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7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还想说什么,我直接挂了电话,冲进了卫生间,干呕了几下,没吐出来。
  然后刷牙洗澡后,晕沉沉的倒在了床上。
  再也不想喝劲酒了。

  睡着后,做了一个极度让我难受的梦。
  我梦见因为徐男和沈月的背叛,导致我拿着刀,割喉了徐男,然后沈月拿着枪指着我,我抢过抢,抢枪的时候被她打了两枪,很疼,却没死,我拿着枪打死了沈月,然后被抓了,从医院病床到监狱,那么那么的难受。
  到了监狱后,发现进的还是女子监狱,然后那些女人张牙舞爪向我冲来。
  我一下子惊醒。
  自己全身是汗,看看时间,才三点多。

  躺下继续睡了。
  一早醒来,感觉身上还都是药味,太厉害了。
  手机两条信息,都是朱丽花的,第一条问你没事吧,第二条是没事早点睡,有事给我打电话。
  从何时起,她这么关心我了,那个女汉子,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啊。

  到了办公室,我忙了一会儿后,去找了薛明媚。
  不过,她们早上要劳动,下午还是要劳动,看来,今天她或许没空了。
  下午我在心理咨询办公室接待了A监区的一名女囚,她爬上监狱高楼上面,弄了一块玻璃下来,磨成了凹凸镜,然后弄成放大镜那样,在中午出大太阳的时候,用这面她自制的放大镜照在一块小木头上,然后引燃了自己监室床板和被子,在监室床架都快烧起来的时候,如果不是刚好防暴队巡逻过去撞见,估计整栋A监区的监狱楼都烧光了,差点造成了人员伤亡。
  A监区的人把她拉去打了一顿,问她为什么那样做,她却说了一大堆她们完全听不懂的东西,她们只好把她送到我这里来。
  我看了一下她的资料,她叫乔丁,欧洲x国xx大学物理学系毕业的高级研究生。
  她长得一副很斯文却又知识渊博的样子,进来的罪名是放火罪。

  放火的原因,是她想要男朋友回心转意。
  乔丁在国外大学毕业后,回到国内,找了一份在外企的好工作,很快就混到了高管职务,随职务和腰包增长的,是她的年龄,她步入了黄金剩女的年纪,她条件好,就找了一位自己的客户,自己开公司的一名男客户,交往成了男女朋友关系,二人同丨居丨在了男朋友新买的房子中,并且开始谈婚论嫁。
  谁知,她的这位男朋友,私生活并不检点,两人交往后,很快就出轨了,去年年底,乔丁发现男朋友与另一个女人在一起,两人大吵一架。争吵后,乔丁在外面喝了一顿酒,回到家给男朋友打电话“讨说法”,对方一直没接。乔丁越想越气,进厨房打着了煤气灶的火,并点着一件睡衣,丢进房间。火越烧越大,直至把房子烧毁。
  案发后,乔丁主动报警,并在小区等候处理。她的家人赔偿了男朋友经济损失20万元,取得了男朋友的谅解。
  庭审时,乔丁表示认罪,但辩称放火是因为男朋友背叛了自己,于是想自杀。乔丁的辩护人认为,男朋友对本案的发生有一定过错,且乔丁的家属已赔偿了对方并得到谅解;同时,乔丁是自首,属初犯,而且认罪态度好。辩护人提出,乔丁的行为应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请求法庭从轻或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公诉人则表示,乔丁的行为已构成放火罪,现场是商品房,她的行为已影响不特定人的生命、财产安全。法院审理后认为,乔丁在住宅楼内放火,其行为已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及重大公私财产安全,其行为已符合放火罪的构成要件,构成放火罪。本案虽因感情纠纷引发,但乔丁不应采用放火这种危及公共安全的方式解决。
  法院最终判决乔丁犯放火罪,关进了监狱。
  每个进监狱的囚犯,进监狱的原因基本都是不同,犯罪的目的,更是不同。

  我看完她的资料后,问道:“如果说你放火罪进来那次,是因为想自杀而放火,我可以理解,那这次你放火烧监狱,又是什么原因?想自杀也不需要这样吧。”
  乔丁抬头,说道:“我那时候不是想自杀,我是照着家人给我找的律师做的辩解。”
  我问道:“不是自杀?那是什么。因为男朋友出轨,所以要放火烧了男朋友房子?这也太极端吧。”
  乔丁说道:“我不是要自杀,也不是想烧他家房子,我不是在报复,我是在逼他出现。”
  我说道:“那也很极端了,逼他出现,非要烧房子?你就不怕烧到人家,烧完了整栋楼,人家会跟着你一起死?”
  乔丁说道:“别人死我管不着,我不会死就行。”
  妈的,真是个自私的女人,什么话这是,你自己失恋被劈腿了,烧房子,还想着人家死不死关你屁事。
  我是这种人的男朋友的话,我还不如早点分手的好。
  我说道:“人家死不死关你屁事?你放火烧房子,死了人,也是你坐牢的!再说回来,你怎么那么冷漠,什么人家死不死关你屁事,居然那么没人性!”
  她说道:“人本来就是自私的动物,人性就是自私,世界上每天被车撞死,被火烧死的,病死的人那么多,只要不是你家人朋友,关你事吗?你是不是一个一个都去同情呢?”
  我说:“狡辩!扯淡!就算不去同情,你也不能这么做吧,这么烧死人,你于心何安,你还有没有良心!”
  乔丁冷漠的看了我一眼,说:“我过的幸福就好,我想要的东西得到就好,别人不关我事。”
  我说:“对,每个人都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但你追求自己的东西,却是要建立在伤害他人的基础上!”
  乔丁嘲讽我道:“一个小破心理学家,还没资格来教育我。”
  我点点头,心里很是气愤,说道:“行,我是没资格嘴上和思想上教育你!”
  乔丁挽起袖子,指了指自己手臂上的淤青,说道:“你也可以像她们一样打我,关我禁闭。”
  看来这家伙真是个刺头啊,还是留学生回来的,还是个外企的高管,怎么那么难沟通。

  我说道:“行,别人死不死也不关你事,这是你的想法,我无法改变你的想法,也不想改变,总之,你危害到了别人,犯了法,就该受到惩罚。不过,你放火的时候,你都不担心自己会被烧死吗。”
  乔丁说道:“我是不会死的。”
  我说道:“没人不会死,我们都是会死。”
  乔丁说:“以后我可能会死,可我知道那次烧房子我不会死。我烧了房子后,我就定定坐在客厅里,看火烧过来,看火怎么把我烧死!”
  日期:2015-10-01 06:3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