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8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成,也就这么算吧。”
  下了楼后,出来等车,等了一会儿,没等到车,不知道怎么回事。
  许思念看了看手机,说:“很晚了,如果你不嫌弃,到我那里去将就一晚吧。”
  美女约我到她那里将就一晚,我为什么不去啊?
  就算不是美女,我也想去,因为我好困了。
  我问道:“你不住宿舍吗?”
  许思念说:“本来是住宿舍,但我东西多,给我妈买的很多东西,也没地方放,就在医院宿舍后面那里租了一套两房一厅的,好在这里租房不贵。”
  我说:“那好吧,我就去你那里打扰一个晚上了。”
  跟着许思念身后,绕进了一条路里,来到医院宿舍后的一栋新楼,上了三楼。
  一个温馨的两房一厅的房子。
  在客厅的桌上,果然就看到了好多药,许思念说那都是给她妈妈准备的药。

  我问她:“医院里的没有吗?”
  许思念说:“医院的没有我自己拿的好。”
  她去拿了一套睡衣出来给我:“这是我的睡衣,我不知道你穿着合适不合适,我穿挺宽松的。”
  我试了一下,刚好合身。
  去洗澡,然后进去了另一个她给我准备好的房间。
  许思念说:“这是客房,你不会嫌弃吧。”
  我说:“我嫌弃又有什么用,难不成你还让我和你睡主卧?”
  许思念说道:“又没正经!”
  她出去了,我躺在了床上,温馨的小房间,温馨的灯,温馨的床,温馨的被窝,很快就睡着了。
  次日,是被许思念叫醒了的。
  看看时间,这时间刚好起来,我去洗漱了。
  客厅桌上放着做好的早餐,煎蛋牛奶热面包什么的。
  许思念叫我过去坐下吃,我问道:“都是自己做的?”

  许思念说:“除了牛奶,都是自己做的。少在外面吃东西,没那么干净。”
  我说:“我平时都睡懒觉,再说也没地方自己做东西吃。”
  许思念说:“我宿舍也没有,所以我还是想着有条件要自己租房子。”
  我说:“味道不错。”

  许思念笑笑,说:“谢谢。”
  我问道:“你不困吗?睡那么晚,还能起来那么早。”
  许思念说:“当然会困啊,中午睡一下,就补回来了。”
  我点点头。
  和许思念分别后,我打的去监狱上班。

  幸好是许思念,幸好有许思念。
  回到了监狱,忙完手上的工作,我马上让徐男沈月去把李天晴偷偷拖出来拖到了禁闭室角落那边。
  徐男汇报已经拖过去后,我马上过去了。
  过去后,见李天晴缩在角落,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我过去看到她这像昨天那假装无辜样的就怒不可遏一巴掌扇过去,啪的直作响:“妈的别装可怜!”
  李天晴啊的叫一声,紧紧捂住了自己的脸蛋。
  我的手都震了,她肯定很痛,她的脸上一下子被扇红了,眼泪都飞了出来。
  我怒道:“装可怜是吗!昨晚装得很像嘛,继续装啊!继续装!”
  我一脚踢过去:“说!为什么要害我!”
  李天晴可怜兮兮的看着我,说道:“我,我昨晚就说了。”
  我说:“不让你当选上来,是你自己不交钱,没钱交上来,怎么个选拔你上来?你少糊弄我!说!是谁指使你让你来害我的!”
  她摇着头:“我真的没有,真没有,没有谁指使我,我就是不高兴,所以才想害你。”
  我会信吗?

  我自然是不会相信她的话,怎么可能。
  我敢说,肯定有人指使她对我下手!
  我走出来,对徐男手指挥挥,示意徐男动手。
  徐男拿着电棍过去了。
  接着,听到了李天晴各种各样的尖叫惨叫声。
  我抽着烟。
  徐男走出来,说道:“她没说是谁让她做的,只说她自己做的。”

  我说:“她怕她背后的指使她的人弄死她。也许还要等着拿人家的钱。”
  徐男问:“怎么办?”
  我想了一下,说道:“看来,硬来是不行了,她是不会说的,那就,偷偷跟踪,平时留意一点,看她和谁接触。”
  徐男点点头。

  我说:“不过,她装病出去,还陷害我,不给她一点惩罚不行,关禁闭三天!”
  徐男说好。
  把李天晴关了禁闭。
  接着,我去了办公室,让徐男和沈月把我们监区的二十人的名单报上来。
  包括了薛明媚,柳智慧,李珊娜,几个大美女都在名单上了。
  我去找了监区长,监区长看后,同意,然后我说道:“监区长,这次的演出什么的,是哪个管的,哪个领导直接管的。”
  监区长说道:“副监狱长。”
  我一听,竟然是贺兰婷管的,那就容易的,我推荐李珊娜出来做总指挥,贺兰婷不可能不同意啊。

  我说道:“好的,那我自己拿去报给她好吧。”
  监区长说:“我正想让你去,我这里有些事,你自己过去和副监狱长报吧。”
  我直接去找了贺兰婷,到了贺兰婷办公室,敲门,她在,请进。
  进了贺兰婷办公室,贺兰婷写着什么,抬眼看是我,问道:“什么事?”

  我说:“演出选拔人员的事。我们监区已经挑选好了,给你看看。”
  贺兰婷说道:“我不看。”
  我说:“那好吧,那,我想跟你申请一下,就是想让那李珊娜来做这个总指挥。让她安排节目,排练,训练,指挥调度什么的。你看可以吗?”
  贺兰婷说:“可以。”
  我高兴的说:“谢谢。”
  贺兰婷把手上工作停下,然后坐直,靠在椅背上,问我道:“钱都拿到手了吗?”

  我撇撇嘴,跟这人打交道真没多大意思,除了钱钱钱,就是钱钱钱,还是钱钱钱。
  能不能什么都是钱。
  贺兰婷看我撇撇嘴,知道我心里不爽,说道:“四十万!什么时候给我?”
  我说:“好好好,给给给。给你就是了,你怕我跑了啊。”
  贺兰婷说:“既然迟早都要给,不如早点给,那你那个表情你什么意思?”
  我说:“我没什么意思,我敢对你有意思吗?”
  贺兰婷说:“有也可以说。”
  我说:“我只是觉得,你这人唯利是图,除了钱还是钱。”
  贺兰婷骂我道:“你难道做什么不是为了钱!你那次打人,如果没钱能解决?你每天吃住穿行,没钱你能活下去?”
  我说:“钱是重要,可我觉得你把这个看得比什么都重。算了,那也是你的事,我也不说了。省的让你骂。反正那些钱,我会给你的。那我先去干活了。”

  贺兰婷说道:“等等!”
  我问道:“什么事?”
  贺兰婷说:“所有要害你的事,背后都是康雪在指使?”
  我说:“是,你帮我铲除她吧,我实在受不了,谁知道哪天就给她害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