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9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全场的人没人听到我的声音。
  保安推我出来,然后动手打我。
  我还击,手握紧拳头用力挥拳过去,啪的一声。
  我大叫一声!

  从梦中醒来。
  我竟然一拳打在了墙上。
  好疼。
  我握紧拳头,气喘吁吁,这一切,是梦。
  还好是梦。
  可只是在梦里,我的胸口却如此之疼。
  唉,柳智慧,柳智慧啊柳智慧,你真是会折腾我啊,把我可气死了啊。

  她条件那么好,找一个比我好N倍的人,真不成问题,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那厮啊?
  算了。
  不要去想了,我难受。
  我干脆去看排练都不去了,因为看着让我难受。
  而我知道,柳智慧还经常和那家伙打情骂俏,越不想去看,就越想去,我天真的想着柳智慧过几天会烦那样的家伙。

  受不了,想着不去想,脑子里越全是柳智慧和那个家伙。
  我这是要疯了吗。
  我还是去看了排练。
  我无法控制自己,看来,我不过如此而已,我无法能够轻易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的心态还不够强大。
  这几天,那些奇怪的柳智慧和黄毛结婚的梦一个接一个上演,就连他妈的午觉,也在做那样的梦,我的头好疼,我的胸口也疼,把我自己都弄得萎靡不振。
  我过去的时候,她们在排练,排练的是大型舞蹈。
  我看着柳智慧的背影,心酸的走过去。
  我坐着看着,柳智慧却仿佛看不到我,根本一眼都不看我。

  休息的时候,薛明媚走过来了,看着我这样,薛明媚问我道:“你怎么了,这样子的憔悴。”
  我说:“被你看出来了。”
  薛明媚问:“怎么了?”
  我说:“唉,这几天老是做噩梦,睡的不好。”
  薛明媚说:“做恶梦?什么噩梦。”
  我说:“反正就是噩梦。”

  薛明媚说:“可能是鬼压床。”
  我说:“不知道,反正就是做梦。”
  说着我哀怨的瞥了柳智慧一眼。
  薛明媚极其敏锐的捕捉到了我这一眼,说道:“关于你喜欢的女人和别人在一起的噩梦?”
  我被她一下子说中,赶紧的否认道:“瞎讲什么。当然不是!我喜欢谁了我!”
  她看了看柳智慧,说:“别不承认了。”
  我说道:“我承认什么啊我!”
  我有些不高兴。

  薛明媚说道:“你喜欢她,那个长发的。”
  我说:“别乱说好吧!”
  薛明媚说道:“你敢说不是!”
  我说:“不是!”
  我心里很是不爽。

  薛明媚低下头,说道:”好吧,不是就不是,非要那么凶?”
  柳智慧看穿了我心里的想法,我是真发火了,她没有和我过多纠缠。
  我道歉道:“对不起啊。”
  她没说什么,回去了队伍当中。
  黄毛又他妈来了!
  艹。
  他还是和几个司机过来,和女囚们打打闹闹。
  来了后,黄毛就直接到了柳智慧那里,和柳智慧眉来眼去的。
  这一幕太美,我实在不想看。
  他妈的,实在不爽,我走过去,到了柳智慧和黄毛面前,对着卿卿我我的他们两说道:“够了吗!够了滚回去!”
  我死死盯着黄毛。
  黄毛不爽的看着我。
  我说:“滚啊!”
  黄毛怨气的看了我一眼,走了。
  柳智慧还和离开的黄毛眉目传情,直到黄毛走远了。

  柳智慧问我道:“A监区的马玲已经让人够讨厌了,你也要学她吗?”
  我说道:“我不想学,但是你们太过分,在监狱里这样子,我只好来说,要知道,监狱里可不允许女囚和外面的人有接触!我已经对你们够容忍了!”
  柳智慧说道:“是吗?那你要不要把他们都赶回去?女囚们都挺感激你的大恩大德,别把她们的仇恨情绪调动起来。”
  我说道:“我就调动怎么了!”
  柳智慧说道:“你跟马玲一样,都让人讨厌。”
  尼玛的,以前你就对我好,有了黄毛,我就成了让人讨厌了!

  柳智慧继续说道:“我劝你吧,想要把他们赶走也行,最好别自己出面,去把马玲叫来,她喜欢做这事,得罪人的事,你最好也推给她身上。”
  我心想,这说得对啊,妈的我现在把这帮人隔离开,赶走,她们都不爽,怒气怨气又搞到我身上,干脆我就把马玲引过来,然后,让马玲把她们惩罚一顿,看以后发春的她们还敢不敢乱来。
  只是,柳智慧为何要这么说?这样一来,不也拆开她和黄毛了吗。
  柳智慧说完,就没理我了。
  因为看管这群女囚的狱警管教,每个监区的都有,大家都不想多事,这些女囚偶尔和那些司机民工的玩到一块,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A监区B监区的心想,凭什么大多都是你们CD监区的女囚和人家玩,我们干嘛说去,还得罪人。
  而CD监区的狱警管教就想,大家都不管,我们也不管,就这样子好了。

  而且原本排练指挥什么的,是贺兰婷管的,但贺兰婷根本不管,给了我一个让我任李珊娜为总指挥的口谕,她们理所应当的认为我才是管事的,可我现在也不管了,那谁还去管她们和不和民工司机玩到一块去。
  我本来也不太想管,毕竟女囚们关了多年了,和民工司机瞎打闹什么的闹不出事也没什么,而且在这里,他们不能去别的地方,就是过过嘴瘾,我也睁只眼闭只眼,可是柳智慧和黄毛那样子,实在让我不爽!
  现在,我不能不管。
  行,让我去找马玲是吧,我就先躲起来,然后等他们过来和女囚又鬼扯到一块,我再找人去跟马玲说,然后让马玲来处理!
  我直接去找了朱丽花,和她说了女囚们和司机和民工们经常越界玩到一起的情况,朱丽花说:“开除了和他们玩的两个女囚名额,你怕她们还不听话?”
  我说:“可我现在想让马玲来干这样的得罪人的事。”
  朱丽花说:“随你。”
  我说:“我在这里呆着,我看看如果他们等下还来和女囚玩到一起,你就找人去帮我跟马玲说,就说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马玲一直就讨厌我,巴不得我们这些搞舞蹈训练的排练不了,一定会过来,就让她做恶人好了。”
  朱丽花说:“可以。”

  等了没多久,果然,那群司机在卸货后,开车过来出去时,大家下车来,有意的选择在女囚排练的那地方,洗手,把车子的后面货箱的卸货的那几个车门整理好。
  在整理的时候,他们就故意的继续和女囚们玩到一块去。
  我马上让朱丽花找人去给马玲说。
  没多久,马玲果然来了,带着十几个人怒气汹汹的就来了。
  一过来,看到一帮男司机和女囚嘻嘻哈哈玩着的情况,过来就马上骂人开打。

  我马上跑出去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