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7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彩姐说得对,或许,章xx不会如此善罢甘休,她毕竟没了两条腿,换成是我,我都想杀人,何况是章xx,还是一心的认为是我挑唆别人炸死她的。
  我说道:“算了不提了,报复再说吧。我们聊其他。”
  彩姐没说什么,和我碰了碰杯。
  我举起杯子:“我很感谢你,我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好了。”
  我竟然和彩姐结为了一起。
  阴差阳错。
  彩姐说:“说太多感谢的话,又何必?”

  我笑笑,说:“对,说太多感谢的话,又有何用,我其实从来都没帮到过你什么,反而很多时候都是让你操心我,我还曾想过要抓你证据干掉你。呵呵,我今晚喝了酒,但我不是因为喝了酒才说的这些,而是我一直都想说,我觉得我特别的对不住你,你对我那么好,我心里却总想着如果你做的是犯法的事,无论怎么样你对我多好,只要我有你犯罪证据,我都不会放过你。”
  彩姐把手指放在嘴边,示意我停下不要说下去了。
  我停下了。
  她端起杯子,说道:“你是对的。”
  我一下子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不怪我。

  如果这时候,我真拿到她犯罪的证据,我还会干掉她么?
  我真能舍得干掉她么?
  她对我那么好的一个人,我会想着要结束掉她么?
  我想,我下不了手了。
  也许这就是个泥淖,越陷越深,越陷越深,越来越出不来,却只能沉下去,不知道泥淖下面是地狱,还是天堂。
  旷工了一天后,回去继续上班,监区长还是不找我,不骂我,不说我,任我行,奇怪啊,是不是收了我那点烟票,就不拿我是问了,不管她,我让徐男沈月忙着挑选女囚的工作依然在紧张有序的进行中。
  只是,我心中想的是,希望平时对我就好的,和我亲近的人上。
  例如薛明媚,例如李珊娜,例如冰冰。
  她们给过我好处,当然,薛明媚给的不是钱,而是关怀,是为我着想,不管她是以我什么人的身份来对我好,我都很感动。
  挑选上了,就意味着,减刑。
  减刑,多么振奋人心的事啊!

  我还是最先找了薛明媚。
  我让人把薛明媚带到了放风场,看着黄昏的天空,我给了薛明媚一支烟。
  她悠悠的抽着。
  我问她道:“天空漂亮吗?”
  薛明媚悠悠说道:“在这里久了,已经忘了时间,今夕何夕。我已经不知道现在到底是黄昏,还是黎明了。”
  我说道:“出去了,就知道了,对吧。”
  薛明媚说:“不一定,在外面的人,他们太忙碌,忙到根本记不起来时间是什么。我们还知道什么是时间,因为它滴答滴答一秒一秒艰难的走着,我们艰难的数着,而外面的人,忘记了时间,他们追求各种各样的东西,很快的,他们醒悟过来时,要不是快死了,就是已经老了。然后他们会后悔,后悔自己努力了一辈子,换来的就是这么一些东西吗?”
  我自己也点了一支烟,说道:“呆久了,没东西研究,你都成了哲学家了。”
  我偷偷从屁股后面拿出两听啤酒,一听给她,一听我自己。

  开了后,我给她喝。
  她拿过去,一口气喝了半听。
  我说道:“别那么急,这里没有摄像头,有人来的话,会有人通知我。”
  薛明媚说道:“找我什么事,请我喝酒?还是让我陪你聊哲学?”

  我说:“得了,我没那个兴致,对哲学也没有造诣。请你喝酒,很正常,只要有机会,我就能请你喝,可这里没机会啊,要是出去了外面,机会就很多了啊。”
  薛明媚说道:“外面的生活,自由,精彩。哪个人愿意被关着在这里,蹉跎年华,毁了青春,孤独变老?”
  我说:“你也不想,对吧。那,减刑的机会,你要不要?”
  薛明媚看着我,想知道我到底说什么。
  我说道:“上面有命令下来,要每个监区都挑一些人,去参加什么迎接领导活动啊,中秋之夜的演出啊,这些参选来的,都能减刑的。你不动心吗?你不要吗?”
  薛明媚冷冷道:“我不祈求这些!”
  我抓住她肩膀:“薛明媚,这不是祈求!你有骨气,你的骨气表现给谁看!过刚易折!你老是这么挺直腰板挺直你所谓的骨气骨头,和所有你认为他们可怜你的人对抗着,又有什么用!能出去了才是真!其他的所谓的自尊,都他妈的浮云!你认为这难道真的是在可怜你,我可怜你我才这么做吗?你错了!你错了薛明媚!我不可怜你,因为你很强,可你不适合这片土壤,你应该飞向广阔的天空,施展你所有的本事能力才华智慧,过好自己想要的幸福人生。”

  我说了她那么多,她却还是来一句:“我不去。也不是为了自尊。”
  我真想一巴掌抽过去,我问道:“为什么啊!你说说,你不是为了自尊,为什么!”
  薛明媚说道:“无论我为什么,我都不想去。”
  我闭上眼睛:“随你了。只是你的刑期还是遥遥无期啊。难道说,你就不盼望能早日见到自己的朋友,亲戚?家人?难道说,也不想给你逝去的亲人上香?”
  薛明媚嘴唇动了动,然后看着我。
  抱了李珊娜一会儿,我放开了她。
  她只是一个可怜的弱女子,在斗争的大漩涡中,她被卷入了其中,而且被卷到了地狱中。
  哪怕她再有才华,再能歌善舞,再出名,再有钱,再高贵,再优雅,再有思想有智慧,她也不过是一个弱女子。
  难道,一代绝世红妆就要从此豪华落尽,在监狱中归于寂寞吗。
  或许是,或许不会。
  我无力改变,也无法改变她的命运。
  说她是个弱女子,我也不过个小人物,我在这里也不过能照顾到的照顾一下她而已了。
  我放开了李珊娜后,说道:“你舞跳得很好。”
  李珊娜说道:“谢谢夸奖。”
  我坐了下来,示意她也坐下。
  李珊娜和我面对面坐下后,我说道:“监狱要开晚会,和迎接领导视察,我想让你出来带队排练。你知道,有好处的,减刑。但,需要给钱。”
  李珊娜说道:“迎接领导我不做,我可以教她们。”
  我说道:“那上晚会呢?你不愿意上吗?”
  李珊娜说:“愿意上晚会,不愿意接待领导。”
  我说:“好吧,我尽量安排你上晚会,不接待领导。”
  李珊娜说:“不要尽量,是我肯定不接待领导。”

  我说:“那好,那就不接待领导,那你就教教她们好了,然后晚会你上去,带队歌舞的,然后你自己也出一个节目吧,单人舞蹈歌唱,就刚才那个白狐就挺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