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7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好。古代舞吗?就是古典的那种吗?”
  我想到了李珊娜跳的白狐。
  柳智慧说:“现代舞。你不是说我像韩国美女么?我可以跳一支韩国美女的现代舞吗?”
  我拍手说:“当然可以啊,那一定很漂亮,你一定会是最美的!”

  柳智慧对我微微一笑。
  看得出,她也挺开心的。
  没想到,我竟然说服这么一个大美女上台演出,还是独舞。
  李珊娜独舞,柳智慧也是独舞,两人来PK吧?
  要是,薛明媚也来一个独舞,那就更好了,只是,薛明媚会跳舞吗?
  我该去问问的,如果她要舞蹈,那行,我就想办法安排她们一人一支舞,我就想办法让李珊娜做了这个晚会的总指挥,然后,上什么节目,都是李珊娜说了算了。

  不过上什么节目都好,监狱方监狱领导肯定要审核的,不过只要不太过,基本都可以过的。
  例如跳的韩国舞,也不是涉及到什么敏感的东西,说不健康,又不是什么酒吧里面的舞蹈,应该可以过的。
  拜拜了柳智慧,我回去自己办公室忙活。
  忙完后,下班我就出去了,本想着出去找王达喝喝酒,好些天没找他了,妈的,是不是在友情中,大家各自忙各自的了,然后慢慢真的就这么散了?
  就这么散落在天涯了?
  但是,现在就算不散,以后死了也会散的。

  所以,活着遇到一个真正的好朋友不容易,好好好珍惜才是。
  我走出监狱后,走向公交站。
  一辆车开过来,刹车在我身旁,我急忙跳开。
  最近自己都觉得自己患上了被迫害妄想症,老是觉得在哪里都不安全,都怕会被人干掉。
  不过不是我多疑,而是真的有好多人想要弄死我。
  小心行得万年船啊。
  车子上的窗降下来,一看,是朱丽花的弟弟。
  妈的小王八蛋,想撞死我啊!

  我不爽的看着他。
  他对我挥挥手,示意我上车。
  行,我还想问问他,他们家到底要朱丽花如何才满意。
  我开了车门上了车。

  朱丽花弟弟看看我,然后踩油门往前开。
  我问道:“朱小少爷,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呢?”
  他说道:“请你吃饭。”
  我假装吃惊说:“请我吃饭?你不会是间歇性神经了吧。请我吃拳头差不多,你以为我会相信你。有事快说!”

  他说道:“我是真的请你吃饭。”
  我看这大少爷的脸,很真诚,也很帅,他一直很帅。
  我说:“成。去吧。”
  朱小少爷开车带我去了一家大排档,进去大排档,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他指着排档后的小河,河里圈起来,一个鱼塘,鱼塘有鸭子,岸边有养着鸡,他说道:“农家土鸭土鸡,我爷爷最喜欢来吃的。”

  我说:“谢谢你啊,带我来这里享受。”
  他说:“吃点什么?”
  我说:“我没来过,你点吧。”
  他点了一只鸡,要了一条鱼,鸡是三斤多,鱼是四斤多。
  我本来想问吃得完吗,可算了,不想问,吃不完又如何。

  他直接要了高度酒,还是劲酒,来了两瓶。
  五百毫升的那种。
  我看着这两瓶劲酒,说道:“你该不是会想和我一人一支酒,喝死拉J8倒吧?”
  他有些挑衅的问我:“你怕吗?”
  我说:“你回去还要开车。”
  他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叫人来开,我可以打的回去。”

  我说:“我不想喝这个,我想喝啤酒!”
  他直接开了,两瓶都开了,然后推到了我面前。
  我说:“要强迫我喝吗?”
  他说:“你怕啊。”
  我说:“何必呢?又有什么意义。”
  他说:“当是陪我喝吧,可以吧?”
  我说:“可以。如果你这么说话,我自然是愿意,但如果你强迫我喝,就算被你打死,我都不会妥协。”
  他拿了两个玻璃杯子,我们一人一个,倒了一人一杯。
  我正想和他碰杯子,他却说:“吃点东西再喝,不然容易醉。”
  这厮到底想要搞哪一出?
  我放下杯子。

  鸡肉上来了,鱼肉也上来了。
  吃了两口,果然是乡村味道,只放了盐和味精,就没有其他调料了,味道还很鲜美。
  他问道:“好吃吧?”
  我说:“是好吃。不过,你这么好心,不像你的风格啊。你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吧。”
  他说:“你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然后他举起杯子,和我一碰杯,就干了。

  喝完后,他放下杯子,没有任何表情,又倒满了。
  我看着他,牛气轰轰的,干脆屏住呼吸,也一口喝完了,喝下去后,那药酒的味道冲上来,实在是不爽啊!
  我忍了忍,然后吃了一块肉,把那味道压下去。
  我也倒满了酒杯,他马上拿着杯子过来碰杯:“你叫张帆,是吧,很高兴认识你。”
  我问道:“你叫什么?”
  他又是仰脖子一口气喝完,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随便你叫。”
  我说:“行。”
  我屏住呼吸,也一口气喝完了。
  两杯劲酒,喝了半瓶了,然后吃了几口菜过了几分钟,有点上头了。

  他的双颊有点红红的。
  我的脸和身体很热,这酒的度数实在太高。
  当然,对我这样的人来说,是挺高的,喝啤酒还可以,喝高度酒,我实在顶不住。
  我有些眼晕,夹一块肉夹不起来,掉在了桌子上。
  朱丽花弟弟直接夹了一个鸡腿到我碗里。
  我说谢谢。
  他问道:“我想和你谈谈我姐的事。”

  我说:“你找我我就知道了,你肯定找我谈的是你姐的事,难不成还能谈其他的事?”
  他说道:“你碰过我姐吗,我要你说实话。”
  我把鸡腿放下。
  看着他。

  他认真的看着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