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7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我或许明白你的研究,你的一些思想,但其他人不会懂,你以后别再提了。你是个天才,发现了迄今为止无人发现的一些东西,但也只是你而已,你再和别人怎么解释,别人也不懂,以后你搞研究也好,实践也好,你自己偷偷的一个人做就好了,这个空间的人类的思想毕竟还是处在刚从封建时代脱身出来的开悟时段,你不能用你那些先进的科学理论说服他们,就像你现在无法跟一个宋朝人讲清楚手机的功能原理,这需要一个过程。而你,还存在这个空间中,就该好好遵守这个空间的规则,你说对吧?今天我们谈话就到此结束了,你毕竟犯下了错,我申请把你关禁闭十五天,你有意见吗?”

  我是在征求她,万一她不爽,我就完了。
  她说:“没意见。”
  我说:“还有,以后报复,记得针对性报复,而且要有度,人家不过是凌辱你,你至于烧死人家吗?”
  她说:“我知道了。”
  她自己把锁链扣上了,然后把发夹又藏好了。
  我说道:“其实,如果把你关禁闭室,你也很容易逃出来吧。”
  她说:“你刚才说得对,我自己做实验也好,研究也好,我自己一个人做。这空间的规则,我会遵守。”
  我说:“好的,那我就谢谢你了。”
  送走了她后,我松了一口气。

  抽着烟,想着她那奇怪的理论,居然越想越对,我想到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导致我现在和任何一个家庭背景好的女孩子谈恋爱,都惨遭对方家庭唾弃,假如我能量子穿越到异空间,我会做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做一个富翁,那样子,还有人唾弃我吗?想着想着,我竟然也想用自杀的方法来实现,看着楼下,白晃晃的阳光照在水泥地上,我幻想我一跃而下后,穿越到异空间做富翁的模样,可是,到了异空间,就算我父母再有钱,还是现在这个空间的父母,但是这个空间的我的穷爸爸穷妈妈,还是会难受的吧。

  我拍了一下自己脑袋,妈的都想什么啊。
  这些天才真是害人不浅,我相信,如果和乔丁同一个监室的女囚相信她那套学说,估计真有人为此自杀。
  我点了一支烟,告诉我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乔丁的事并没完,她被关禁闭十五天后出来,回到监室,她们监室的大姐大依旧欺辱她,要乔丁给她钱,乔丁不愿意,大姐大指使多人对乔丁进行灌尿等凌辱,然后过了不久几天后,大姐大死了,死因不明,全身无一处伤,法医来检查也无法检查出死因。
  但是有同监室的女囚指证乔丁那天给了监室大姐大端了一杯水给她喝,喝下去当晚就死了,但是法医也无法查出来中什么毒死的,也无法查出是什么原因死的,后来换了xx专家法医下来查,查出来的原因是:心脏停搏猝死。
  为什么心脏停搏,查不出,乔丁那杯水到底加了毒没有,查出来大姐大身体里根本没有毒。

  但是整个监室的人认为就是乔丁下毒了。
  其实,我也认为乔丁是下毒了。
  从此,乔丁整个监室的人,无人敢再得罪她,人人都敬而远之,生怕惹毛了这么一个可怕的人。
  是我我也怕。
  她们监室大姐大死后,监狱通知了死者家属,安抚完了后,我让人把乔丁带到了我办公室。

  她还是坐在那里,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人,同样的姿势,同样的姿态,仿佛那天到现在,从未离去过,戴着同样锁链,眼睛里同样的眼神,可是这个眼神,让我看到的再也不是什么神经病,什么平静,而是深邃,深邃到可怕。
  我说道:“你杀了她。”
  我直截了当,因为我知道,肯定是乔丁杀了她,否则,一个身体健康,以打架爬到监室大姐大位置的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猝死。
  乔丁说道:“以儆效尤。”
  她没有说出是她杀了她,可是这四个字,已经够了。
  我说道:“为什么连高级法医都无法查出死因。”
  她说道:“我不想和任何人谈论这个话题,大家心里明白就好。”
  我说道:“尽管你不承认,而且法医也查不出来,但你们监室所有人都认为是你下毒杀了她,虽然不知道是用的什么下毒办法。”

  她说:“我不想谈论这些。如果你今天找我是想知道这些,那我无可奉告。”
  她自然不会松口说是她自己下毒杀人了,那无异于给她自找麻烦,尽管都知道是她杀的,但没有证据,说什么仇怨已久之类的东西再多又有什么用,其实,我就是好奇,她到底怎么下毒杀人的。
  监狱这地方,越来越让我感到不可思议,一切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甚至书上网上新闻上所有没见识过的,都在这里见识到了。
  我知道她不悦,说道:“好吧,那我问你,还有人欺负你吗?这个问题,可以问吧。”
  她说:“没有。贪生怕死是人的本性。她死后,她们所有人都觉得我在那杯水中放了毒,没人再敢和我大声说一句话,你也不敢。”

  我尴尬的笑笑,说:“我的确是不敢。”
  谁敢啊?我现在要揍她,欺负她,她要是想弄死我,还不容易啊。
  乔丁如果被黑社会利用的话,一定是个很厉害的超现实的杀手。
  乔丁说道:“你这也是本性。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神经病,你不会怕我。”
  我说:“你说的是。话说回来,另外的那些人,现在已经不欺负你了,你还想杀她们吗?哦不是,我是说,你还有着报复的心吗?”
  乔丁说:“过去的就算了,如果她们还欺负我的话。”

  我松了一口气,看来她并没想要杀光所有欺负过她的人。
  我说:“我是不是该替无知的她们谢谢你。”
  她说:“没必要。”
  我说道:“我在那天你走后,想到自己身处的遭遇,自己的不幸,竟然有种想要跳下去,然后到另一个空间成为有钱人的想法。”

  乔丁问我:“成为有钱人,就幸福了,是吗?”
  我说:“难道不是吗?”
  乔丁说道:“你觉得,什么是幸福呢?”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是幸福?这对每个人的定义不一样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