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124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里亮着灯,岳母站在床边:“沈丹,你怎么哭了,是做噩梦了吗?”
  我抹去脸上的泪痕,摇摇头:“没事,梦见杨小沫了。”
  岳母叹息一声,帮我掖了掖被子,让我赶快睡觉。岳母关了灯以后离开。
  我却怎么都睡不着了,穿了衣服跑到了山丘上,月光冷艳,朝大地倾斜着银辉。我坐在草地上顾目死亡。一切都是沉寂的。近处是点缀在小平地上的房子,稍远处是灰暗的葱郁山林。唯有山丘的那一头,小商店里折射出昏黄的灯光,偶有汽车经过,会停下来买点东西。
  我回忆梦中的景象。想起了最近有一很火的歌,叫做《同桌的你》,有很多人都在哼唱。我跟杨小沫最了整整三年的同桌。可惜这歌出来的晚了,不然就可以当面唱给她听了。
  清凉的夜色中,我不禁也哼起了那校园歌谣: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我也是偶然翻照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第二天,在杨家吃过早饭后,我们掉头去了程雪她们村子。
  章小静说:“我们这样算是躲着她吗?”
  我告诉她自己是去搬救兵的。除开可儿那里之外,薛慧和我父母那里都需要有人去做工作。程雪正是不二人选。
  我们的到来让她颇感意外,我直言不讳的自己来意告知了她。程雪说她早就从我父母那里知道我和可儿的事了,我父母还让她也帮着劝劝我。薛慧回村子以后还专门来家里跟她讲过这事。程雪认为我自幼喜欢可儿,对我们俩的婚事她是十分赞同的,准备开学时到学校了再对我进行思想教育。
  我们谈话的时候,章小静在楼上客厅里看电视,而我们在下面的房间里。这是我有意让她回避的。
  日期:2014-03-15 09:17
  我说:“刚才我带来的那姑娘你认识的,我们学校的章小静老师,她无论从长相,家世,个人条件和可儿相比有多大的差距,你也一眼就能看出来吧……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程雪问:“你把她睡了?”
  我眨下眼睛,嘿嘿一笑。
  程雪明白了说:“既然你自己都决定了,我坚决站在你这边,你爸妈那里我去劝说。”
  我也不管大门开着,抱住程雪亲了一口,感激的说:“雪姐,太谢谢你了。我如今今非昔比了,一定尽快给你找一个权高位重的主。”
  “去你的,嫌我老了,不漂亮了是不是?”程雪娇嗔。《藏家,最好的》

  我一把将她抱到身上,抓着她单薄衣服里的饱满说:“怎么会呢,雪姐成熟又有魅力,女人味十足,模样就更别说了,这么多年你可是一点都没变过。杨小沫不是都说了吗,说我们三个在一起,就像姐姐和弟弟妹妹一样。要不是碍于我们俩以前的那种关系,我都恨不得冲破禁忌,娶你为妻呢。”
  “就会哄人家开心。”程雪拉开我手,站起身说:“以后有人的时候千万别这样,你现在身份不同了,别人要是说句闲话,都会影响你的前程。”
  她这话说的倒一点没错。我一下就想到了那个吕副校长,这两个来月的假期,他一定没有闲着,不知道又谋攥出了哪些不堪的损招等着对付我。
  章小静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过她们老家的村子了,所以这次来到程雪她们村子她特别的开心,非让我带她出去溜达不可。一路上我们无所顾忌的牵着手,卿卿我我。这些完全不用怕熟悉的村民们说三道四。“搜索藏家”以我对村民们的理解,这样只会对可儿不利,他们会私下里说可儿不要脸,一个离了婚的女人拖着孩子,还去贴着我。而我和章小静,在他们眼中大抵应该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唯一让我担心的是,不知道这样会不会让薛慧感到很难过。

  路上我们遇见村里的赖大叔,他有些文化,做事也能干。我住在村子里的时候,他一直在外面打工,所以我虽然认识,并不熟识。
  打过招呼,他找出二块五一包的香烟递给我一只,我婉拒了。他自己点上了一支,指指章小静说:“这姑娘长的好看,是你新的女朋友吧?”
  我点点头,他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可儿缠着你的事,我们村里人都知道了。说你们俩从小感情好。但是我就不看好你们俩。咱不说别的,就是你们俩的自身条件也差的远了啊。换了是我,也不会找一个拖着孩子的女人。我现在是村主任了,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去她们家帮你说说。”
  我没有明确的表示要他帮忙,只是委婉的表达了感谢。

  赖大叔皱皱眉头说:“你现在是中学校长了,我正有件事需要你帮忙呢。我看你们俩也是闲转,跟我一块去你表舅家吧,边走我边跟你说是怎么的一回事。”
  他告诉我,就是我那个躲在后山石洞里生孩子,家里东西被掏空,还劳教了几年的表舅,他的大女儿,小学刚毕业,他就不让孩子继续上中学,说是家里穷,要带着她出去打工。赖大叔去他们家说了好几回了,可他就是不松口,眼看着再有几天就要开学了,他特别的为那个丫头上学的问题犯急,今天遇上我了,就跟抓到救命稻草似的。
  我们一行到表舅家。还是老土房子。旁边他两个兄弟家的小洋楼就特别的显眼。真不知道我这个表叔是怎么混的,难道这就真是为了生一个儿子,而需要付出的巨大代价吗?
  几年不见,两个小妹妹都长成了可爱的小罗莉,穿的还凑合。
  表舅会做木工,所以一进屋就看见了屋里摆放着的原木桌子和椅凳,虽然显得寒酸,但是工艺精致。
  招呼我们坐下后,表舅两口子忙着端茶倒水。还把当年我去后山看他们,给他们送鱼的事讲了出来。

  表舅说:“你来村里是专门看程雪的吧?”
  我摇摇头,一本正经的说:“不是,我是为你们家孩子上学的事而来。”
  表舅为难的问:“这学还非上不可啊?”
  我给他讲述了国家的相关政策。中国已经实现了全面的九年义务教育,小学和日中必须念完。如果中途退学,家长和学校有责任和义务督促学生返校念书。如果是由于家长或者老师的原因,而让孩子辍学,那么家长,也就是监护人和老师将接受相应的惩罚。
  日期:2014-03-15 09:18
  表舅不屑的说:“肯定又是要罚款吧?”
  “不仅仅是罚款,如果经劝说无效的,监护人还将受到劳教处分。”我有意吓唬他说。
  表舅表情顿时变的严肃,他抽了一口烟说:“我同意让孩子上学了,那些话就当我没有说过。”

  表舅妈在一旁说:“既然同意孩子继续上学,那你收拾了东西,明天就走吧,不然这学费可没法拿出来。”
  问题得到了解决,赖大叔也开了怀,他同意借两百块钱给孩子当学费,差的钱就得他们自己想办法了,因为他家里还有两个学生。
  表舅蹭着额头,犯难的说:“学费得四百多呢,现在家里所有的钱加一块就够小丫头的学费。“本章节由藏家”我倒想早点出门打工,可是现在那个**病毒到处传,我们出去不了啊。”
  我提示说:“表舅,你不是会做木工吗?应该挺挣钱的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