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0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我差点被整死,她们拿着电棍进来就电我,我抢了一根电棍,和她们干到了一起!唉,后来她们还去拿喷雾剂,想要弄晕我,然后铐住我再电我,要刑讯逼供,要屈打成招,要我承认我逼迫你去诱使你男朋友去撞死马玲!”
  柳智慧笑笑:“我男朋友。”
  我说:“不是你男朋友吗?”
  柳智慧却还不回答这个问题,说道:“昨天我们都被关到了侦察科,她们想先对你动手,她们似乎很迫不及待。”
  我说:“当然,她们以为我指使的这起谋杀,关了住我,恨不得要早点弄死我。她们害怕我谋杀她们。”

  柳智慧说道:“你和她们的仇怨很深。”
  我说道:“对,不是她们死就是我死。”
  柳智慧说道:“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我问道:“什么巧合?”
  柳智慧说道:“撞人的事。”

  我说:“我觉得没那么简单。实在话。是你安排的吧。”
  柳智慧说道:“我利用了他。”
  我说:“我早就该想到,可我当时没想那么多,脑子发热,生气,你怎么看上他,你怎么会喜欢那个家伙!”
  柳智慧说:“人无论什么时候,发怒也好,伤心难过失望绝望都好,都要保持理智清醒。”
  我说:“我做不到,你也看得出来了,我好像一直喜欢你,不是好像,而是很喜欢你,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
  柳智慧说:“看得出来了,有种占有欲。”
  我说:“对,就是明知道你不是我女朋友,可也见不得你跟别的男人好,特别是那家伙,我心理落差很大。唉,在你面前,我不想保留什么也不想隐藏自己对你的想法,反正我就是喜欢你,呵呵,然后那时候,看到你和他这样子亲密,我肺都气炸了,还有什么理智头脑去考虑是不是玩假的啊。话说,你和他是玩假的吧?”
  柳智慧说:“你有时候那么聪明,为什么有时候,那么蠢?”
  我说:“刚才不说了吗,喜欢你呗,欲望怒火击溃了我的理智。”
  柳智慧说道:“他是我利用的工具。”
  我说:“我曾经这么猜过,可是看到你们那样卿卿我我,我真是反胃,恼怒。”
  柳智慧说道:“我利用他,我必须要有感情投资。你知道他侵犯了我,我讨厌这人,我恨这种人!我没想要他死,但我想让他帮我杀人,帮我杀了马玲!”
  柳智慧的恐怖之处在于,当她说这些的时候,说到杀人,她完全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说别人的故事,与她无关,而真真实实的是,她诱使了冯一报帮她杀马玲。
  我感到一阵寒战,说道:“老实说,我感觉你这人真的好可怕。”
  柳智慧说道:“你难道只是肤浅的觉得,她打了我,羞辱我,骂了我,我就会杀了她?我心胸就有那么狭窄?”

  我说道:“难道不是吗?”
  柳智慧笑笑,说:“我看过她看你的那眼神,恨不得撕碎你,我知道她会想杀了你。”
  我说:“这样你看得出来?没错啊!上次我差点被车撞死,就是她给了一个家伙一笔钱,那个家伙差点碾死我了!你是在帮我啊!”
  柳智慧说道:“打我,羞辱我,骂我,我可以忍得了,包括冯一报碰我,但是她想要你的命,我就帮你要她命。毕竟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被车子碾压,还没死。”
  我说道:“我想问一句,你干嘛要帮我?还帮我杀人?”
  柳智慧说:“你对我有恩,我不想你死。就这样子。”

  我说道:“谢谢你。”
  她说道:“人都是自私的,你不必谢我,我不想你死,因为你对我还很有用,你还会帮到我很多,我在这里,还需要你的照顾和保护。”
  我说道:“你要不要讲得那么赤裸哦。”
  她说:“本就这样。”
  我说道:“你找人给派出所施压,是吧?”
  柳智慧说道:“这些问题就别问了。”

  我说:“好吧,你也不会想说,那,如果我问你,你在监狱里是不是也有你的人,你会说嘛?”
  柳智慧说:“这些事也别问。”
  我说:“好吧,那我就问你,到底怎么让冯一报帮你杀人的?”
  柳智慧甩了甩一头秀发到背后,说道:“让这么个人帮我做事,那再简单不过了,控制住他的情感就可以了。我随便和他聊没几句,像他这么肤浅的人,他的家庭,性格,成长中受过的情感创伤,都掌握了。让他以为我爱上了他,简单,这不过一点演技,而让他深爱上我,也很简单,他没见识过真正的美女,我很自信我自己的相貌。”
  这点我深表同意,毋庸置疑,她的确很美,她也很可以自信。
  柳智慧继续说道:“他这人,看似表面喜欢耍流氓嘻嘻哈哈性格放得开,实际上心理很自卑,喜欢压制自己的怒气,还有着明显的冲动型人格障碍,很容易受到别人的挑拨。马玲这么打我,羞辱我,还打了他,我轻易就可以以我们之间的爱引导他把怒气往马玲身上爆。”
  我说道:“你真是天才啊。不过,马玲死也就死吧,但也毁了冯一报啊。”
  柳智慧问我道:“这种人值得可惜吗?从小到大不学无术,还喜欢泡夜店,父母在外打工,问爷爷要钱,爷爷不给,就拿着烟头戳在爷爷脸上,抢了爷爷的钱,后来还拿着刀架在爷爷脖子上跟爷爷拿钱,好不容易父亲担保找了一份工作,不是偷油就是偷零件去卖,实在没钱就晚上去偷,还**过幼女,那还是他远房亲戚带来串门的,他父亲卖了村里的所有地赔钱道歉,这事才平了。这种人还需要活着吗?”

  我愕然:“他怎么这些都和你说的。”
  柳智慧说:“套他的这些话,对我来说并不难。”
  我说:“实在是这样子的话,这家伙的确该死了!就该弄个谋杀罪,判重一点,最好这辈子都别出来害人了!最好死在监狱里!”
  柳智慧说道:“他现在还在痴人做梦,以为我真对他用情至深,还不知道被利用。他不会供出我的。”
  我问道:“那如果以后他发现不对劲了,你不理他了,怎么办?”
  柳智慧说道:“他被关了的话,会替我着想,认为我身在监狱,不能去见他,否则一定会见他,而他,会很努力的表现,争取早日出狱,来找我。”
  我靠,好可怕的女人,不仅看穿别人现在的心理想法,分析他人性格心理后甚至别人将来怎么做,她都看透了。
  我给她倒了一杯水,她喝完了,我又倒了一杯,说道:“抱歉,刚才忘了要给你倒水喝的。”
  日期:2015-10-10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