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9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囚们猝不及防,一下子大家蹲在地上没来得及的,让马玲和手下打得嗷嗷直叫。
  男司机们也一下子懵了,平时都是过去骂他们跑的,可今天怎么不走寻常路,直接过去就开打啊!
  他们还愣着的时候,马玲已经带着人照样打到了他们。
  我看到柳智慧那边,柳智慧躲闪着,她还他妈的和黄毛手抓着手躲闪着,躲闪着就躲到了马玲面前,马玲看着这两人,更是来气,操起电棍就打过去,然后柳智慧伸手一挡,帮黄毛挡住了这棍子,黄毛气死了,敢打我女人,就踢了马玲一脚,这还得了,马玲马上对着黄毛开打,毕竟马玲虎背熊腰而且练过,手里拿着棍子,黄毛处于下风。
  柳智慧推着黄毛走人:“快上车,不要管我!”
  妈的这对狗男女啊!这时候还上演泰坦尼克号吗。
  黄毛只好上车。
  马玲对着柳智慧就开火了,一顿棍棒如雨般乱打下来。
  然后,司机们纷纷跑上车去,后面喇叭声按着,前面的车子赶紧的加油门跑人。
  黄毛的车子也开走了。

  但柳智慧还没被打够,马玲还对她打着,我急忙过去,也不劝架,过去后我就对马玲说:“马队长,那边那个女的,她刚才蹲在地上,不停的骂你,我听到了!”
  马玲杀红了眼,一听,马上朝远处那个蹲着的女囚过去。
  我看着地上的柳智慧,说道:“我真不想救你!我真的恼火我自己!”
  我心里甚是堵着慌。
  唉。
  柳智慧走过去进步,站在马路上,对着黄毛的车子挥挥手。
  黄毛伸出手来也对着柳智慧挥一挥。
  尼玛。
  老子的心啊,好像被人用刀割在上面一样。

  这一顿暴打,让女囚们都老实了不少。
  马玲走到我身旁,说道:“这事我要上报上面!”
  马玲从来都是不怕我没事干,她巴不得拿住我一点小把柄,就要把我彻底的除去。
  我恭维她道:“还好马队长你来了,不然这个情况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
  她说:“你纵容女犯们和外面进来做工的工人胡搞在一起!我要告你!”

  我说:“我管也管不住啊,我也不是能时时刻刻守在这里!”
  这里的女囚,更恨马玲了。
  因为我明显的看到有女囚眼睛里快喷出了火。
  对哦,我之前明明说要挑拨女囚和她的仇恨,让女囚控制不住怒火解决掉她的。
  而柳智慧,难道也是在利用女囚吗?
  不会。

  柳智慧如果利用女囚,干嘛要和黄毛小子混在一块。
  靠,她就是明显的喜欢那个男的!
  老子的心好疼。
  好疼。
  好疼。

  我想找柳智慧聊聊,可是,我不知和她聊什么了。
  我想着,我从开始见到柳智慧,除了那些关于心理学方面的东西,我和她基本没有其他方面的交流。
  这就是朋友吗?
  这真的是朋友吗?
  我想,我们真是悲哀。
  这就是所谓的朋友?有什么友情是只谈心理学的,却不谈其他的,我还奢望到她对我有好感,我还奢望到我们会有感情,呵呵,我真他妈的想多了。
  我和她,我和柳智慧,什么关系?

  说好听点,我们是朋友,经常在一起,偶尔互相照顾的朋友,可是,我们真的朋友吗,可能,连朋友都不如。
  我为她做过什么。
  她又为我动心过什么。
  我们想来,不过是简单的路人,假如有一天她出去了,我又算什么,顶多算个在监狱多多监狱她的狱警,她还会想起我吗?
  我想多了。
  我没找贺兰婷了,其实我们之间,朋友都不算,我以什么关系身份去关心她,以什么身份去操心她约束她?
  笑话。
  我就是一个笑话。
  我没再去说什么,我没去再去管柳智慧,我靠在旁边。
  我想到了一首歌,趁早,张宇的。
  我可以永远笑着扮演你的配角
  在你的背后自己煎熬
  如果你不想要想退出要趁早
  我没有非要一起到老

  我可以不问感觉继续为爱讨好
  冷眼的看着你的骄傲
  若有情太难了想别恋要趁早
  就算迷恋你的拥抱
  忘了就好。
  忘了就好。
  假装不知道,假装看不到,就好。

  马玲还在发飙,打完了人,还骂着。
  然后她的一腔怒火还是对准我:“你等着!”
  她带着她的人走了。
  我笑笑,看着不爽的发怒的女囚们,还有那个挺直腰板的好像什么事都跟她没关系的柳智慧,柳智慧真的就那副表情,和她没关系,尽管刚被打了,她就这么挺直腰板的站着,该干嘛干嘛。
  薛明媚看了看我,没说什么,继续排练去了。
  我叹叹气,然后回去了办公室。
  马玲果然把这事,捅到了上面去,上面的领导马上找了我。
  找我的时候,徐男和沈月马上过来,对我说:“我们会和上面说,那不关队长你的事。”
  我说:“这怎么能不算关我的事呢?如果我不纵容,她们也不会这么玩。和一群司机的玩疯了。”
  徐男说:“我去说。”
  我说:“好了,我自己去说。”
  我被狱政科的领导找了。
  进去后,狱政科的那个副科长开口就问:“发生在女囚训练场上的事,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司机们卸货了后,掉头出来那里,那里是一片空地,他们就在那里洗车轮,关车厢的门,然后就和女囚们嘻嘻哈哈的,每次都这样,我们管也管不了,因为女囚们只能在那个位置排练,没地方了。”

  狱政科副科长说道:“为什么不管她们?”
  我说:“我不能时时刻刻在那里守着,还有就是,上面只是说让我来监督一下,也没说是我全权负责去管理她们,就连排练的训练场地,我都搞不定,被赶去了那里,我怎么管?再说了,每个监区都派了自己监区的狱警和管教,如果是B监区,我作为B监区的小队长,我说的话,很多人还不听,更别说让我去管其他监区的狱警和管教。我现在去管CD监区的,她们更不会理睬我,除非是上面全权让我负责排练的事。”

  渔政科副科长沉吟片刻,说:“意思就是说,司机和女囚们玩到一片,你管也管不了?”
  我说:“无法管。她们根本不会听我的。我建议,换个场地,换个排练的场地。”
  狱政科副科长说:“我尽量吧,你可以回去了。”
  好了,我出来了,屁事没有。

  日期:2015-10-08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