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7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明媚问道:“还找过丁灵妹子吗?”
  我说道:“呵呵,我不找,还是不去打扰她的生活的好。她现在身份地位,都很高,身边的人,都不是和我在一个频道,一个档次上的,虽然说交朋友没有什么一定身份地位的要求,但去找她太多,总感觉自己,不配。”
  薛明媚说:“是少打扰她的好,你让她少点来看我。”
  我说:“好了好了,别扯其他,我给你报上去,你给我去排练啊!”

  薛明媚拨弄了一下头发,说:“你还对哪个女人这样?”
  我说:“还有冰冰,还有李珊娜。她们都给过我不少好处,不是像你这样的,是钱,呵呵。我等下也去找找她们吧。”
  薛明媚说道:“去吧。”
  我说:“你给我上去到时!不然我真会揍你!”
  薛明媚笑笑。

  我去找了冰冰,好久没来看她了,我提了东西来的,可我知道,其实她行动也是极为不便的,因为那群人对她依旧虎视眈眈的想要整死她。
  我来后,进去。
  见到了冰冰,她也许因为在这里过得确实是比那边众女囚监室真的好的原因,脸色好很多。
  我跟她打了招呼后,说许久没来看她了,就来看看她。
  冰冰对我说谢谢。
  和她寒暄几句后,我告诉了她,监区里有这么个选拔的活动,我想给她留个名额什么的。

  冰冰说道:“谢谢你,可是你认为,我方便去吗?”
  我说道:“不方便。”
  冰冰说道:“那你还来找我?”
  我说:“呵呵,毕竟能减刑嘛,我知道不方便,就算再怎么小心,也怕有危险。唉,算了,你还是好好呆着吧。但这样下去,也知道要自己待到猴年马月啊。”
  冰冰说:“与其窝囊去死,不如苟延残喘。”
  我举起大拇指:“只要不死,总有出头日!”
  离开了冰冰这边,我去找李珊娜。

  搞这样的文艺活动,有李珊娜带头,什么都容易做,没有了李珊娜,就直接群龙无首。
  李珊娜在,无论歌舞迎接活动,她一个人全玩得转,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和这些吃糖里小虾小鱼不同。
  见到了李珊娜后,她有些不好意思,我知道是因为上次那一次,让她不好意思的。
  但人有欲望啊,生理需求啊,如同吃喝拉撒,少一样也不行啊。
  如何让一个正值盛年的女子,没了需求?

  我理解,深深的理解。
  我掏出烟,问道:“你抽烟吗?”
  李珊娜说:“不抽,谢谢。”
  我自己点了烟,问道:“是不是觉得抽烟毁了自己嗓子啊?”

  李珊娜说:“也是也不是。”
  我问:“什么意思?”
  她说:“抽烟是对嗓子,对身体不好,我也不会抽,不感兴趣。”
  她给了倒了茶,推过来。
  我说谢谢。
  然后我问:“那你平时感兴趣什么呢?”
  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些书给我看,我看了一下书名,什么艺术与文化,什么美声唱法和历史,什么xx戏曲简述,什么演员是怎么样炼成的。
  她打开柜子,指着里面更多的书,说:“看这些。”

  果然是艺术家,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当成像她一样的艺术家。
  一部分她是靠天生,一部分也是源于热爱,后天的努力的结果。
  我说:“这些东西让我看,我根本看不下去。”
  她笑笑,说:“你是不喜欢。就像你们很多男孩子打篮球,打得很好的都是因为热爱。”
  我说:“对,是这么个理。”
  抽着烟,我咳了起来,我灭了烟头,说道:“这几天抽烟多,就老是咳嗽,你别介意。”
  李珊娜理解的笑笑,然后说:“我最近自己编出了一支舞。”
  我问道:“编出一支舞?什么舞?”
  她说道:“古风。我跳给你看吧。”

  我高兴说道:“好啊!”
  然后,她站了起来,走到了客厅中间站好。
  我急忙把桌子凳子都拉开了。
  李珊娜站好,温婉的将手举了起来,她要跳孔雀舞吗?

  不是孔雀舞。
  她自己一边唱,一边跳了起来: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海誓山盟都化作虚无。能不能为我再跳一支舞,只为你永别时的那一次回眸,你听仙乐飘飘,仙乐飘飘,今生今世却只能虚度。

  这样的音乐,配上这样的背景,极配此时她的处境,让我不禁动容。
  李珊娜的声音,与生俱来独特,低回婉转,哀愁如雨丝纷飞,悲凉却不凄凉,从容更让人动容。人也美得独特,声音富有磁性,舞姿妖娆身段柔软,沧桑中带着伤感的歌声,如同在寒夜里看见烟火绚烂一刻中跳舞的白狐,而在唱完后,更多的是幻灭后的寂静和落寞。
  唱完后,她自己都流了泪。
  站在那里,美丽,悲凉得让我心动可怜。
  我站起来,情不自禁的过去抱住了她。
  她并没有抱住我,只是任我将她抱在怀中。
  滚滚红尘中谁又种下了爱的蛊,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想说一些安慰她的话,但一切的话语都显得苍白。

  如果她真的一生都在这里度过,那真正的是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无人听她在哭,灯火阑珊也无人看见她跳舞,衣袂飘飘的她,今生今世只能在这里虚度。
  她比薛明媚惨多了。
  薛明媚还有出头之日,而她,没有了,没有了。
  回到了青年旅社,沉醉,躺在床上,醉得一塌糊涂,不知道是因为喝得猛,还是真喝不了一瓶大支的劲酒,我是躺着全身都没了气力。

  手机在叫着。
  我使出全身力气转身过去拿了手机。
  看了一下,是朱丽花打来给我的。
  我拿着手机放在耳朵上,然后把手放下来,手机就放在耳朵上:“花,花姐。”
  朱丽花问:“你回到去了吗?”

  我说:“回来了,躺在床上,准备脱衣服,都没力气脱了。”
  朱丽花说:“我弟刚回来,他说和你喝了很多酒。”
  我软绵绵的说:“不多,就一瓶,但感觉已经喝死了。跟你弟弟这么喝酒,简直是拿命喝。”
  一股药味冲上来,我干呕了一下,差点没吐出来,太恶心了。
  朱丽花紧张问:“你没事吧。”
  我说:“那股药味真让我不舒服。你家人还和你干什么了吗?”
  朱丽花说:“没什么了。也没再说我什么。”

  我说:“那就好。不说了,我好难受,我去刷牙洗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