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0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道:“没关系。”
  我说道:“昨天我担心的是你被她们打,还好,还好。”
  柳智慧说:“我也是担心你被打了。”
  我看着她。
  这算是相互之间的关心吗,不过,她也说得很明白,我和她连朋友都不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她因为有我在这,她的日子好过一些,而我因为有她在帮助,我的工作也顺利很多。
  唉,不过,我喜欢她,对她有意思,她却对我没意思。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悲哀。
  我对柳智慧说道:“所有人都知道我和你之间关系不简单了。”
  柳智慧说:“这没关系。知道就知道,不要让她们知道我的其他秘密就可以。”
  我问道:“那如果我告诉你还有人想杀我,你要不要帮我干掉她?”

  柳智慧说道:“再说吧。”
  我说:“帮就帮,不帮就不帮,什么是再说吧。”
  柳智慧说:“也许我并没有下手的机会,也许我并不讨厌那人,也许我想着看你去死。”
  我说:“靠。你不是吧你。居然这么说。”
  柳智慧面无表情:“若没其他事,我先回去了。”
  我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让徐男送她回去。
  我叫沈月拿了一些吃的过去送了她。

  一点点心意吧。
  下午,我直接去找了贺兰婷。
  贺兰婷让我进办公室后,说道:“有话快说,我要出去。”
  我说:“帮忙把礼堂那边拿下来给女囚们排练。”
  贺兰婷问:“是马玲不让你们在礼堂排练的?”
  我说:“对,所以被逼到了防暴队空地那里,就是那栋新办公楼那地方,所以才惹出那么多事。”
  贺兰婷说:“她有什么权利让你们走?”
  我说:“我也没有权利能不让她们占着那里。”
  贺兰婷说:“怪我没给你带队的权利?”
  我说:“你终于意识到了。”
  贺兰婷说:“我最近有点忙,忘了这事。我会跟她们说一下,可以了,你带着她们去大礼堂去排练。”
  她挥手赶着我走。
  我说:“谢谢。替女囚们谢谢你。”
  她问道:“什么时候给我钱。”

  我说道:“除非你先请我吃饭,你昨晚把我扔在路上,我还没和你算账!”
  她说道:“你嘴巴不干净,得罪我,我也还没和你算账。”
  我说:“好吧,咱两打平了,钱的话,给我一个帐号,我打给你。”
  贺兰婷说:“就上次给你发你手机里面的。”
  我说:“好。”

  钱钱钱,就是钱就是钱。
  和贺兰婷见面,第一不爽的就是她那副德性,高傲看不起人,第二就是钱,剥削压榨我。
  不过,每次有难,几乎都是她跳出来救我。
  真是上辈子造孽才换来这辈子的这个冤家。
  我全权负责女囚们的排练了,我有权了,我可以对看押女囚的所有ABCD监区女狱警管教下令了,我带着女囚们进驻大礼堂。
  当来到大礼堂,我还真发现A监区有几个女囚在排练跳舞,应该是马玲故意让她们在那里跳一跳,占地盘的。

  不过马玲现在都在医院躺着,也回不来了,她们居然还那么听话啊。
  我带着女囚们进去后,几个在台上排练的女狱警管教看着我们。
  我走上台去:“抱歉,这里以后将是女囚们排练上台的专用场地,麻烦你们到其他地方排练。”
  女囚们看是我,因为她们都觉得是我唆使人用车撞死她们老大马玲,所以都对我害怕,赶紧的卷铺盖滚蛋了。
  我叼着烟,招呼女囚们上台排练。
  经过了冯一报开车狂碾压马玲那一出,虽然柳智慧不承认是她唆使冯一报去碾压的,但几乎所有的女囚都认为柳智慧唆使了冯一报去干的。因为经过了这事,看着柳智慧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的样子,大家都觉得她所谓的和冯一报那几天的悱恻缠绵,都是装出来的,而马玲曾经打过羞辱过柳智慧,柳智慧就是利用了冯一报杀人,所有人都觉得柳智慧这女人心机深,深到了极致,深到了可怕,虽然没人知道她是心理学高手,但就凭这深不见底的心计,所有在这里排练的女囚,都对她忌惮三分,表面是礼让的,心理是极其排斥和柳智慧交往的,这样的人让所有人都觉得害怕。

  不过换成我也是,如果和柳智慧相处,例如结婚或者做伴侣,和这么一个人在一起,我就是大热天都感到寒冷。
  但柳智慧并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她。
  你看像我这样和她每天接触亲近的人都做不了她朋友,她才不会在乎有没有朋友。
  如果我有她这样强大就好了,有朋友,有亲人,有温暖,那最好,如果没有,也不强求。

  因为她可以克制得住自己的所有的情感需求。
  做人能如此理智,才是真正的本事。
  我在看她们排练了一下后,让魏璐来这里看着,如果有什么情况,马上通知我,我跟徐男沈月也说好了,一旦这边有什么情况,马上进入战斗准备,妈的康雪,你要带人来跟我干,我也要找人和你干。
  我还要拖上朱丽花那边的。
  朱丽花肯定表面是来劝架拉架,一定会帮着我们。
  我就不信你们A监区大过天了。

  让魏璐看着,我回去干活,当我下去巡逻检查消防器材和通道安全的时候,听到那边各种惨叫声。
  我问羊诗道:“那边什么情况?”
  羊诗说道:“黄苓队长在打人。”
  我问道:“前段时间黄队长都没见人了,怎么突然又来了?”
  羊诗说:“她那段时间请了病假,刚回来。”
  我骂道:“他妈的又来一个贱人。怎么她还不病死,一来就来打人!过去看看。”

  我和羊诗等人走过去。
  果然,黄苓在某监室里面,打女囚。
  我过去看,那监室的十名女囚都跪在地上,任由黄苓拿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皮鞭抽打,然后就各种惨叫。
  我看了没几下,觉得这也太残忍了,她们监室做了什么事让你黄苓如此恼恨啊。
  我问道:“黄队长,你在干嘛?打人出气吗?”
  黄苓回头一看是我,骂我道:“你们这群垃圾,怎么管监区的?我才没在一段时间,这帮畜生连招呼都不会打了!”
  妈的让她这么一骂,我心里也不爽,就问:“她们怎么你了?”
  黄苓说道:“见到我还不赶紧下床蹲下!这礼貌是越来越差了,我要教教她们,重新教她们学会礼貌!”
  说着她又狠狠往一女囚身上抽去。
  我说:“话说,黄队长,这你说说就行了,何必这么认真,这么打下去,她们难受你也累。”
  她说:“我喜欢,我就打!打人我爽!打死她们才该!我刚才说她们,她们还顶嘴!还有人嘴里念叨你他吗的。”
  看来,黄苓今天是要狠狠处罚这群女囚了。
  我本不想多事,不想和黄苓继续吵,但我实在看不下去她这么打女囚。
  打囚犯,可以,但是起码是她们犯大错啊,看到你没来得及蹲下,这叫犯错吗?
  黄苓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侵犯,这可怜的所谓的尊严。

  我说道:“黄队长,差不多就行了。何必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