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9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进来后,就说道:“刚才我们监狱里,发生了一件让人听着就毛骨悚然的事!一个拉水泥的司机,开车疯狂的碾了我们监狱的A监区马玲马队长!你们各位都在场了,我和侦察科科长需要你们提供一下当时发生这袭击事件的详细过程。下面提到名字的,请起立回答。”

  侦察科科长点名道:“刘虹。A监区刘虹!”
  刘虹起来答道。
  这家伙是马玲队长的手下,就是刚才跟着马玲一群人冲过来的。
  刘虹站起来,看上去因为受了刚才那事情的刺激,全身还软着。
  侦察科科长问道:“刚才我听说,你们是跟着马玲马队长过去防暴队那边女囚排练地那里,对吗?你们去那里做什么?”
  刘虹说道:“排练的女囚那边,经常和在建筑防暴队办公大楼的工人司机们玩闹,我们队长认为她们违反了监狱的规矩制度,就带人过去制止。我们跑过去的时候,这车子不知怎么回事,朝着我们就冲了过来。那个开车的,是故意的,他就是要碾压马队长!”
  侦察科科长摆摆手,示意刘虹坐下,然后她和主任聊了几句,然后问我们道:“负责女囚排练的是谁?”
  众人都看着我。

  侦察科科长盯着我,问道:“是你吗?”
  我站了起来:“不是我。”
  有人大声道:“怎么不是你啊!明明就是你!纵容女囚和司机们玩闹的也是你!”
  我说道:“科长!真不是我。当时组织排练女囚登台演出,是副监狱长负责的,可她只是给我一句话,让我找个总指挥,然后就没了。我也只能管B监区的狱警管教和囚犯,甚至有些狱警管教也不会听我的,我更别说去管CDA监区的囚犯和狱警们了,她们更不会听我的。再说了,女囚们当时的排练场地,是在大礼堂那里,可是马玲马队长赶着她们走了,说她要带着她们监区的狱警管教也排练,女囚们才去了防暴队在建办公楼前那片空地。可是我也没见过马玲马队长带人在礼堂排练过!”

  马玲的手下插嘴说道:“那些女囚在礼堂排练,影响到我们A监区正常的工作!”
  我问她道:“怎么影响?噪音吗!你开什么玩笑,离得那么远!”
  侦察科科长骂道:“给我闭嘴!我问你了吗!”
  我和马玲的手下都闭嘴了。
  侦察科科长问道:“就算是副监狱长负责,她也算给了你一句话,你为什么不管她们?”

  我说:“只是一句话,她也没和别的监区的负责人说这事,别的监区负责人不和她们监区的押送的狱警管教说,那些人哪会听我的。在防暴队在建办公楼前那块空地,本来很多民工都在那里休息,而且那些货车进进出出都要经过那里,货车一旦卸货后,他们就在那块空地那里整理车门车厢和看货什么的,下车后就刚好是和女囚们在同一个地方。他们就这么和女囚们闹到一块,我想管,可是我只能管的住我们监区的女囚,而那些司机,我能管得了吗?还有别的监区的狱警管教,更恼火的是别的监区的女囚,我能管吗!”

  侦察科科长问道:“为什么不早点上报!”
  我问:“报去哪里?我以什么身份上报?我上次上报的女囚排练场地都没有了,也没人管。杳无音信。还能上报哪里?”
  侦察科科长和主任对视一眼,然后示意我坐下。
  这时,有人站起来喊道:“科长!那个开车要撞死马队长的司机,和B监区的一个女囚关系很好,也许就因为嫌我们队长带人过去拆散她们打了他们,怀恨在心,所以开车撞马队长!”
  那女囚,是卢草,我们监区的,但她是康雪马玲的死忠手下。

  侦察科科长盯着卢草,问:“你怎么知道?”
  卢草说:“女囚排练,我都在,每天!我知道那个司机跟那个名叫柳智慧的女囚打得火热。这几天,马队长过来分开他们的时候,他们不愿意,马队长就动手打了他们,我看呐,肯定就是因为他怀恨在心,所以要开车撞死马队长!”
  侦察科科长说道:“你跟我到后面来一下。”
  卢草跟着侦察科科长到了后面去。
  妈的,说是柳智慧的相好黄毛小子故意开车撞死马玲的。
  我把黄毛小子和柳智慧莫名其妙的相好到发生这事想了一遍,突然感觉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首先,我就一直在难受,在纠结,在郁闷,柳智慧怎么看上这么个小子,而且这小子还侵犯过柳智慧。
  其次,撞死的人是马玲。马玲可是羞辱过柳智慧的,扯过柳智慧的头发,打得柳智慧额头流血,扇过柳智慧巴掌,难道说,柳智慧报复了?
  还有,问题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偏偏是马玲,黄毛小子为什么选择的是马玲,这不是报复杀人是什么。
  而且,黄毛为什么那么疯狂,难道他不知道撞死人要受到法律的严惩,甚至自己也会被拖去换命吗!如果不是因为气疯了,怒到了极点,会干出这样的事来吗?
  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也许,我一直都在错怪柳智慧爱上了黄毛,也许,柳智慧根本就是利用了黄毛,让黄毛开车撞死马玲!
  这个假设,很行得通!
  正在思考着的时候,看到康雪来了。
  监狱长也来了。
  这事儿,很重大。
  康雪来了,对我来说就没好事了。

  果然,侦察科科长单独找我到后面谈话。
  我跟着侦察科科长到了会议室后面的一个小会客室里。
  侦察科科长坐下,严肃的看着我。
  我也坐下,看着她。
  她问道:“我让你坐下了吗?”

  我只好站起来。
  她并不打算让我坐下,问道:“你和你们监区那名柳智慧的女囚犯,很熟,对吗?”
  妈的,怎么突然问到这样的问题?
  我感觉,是康雪来了,才会问到这问题的。
  我矢口否认:“我和她不算熟,我只不过因为巡逻,偶尔和她聊聊。”
  侦察科科长说道:“不熟?那为什么经常有人看到你们在放风场上聊天?”
  看来,我和柳智慧经常放风场上聊天,还是有人知道的。

  我说道:“因为,因为我对她挺有好感,但她并不待见我,我和她之间,并没什么特别的关系,朋友都不算。”
  侦察科科长说道:“有人说,因为你和马玲马队长之间有仇怨,而且柳智慧被马队长打了后,对马队长也有仇怨,是你唆使逼迫柳智慧,诱导冯一报开车企图撞死马玲马队长。”
  我大吃一惊,妈的这他妈的都什么理论。
  说因为我对马队长有仇怨,对,我是和马队长有仇怨,众所周知了。
  而柳智慧和马队长有仇怨,是因为马队长当众羞辱打过柳智慧。
  然后,说我逼迫唆使柳智慧,让柳智慧诱使冯一报,冯一报就是开车的那黄毛小子,撞死马玲马队长。
  日期:2015-10-08 19: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