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6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不通!
  我还是很愤怒,很想杀了她,我感觉自己被戏耍了,那前女友给我的那种世界末日的感觉再次来了。
  我告诉自己,安静,镇静,平静,可我平静不下来,叫我如何能平静!我无法平静!
  夏拉,老子虽然不是什么好鸟,虽然我是纯粹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那做法,但你这么对我,我不甘心!老子不甘心!
  如果现在能见到她,我一定要把她打得跟那家伙一样!
  整夜就这么挣扎中过去了。
  次日一早,有人来了,没想到,来的人是贺兰婷。
  在这样的时候,在每次我最惨的时候,总是她,贺兰婷。
  我急忙坐到铁栏的面前,问道:“你怎么能进来的?”
  这拘留的期间,是不能探视的。
  除非,你懂的。
  贺兰婷说:“你管我怎么能进来!你到底干了什么?”
  她责备的看着我说。
  我摸了摸头,叹一口气,说:“那时候是完全失去了理智。”
  贺兰婷表情微动,说:“你爱她?”

  我说:“我一直觉得自己不爱她,但是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我就感觉天塌下来了,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愤怒,我没有理智。”
  贺兰婷问我:“你觉得有用吗?”
  我说:“我知道没用,可我就是想打他,打死他们两个!”
  贺兰婷说道:“你知道不知道你有多幼稚?你在游戏任务中投入了情感,你把虚假当真,你自己都觉得自己不爱,那为什么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问道:“那家伙不会死了吧?”
  贺兰婷说:“没死,也没有重伤,这是最幸运的,醒来了。”
  我问道:“那你怎么都知道的?还知道得那么快。”

  贺兰婷说:“那次我们找人一起去抓袁蓉,你还记得吗?其中一个丨警丨察,调过来了这里,昨晚看到了你,给了我电话。”
  我说道:“那你昨晚都不过来?”
  贺兰婷说:“昨晚都几点了?我不用睡觉吗?”
  我说道:“你睡觉,昨晚让我睡这里,真不爽。你该早点来。”

  贺兰婷说:“昨晚我就算来,我要给人打电话,我能来吗?你知道你闹出的事很大吗!”
  我说:“不是没死也没重伤吗,能有多大!”
  贺兰婷说:“有本事啊你,那你自己解决!”
  我急忙叫道:“好表姐,不要这样子嘛,对不起啊,我说话冲了一点,我以后不干这种没脑子的事情了。唉,怪我自己勾七搭八,见一个爱两个,唉,我本性好色,我不是人,我是人渣,表姐,我以后再也不这样子了,你救救我吧!”

  我知道,只有贺兰婷,才能帮我了。
  贺兰婷说道:“我会相信你?”
  我说:“就算你不相信,你也不能扔下我不管啊!我要是在这里,被人打死怎么办?”
  贺兰婷说:“他们不会打你。”
  我说:“人家会告我!我也会上法庭,可能被关进监狱,甚至会死的!我死了以后有谁给你做事,给你使唤,给你当狗一样使唤,给你的狗洗澡?还有人对你比我好吗?”
  贺兰婷说:“你对我哪里好?”
  我说:“哪里都好。”
  我想了一下,举例不出来,说:“我脑子有点乱,举不出来。表姐别逗我了,帮帮我,好表姐。”
  她说道:“好好呆着反省反省!”

  说完她转身就走。
  我喊道:“表姐,不要走啊!不要扔下我一人不管,表姐!不要走!我以后不会这样子了!”
  她已经出去了。
  她不会扔下我不管,我知道。
  我安心了,丨警丨察后来送来的早餐,竟然是麦当劳的早餐,有汉堡,有豆浆,有薯条,还挺丰盛的,如果不是贺兰婷特意吩咐过,能吃这玩意?
  吃饱后,我想着,其实觉得打人是挺没必要的,夏拉嘛,本来我就看不好她,也只当她拿来玩玩,却在那一刻动气打人,没必要,这种贱人,滚了就滚了,以后就当没认识过就好。
  失策了失策了。

  没有了夏拉,我还有其他人,就算这些人都不要我,我还可以继续认识更好的姑娘。
  滚吧夏拉。
  我躺下,好好睡了个觉。
  中午,吃的快餐,还是两份的。
  看来他们不敢怠慢我啊。
  吃完了午餐,因为早上睡了个觉,精神状态好多了。
  妈的越想越后悔,当时干嘛那么冲动呢?

  本来呢,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和夏拉的关系,我也明明知道,都是相互利用罢了,何必如此认真呢?
  天下女人千千万,一个走了接着换。
  没什么大不了的。
  也劝告我自己,假如生活中再继续有这样的情况,不要生气,不要发火,更不要犯法杀人,没意思,没有用,害人害己,克制住自己,没关系,真的没什么大不了,忍着,比杀人更难得的就是能忍着,转身走人,该分的分该离的离,然后提升自己,努力赚钱,扩大交友圈,老子若盛开,蝴蝶自来。
  我问那个来收走我吃完后的快餐盒的丨警丨察要烟,他看看我,然后给了我,然后点上。
  我问道:“晚上吃什么?我不想吃那么多肉,能不能搞个炒菜心什么的,小白菜,或者空心菜,都行。芽白也可以啊。”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说:“好。”
  然后他就走了。
  有贺兰婷,我感觉天塌下来,我都不怕的。

  当然,前提是我还没把那家伙打死打残废打重伤的情况下。
  中午精神抖擞,可在这里,我开始郁闷了起来,妈的,会不会要疯掉。
  我微微感觉到了女囚心中的那种绝望。
  关在禁闭室那无人理你的绝望。

  没有,什么也没有,一切都没有。
  我这才进来没多久啊,只是不到一天,我感觉都有幻觉出来了。
  靠,会不会真的要疯掉。
  我习惯性的伸手找烟,没有烟。
  也没有手机。

  在我要抓狂的时候,有人进来了,我急忙坐到了铁栏前。
  是贺兰婷。
  我马上喊道:“表姐!表姐你来了!”
  她过来,坐下,看着我,说道:“拘留十五天。”
  我急忙喊道:“千万不要啊表姐!不要让他们拘留我,求你了表姐!”
  贺兰婷说道:“是我让他们拘留你。”
  我大吃一惊:“表姐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要弄死我咧!”
  贺兰婷说道:“不然你不知道什么是教训!”
  我说道:“求你了表姐,别这样对我!表姐!不要这样对我,让我干嘛都行,不要让我被拘留!”
  贺兰婷说:“我让人出面和人家谈了,赔偿,他们同意和解了,男的要十万,女的要五万。这钱,你要给。”

  我的心一疼,妈的我现在上哪儿弄那么多钱给他们!
  我说道:“我哪里有那么多钱给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