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0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不知道。这失踪也是四十八小时才算吧,刚刚不见就算失踪吗?”
  贺兰婷说:“康雪闹到了监狱长和我这边来,说怀疑是你把人藏了。有没有这回事?”
  我说:“谁知道啊,也许有,也许没有吧。“
  她说:“你老实说,是不是你把她怎么样了?”
  我说:“是,我偷偷让人把她关禁闭室里面去了,让她阴我,我就让她付出代价!”
  贺兰婷骂道:“你不想活了!万一她在里面有个三长两短,死了或疯了,你负得起责任?”
  我说道:“哪有那么容易死。再说了,她也没看到是谁把她关进去的,我看她去告谁。”
  贺兰婷说道:“万一死了呢?怎么办?”

  我说:“没事,她估计是猜到我干的,但她没证据啊。她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我一直让人偷偷监视,关她两三天再说,至少也要关到明天吧。不让她受点痛,她不会长记性!”
  贺兰婷说:“你给我停止!去把她放了!”
  我问:“为什么啊?”
  贺兰婷说:“万一死了!你就有难了!”

  我说道:“我说了真没那么容易死的!”
  贺兰婷说:“不行!不能这么冒险,去把她放了。”
  我只好说:“唉,好吧。人家害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怕我死?”
  贺兰婷说:“快点去!少废话!”

  我转身走人的时候,她叫住我,问:“给我打钱了吗?”
  钱钱钱,又是钱。
  我说:“打了,你没收到吗!”
  她说:“打了就行,没查。快点去放人。出事就麻烦了。”
  我说:“好好好知道了。”

  妈的我还没玩够,就让我去放人,放个屁啊。
  人家卢草听从马玲康雪,想要弄死我,我这还没想要弄死她,只是要整一整她而已,就让我去放人,没意思。
  我特地去偷偷看了卢草一眼,好不容易适应了里面的黑暗,才见她蜷缩在禁闭室里,很痛苦的紧闭双目,看来这样子也把她折磨得够呛。
  好吧,那就放了吧。
  我回去后,让沈月徐男偷偷开了那门。
  然后马上逃了。
  卢草听到声音后,急忙冲出来推开门,然后出来了。
  没想到她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失控发狂的找我算账!

  卢草冲进了我的办公室,然后疯狂的上来就和我拼命:“是你!你把我反锁在了禁闭室!”
  我急忙要逃,可是,被她抓住了。
  靠。
  我干嘛要逃?
  我就和她打了起来,可是,卢草跟一个不要命的疯子一样,又撕扯又是咬我的,很疯狂。
  徐男和沈月提着棍子进来了,急忙帮忙,帮我拉开了卢草,然后制服了她。
  我盯着卢草。
  卢草用沙哑的声音骂我道:“王八蛋,草泥马,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做的!”
  我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卢草恶狠狠放话道:“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
  我说道:“就怕你没本事整死我!让我先弄死你了!”
  她说道:“那就看谁先死了!”
  说着她挣脱开了徐男和沈月,然后走了。

  沈月和徐男问我有事吗。
  我摇摇头。
  沈月说道:“队长,我看她可能还会真的要报复你,你要小心。”
  我说:“我还不至于怕这么个疯子。”
  只可惜,我小看了卢草,差点被她整死了,俗语说,弄死大象的不是狮子老虎,而是蚂蚁这种大象看不起的敌人。

  我当时只是觉得卢草这种人,也就和黄苓差不多,最多也就直接找人在门口打我一顿,没想到,她的恐惧心和愤怒被康雪利用了,康雪把她激到了杀我不可的境界,然后,卢草开始想办法弄死我。
  因为我也没闲着,我本来就是要赶走她的,所以在刚放芦草出去后,我就想着继续要整她了。
  别说我心狠歹毒阴险奸诈,本身是卢草先对付我的,而且,我的目的并不是伤害她的身体,而是赶她走,让她离开B监区,否则她就像一颗插在B监区的钉子,是不是就要扎我甚至很可能能扎死我,把她弄走离开B监区,就那么简单罢了。
  关禁闭,还不能让她退却,那就来点更吓人的!
  卢草在次日晚,和兰芬魏璐等人执勤巡逻时,经过一个监室的门口。
  突然,监室的门开了,出来几个女囚,直接把卢草捂嘴拖进了女囚监室里。
  而走在前面的兰芬和魏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其实是知道的,我就是安排好的,让薛明媚吩咐这个监区的女囚,故意在卢草和兰芬魏璐执勤过来的时候,把卢草拖进监室里面。
  拖进去了后,也不要打她,直接反锁了监室门就行。
  卢草是没有监室的门钥匙的。

  卢草被拖进监室后,惊恐的大喊救命。
  我已经让兰芬和魏璐假装听不见就是,该怎么巡逻怎么巡逻,别过去那个监室,就让卢草在惊恐中过一夜吧。
  卢草在监室里,疯狂喊叫救命,没人来救,喊了一阵子后,她喉咙都沙哑了。不,是本来在禁闭室里喊叫就沙哑了,现在更是沙哑了,直接就喊不出来了。
  她只能惊恐的坐在监室门口,隔着铁栏,想出来,无法出来,她害怕的看着监室里的女囚,生怕女囚把她撕碎了。
  女囚们也不理她,各自的回去自己床上睡觉了。
  卢草不知道这帮人究竟几个意思,就死死的抓着铁栏睁着眼到了天亮。
  直到次日,别的人接班了,早上检查女囚起床情况去巡逻时,才把卢草放了出来。
  卢草一出来后,马上跑到监区长那里等监区长上班告状去了。
  监区长上班后,卢草马上指控是我指使女囚们把她拖进了监室,把她关在了那里一晚。
  监区长当即找了我。
  我过去后,卢草眼睛通红,巴不得吞了我。
  监区长告诉我事情的始末后,问我道:“卢草说是你指使的,你有没有做?”
  我说:“监区长,这完全是子虚乌有,我没干过!”
  卢草说:“不是你干才怪!魏璐和兰芬都是你的人,她们走在我前面,女囚们出来的时候,她们假装听不到!女囚也都是你安排好的,那个监室的门都没锁上!故意把我拉进去关了一晚,我在那里叫唤,明明魏璐和兰芬都听到,故意假装听不到!”

  我说道:“卢草,麻烦你讲话要点证据可以吗,你说我安排女囚这么做的,那你可以去问问女囚,我有没有让她们这么做?你还可以去问问魏璐,找兰芬她们来问,我有没有让她们这么做!”
  日期:2015-10-11 17: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