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6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拉出电梯外后,出了楼,她看着后面这栋住院楼,问道:“哪儿有冒烟的呢,也没看到人呀?”
  带头人说:“在那边。”
  带头人指着远处,章xx盯了那里看:“我怎么看不到啊。哎你们把我搬上车去哪!”
  她意识到了不对劲,我们把她搬上了车,她喊道:“你们带我去哪!医生!你带我去哪!”
  带头人说:“疏散转移。”

  章xx狂喊:“我不要转移!你们带我转移去哪里!”
  碰,车门关上了。
  然后我撤掉我的口罩,看着章xx。
  章xx盯着我一会儿,说:“是你!”

  我说道:“对,是我。”
  章xx急忙坐起来:“放我下去!”
  我说道:“你觉得可能吗?”
  车子开动,开出了医院,车子飞快的开到了一处没人的郊区地方。
  章xx在车上,看着我们,大气都不敢出了。
  车子停好后,车上的人,包括穿着护士衣服的彩姐都下了车,她下去后,手勾勾我,示意我下去。
  我下去,彩姐压低声音,不让车上的章xx听到她声音,对我说道:“我让人把她搬下车,等会儿把她扔这里,我还有事,你赶紧一点。”
  我说:“好。”
  彩姐指挥手下都穿着白大褂遮住脸的人抬着章xx下了车,然后放在地上,她的断腿包扎处碰到了地上,疼得她尖叫起来。

  我问道:“章xx,你好样的,给钱找人弄死我!”
  她急忙说道:“不是我!没有这回事!”
  我一脚踩住她的断腿包扎处,她撕心裂肺的嚎叫,我自己听了都替她感到疼。
  我还用力的踩踏动了动,这种人,就像彩姐说的,不给她一点教训,她都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踩完后,章xx叫都叫不出来了,眼泪都被逼出来了。
  我说道:“不老实,只能这么对你了!是不是你干的!”
  她瞪着我。

  我抬起脚:“是不是你干的!”
  她惊恐的看着我的脚:“不要,不要!”
  不要?
  老子就要!
  让你威风,让你三番四次要杀我弄死我!
  我让你也付出代价!
  我一脚踩下去,踩的另外那只,章xx啊的又叫起来,差点没背过气晕倒。

  我收回了脚,说道:“我告诉你,你被炸,不是我指使的,是有人误导你,你还偏偏把我真当成了幕后黑手!好!随你!你还不承认你找人开车撞死我,对吧!”
  她微弱的喘着气,说:“是我,是我做的,不要踩了。”
  我问道:“刚才为什么不说实话!”
  她说道:“我报复,我恨你,我这两条腿,都是你害的!”
  我说道:“我说过不是我!那真不是我!”
  章xx问我道:“丨炸丨药就是你们给的!”
  我说:“是她自己偷的,本来放在防暴队的仓库里面,她偷偷的拿走了!”
  章xx说道:“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吗?如果不是你们挑唆,你们给的丨炸丨药,我怎么会这样。”
  看来她是不相信我的话了,她深深相信,这件事,要炸死她的,是我主谋,是我的计划,是我的阴谋。
  我说道:“既然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我问你,是你自己找的人,还是有人让你找的!”
  章xx说:“我自己找!”

  我说:“老子他妈的不相信!”
  章xx说道:“随便你吧。”
  我直接一脚踢在她断腿处,她啊的又叫了起来。
  我骂道:“还很牛嘛!留着你,你也是会杀我不可,既然你要杀我,那我只能先下手为强,把她塞进麻袋,找个池塘扔了。”
  章xx慌了,人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她慌着喊道:“不是我干的,是有人让我干的!”
  我问:“说,是谁!”

  章xx急忙说:“康雪!”
  果然是康雪。
  所有的一切,所有对我们做的一切,都是康雪在指挥,只有这个女人,才有那么阴狠的手段,和聪慧的头脑,巧妙的计谋来谋害我们。
  我说道:“又是康雪。我相信你,绝对是康雪。”
  彩姐看看我。
  我对章xx说道:“她指挥你,让你出面找人,实际上她都安排好的,是吧?”
  章xx说道:“都是她安排好的,张帆,冤有头债有主,你有什么事你找她,跟我没关系的!”
  我一巴掌打在她脸上:“你都差点把我弄死好几次了,还跟你没关系!”

  章xx被我狠狠甩了这一巴掌,只是看着我,含泪看着我,因为她知道她自己现在面对的是什么,她已经如同一只被一群猫拿捏在手中玩而无处可逃命悬一线的小老鼠。
  我又踢了她一脚:“没有关系?”
  章xx说道:“有关系。都有。你杀了我吧,我活着也没意思了!”
  她自己看着自己的脚,恸哭起来。
  我看着她的双脚,难免有些恻隐之心,虽然并不是我指使人干的,虽然她一直以为是我指使,但我真没有,真是被偷走了后去炸了她。但章xx也是有些咎由自取。

  我看了看彩姐,说:“放人吧。没有意义了。”
  彩姐挥手叫我到旁边说道:“宽恕自己的敌人,就是在给自己找死!她已经连她自己都不想活了,她都想杀了她自己,还会留你吗?你放走她,她要是继续对付你呢?”
  我挥挥手:“算了。”
  彩姐说:“你自己会有代价。”
  我说:“唉,放了吧。”
  明知道章xx这厮害我,可是她都这样了,还能拿她如何呢,最多打一顿,还杀了她不成?
  我相信彩姐她们手下做得出来,直接杀了,斩草除根,可我不愿意这样,太狠了。

  我点了一支烟,离开了。
  让彩姐安排了车子把章xx弄走了。
  彩姐和我到了车上后,也只是看着我,没说什么。
  车子开回去了市里。
  我看着彩姐说:“我想去酒吧喝点酒。”
  彩姐说:“要我陪你?”
  我说:“你可以不去。”
  她没说什么。
  车子去了那个酒吧。
  彩姐还是和我进去了。
  我们点了酒水,喝着,台上有个四十岁左右看起来很知性的成熟女人唱着一首卡朋特的昨日重现。
  昨日重现。
  模仿得很好。
  我长叹气。
  彩姐看着我。
  我说道:“是不是太仁慈了,就真的是在害自己?”
  彩姐问我道:“如果没有监狱,如果没有刑法,杀了人也没人管,这世道会不会乱?她害你,你放了她,她会继续害你,你说你是不是在害自己?”
  我苦笑。
  日期:2015-09-29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