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108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4-03-10 11:10
  接着,两张银行卡递到了我手里,律师说:“密码是你妻子的生日。”
  当所有的戏都演完了以后,他们一一过来和我握手。然后鱼贯而出。
  我抱着骨灰盒又是一阵痛哭。
  好久以后,章小静回来了。她扶着我说:“沈老师,我们回去吧。”
  县里安排了公车送我们。回去路上章小静向我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她说杨小沫是洗了冷水澡感冒的,她知道后就去给她买了感冒药,还一直瞒着别人。但是感冒一直不见好,第三天的时候有些烧了,她送杨小沫去医院,就被对方扣住了,经过一番交涉,杨小沫被留在了医院,她回到宾馆后把杨小沫的事告诉了几个老外和管理她们的县长办公室主任。第二天杨小沫即被车带走,次日早上把消息告诉了我。我冲进宾馆楼上的时候,她还从门缝里看到了我,但是被人管制者,不让她出来。她的隔离期前天才结束,昨天休息了一天。

  我点点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心里只是伤心痛苦。
  回到家后,章小静就不愿意离开了。
  我说:“你回去吧,我不会做傻事的。”
  她闪着眼泪摇头:“我不走,杨小沫的离开,我也有过错。我要留下照顾你。”

  章小芷劝她说:“你刚出来,身体比较虚弱,回家养养。沈丹的表妹住在他家,可以照顾他的。要是你实在不放心的话,姐姐代替你照顾他好不好?”
  章小静挤出甜美的笑容:“姐姐,姐夫,我没事的。你们就让我留下来照顾沈丹吧。”
  我说:“我真的不要你照顾,你们都回家去吧。
  章小静坚持不走,章小芷和校长安慰了我一番后离开了。章小静噗通一声又跪在我身边,哭着说对不起,都是她不好,如果当日她们听我的话,肯定就不会生这么的事了。我摇摇头,拉她起来。现在我谁都不想怪了,不管是章小静还是县里领导和那个洋鬼子,他们都对杨小沫的离世做出了补偿。那么责任在谁呢,我想应该是命运吧,那个我们人力无法控制的东西。
  我感到最为难的是,这件事该怎么去跟她的家里人说?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章小静就没离开过我,哪怕是出去买菜,她都要带着我,说是在屋里呆久了,要出去透透气。杨小沫在天上看到我这样一定会不高兴的。有时候我上厕所和洗澡时,时间稍长一点她都会在外面问候,直到我做出回答。
  那段时间可能是我一生中最为颓靡的时期,我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抱着杨小沫的骨灰盒,呆回忆那些过往,晚上睡觉也抱着。晚上梦到她,我都会大喊着她的名字醒来,而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从隔壁房间赶来的章小静。

  那个时候我才终于明白,不到失去的时候,我永远都不会明白,那些曾经拥有过的东西该是多么的珍贵。我开始后悔起来,为什么没有好好珍惜我们的爱情。高中的时候我为什么让她苦等着而不跟她表白;大学以后两个人在一起了,却一直在享受着她的付出,而自己少有给与过她关怀。结婚了,工作了,还像少年时候一样,好色偷青,未将她示作唯一的真爱。我知道自己此生再也不会遇到这么好的女孩了。

  薛慧和段可儿每天都会过来,全都是安慰。程雪和朱莹莹那次赶集,也跑到了学校来,她们都哭了,搞的我和章小静也跟着掉泪。当天下午就把她们赶走了。
  一个月以后,我决定把杨小沫离开的实情,告诉家里和杨家。章小静坚持要跟着去。父母知道杨家那边不好交代,就跟我一块去了。我是抱着骨灰盒去的。
  什么都还没说,一看到骨灰盒上的照片,一家人就哭成了一堆。杨小沫的嫂子掉不出来眼泪,也假装捂脸痛哭。
  我把我们的结婚证拿给他们,并誓说自己这辈子都是两个老人的女婿,会代替杨小沫照顾他们的。两位老人哭着点头,让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以后的生活,他们认我这个女婿。
  章小静突然跪倒在两个老人面前,说她和杨小沫的感情就像亲姐妹一样。希望可以做老人的干女儿。两个老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抹着泪望着对方。我替他们拿主意让他们答应,他们这才同意了。
  下午大家情绪终于稳定了一些,杨小沫的嫂子说:“小妹就这么走了,总得补些钱吧。”

  我告诉她补了钱。并当场拿出五万块给两位老人。不是我自私只肯给这么一点,只是怕给多了,到头来也落不到他们手里,被嫂子两口子搜去了。杨小沫拿命换来的钱,还轮不到他们拿去挥霍。
  日期:2014-03-10 11:12
  “不止这么点吧?”嫂子睨了眼钱说。
  大哥火大的说:“我妹妹都死了,你争什么钱啊。”
  “你……。”大嫂愤恨的瞪着大哥,大抵是以前大哥从没这样跟她说过话。

  大哥摔门而去,大嫂伸手要夺钱:“这钱啊,就算是爸妈养老的,我帮着存下。”
  岳父抢先把钱抱到了怀里,拿了一万丢给她,没好气的说:“这个你拿去,剩下的还给沈丹。”
  “哟。”大嫂冷哼一声说:“爸,你这是干什么啊,小妹都死了,你把钱都给沈丹,是要他用这钱再娶个媳妇吗,这钱可是小妹用命换来的啊。”
  “混账东西,老子打死你。”岳父挥着烟杆朝大嫂打去。
  大嫂大喊着朝门外跑去。
  老人坚持要把钱还给我,说他们也用不着这么多钱。只是以后常来看看他们就好了。
  离开时,因为我要将杨小沫的骨灰带回家,两个老人抱着骨灰送了我们好几公里,再三劝说后才极其不舍的把骨灰盒交给了我。
  车上我透过玻璃,看见他们站在路边朝远去的车招手。我按下了窗玻璃,窜出头去,在呼呼的风声里,眼泪掉了一路。

  我回家住了几天,章小静也坚持跟去。
  我挺过意不去的说:“你再这样,我只好去你家住几天了,不然你爸妈该怪不让你回家了。”
  章小静说掠着秀说:“女儿大了,总是要离开家的。”
  “对啊,女人都是要嫁人的。”我看着章小静,她的美丽一如多年前的章小芷。只是她更清纯柔美,而章小芷更加干练妩媚。
  她说:“你怎么不问我要嫁给谁呀?”
  我摇头不语,因为我想起了虽然我和杨小沫已经结婚,但是我还没有来得及给她,她一直想要的婚礼。
  这天晚上,我和章小静正在家里吃饭,可儿抱着孩子来了。
  “爸爸。”小孩双手伸向我。
  我接过抱着他,他在我脸上抹着说:“爸爸,不高兴,乖乖也不高兴。乖乖不吃糖了,爸爸,高兴?”
  我拍拍他的脸:“乖乖真听话,我很高兴,你去妈妈怀里吧。”
  可儿却把孩子丢到一边,她说:“我听说杨小沫离世了,还给了补偿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