  几分钟后,徐男来了,告诉我:“乔丁说,卢草身上就有那种毒药的味道,一模一样。”
  我说:“果然是她!胆子真是大啊,连杀人都敢了!”
  徐男说:“我们该怎么对付她?”

  我说:“我也不知道。本来想赶她走的,没想到她现在被康雪策了,直接想要干掉我,太狠了。”
  徐男说:“我们要想个办法除掉她,不然她还是会对付你。”
  我郁闷的说道:“能有什么办法?”
  在这里,像是法治外的另一个天地,出事了,要报警,上面拦着,藏着,掖着,堵着,就是不让你报警。
  报警了,还是监狱领导先知道,监狱领导也是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为一旦有事,影响了她们升官发财,影响了她们的一帆风顺,内部的事,就要内部解决,天大的事,都要内部解决,更别说同事之间的倾轧暗算,就算死了,也要内部解决。
  而执法部门本身和监狱关系就非同凡响,监狱里有什么事,也都是监狱内部先解决,实在不行,才会让执法部门介入。
  我若是为了一杯毒水报警,上面拦住不说,就算下来查,上面也是争取想办法弄没事,就让有毒变成没有了毒,而且她们敢下毒,说明她们已经消灭了所有证据才来,想通过正当途径干掉她们,难。

  日期:2015-10-12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