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6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靠,以前去找李洋洋,她父母就千万般阻挠,甚至还打她,妈的,没想到朱丽花也是这样子,怪自己身份地位,无背景无条件,唉。
  不过人家林小玲的家人倒是那么看得开呢?
  奇怪。
  看来并不是说人家有钱条件的女人的家庭,就不会都是看不上穷人的,关键是她们的家人。

  不过,换我来说,我如果看我姐嫁人,也希望她们嫁给有钱的也不会嫁给没钱的,虽然有了钱也有痛苦,但至少比没钱的强。
  但我等了很久,都没有朱丽花的回电,算了,她没事就好了。
  我给彩姐打了电话,约了和彩姐见面,她说过来清吧,她刚好忙完也要过去。
  我打的过去那个平时我们约会的酒吧。
  到了后,彩姐坐在那里了。
  我们两坐下,如常点了吃喝,然后碰杯,我和彩姐说了我遇到的何勇要撞死我的事,还有那康雪威胁杀了我的事。

  彩姐说道:“你怀疑是康雪做的?”
  我说:“对。我想让你帮我抓何勇,问个清楚!”
  彩姐说道:“给我他的资料。”
  我给了彩姐我所知道的关于何勇的所有资料。
  彩姐看了我一会儿,悠悠说道:“自己小心。”

  我说:“你也是。”
  彩姐说:“放心,他们还不会对我下手。”
  我说:“我认为,你该先对他们下手,除掉他们。或者,我觉得你该直接放手别干了。”
  彩姐问我道:“那我放手不干了,你也不干了吗?我们两,一起都放下,去一个新的城市,开始新的人生,开一个小店也好,做点什么事都好,你愿意吗?”
  我沉默的低着头。
  彩姐无奈的笑了笑,说:“你不会愿意,我更不会愿意。让他们等着吧。”
  我问道:“你有百分百弄他们完蛋的把握?”

  彩姐说:“世上没什么事是百分百,他们有他们的资本,可以和我分庭抗衡,鹿死谁手,不一定。希望我到时会活着吧。”
  我抓住了她的手说:“你离开吧!真的。”
  彩姐问:“这算是对我的关心吗?”
  我说:“他们真会杀人的!”
  彩姐说:“你怎么不怕?你先该担心你自己。”
  我说道:“唉,我担心自己什么呢我,我注意点就行。”

  彩姐也握住了我的手:“你自己也别死了。”
  我的手机突然震动加大铃声,在清吧悠悠的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歌声中,特别的刺耳,我急忙拿出来看,是朱丽花。
  我急忙按了接听键,对彩姐说抱歉,然后跑出清吧门口接听电话。
  朱丽花轻轻说道:“我没事。”
  我说:“没事就好。”
  朱丽花压着声音说:“家人把我手机收起来,我偷偷出来找到给你打了电话。”
  我说:“靠!你快回去睡觉!”

  她说:“你赶我回去睡了?”
  我害怕她家人真会打她,尤其她爷爷,那火爆脾气的老家伙。
  我说:“快回去吧,让你家人发现了不好,真的。”
  她说道:“你在哪里?”
  我说:“我和朋友谈点事,我也准备回去睡觉了,你快回去睡觉。”
  我两竟然像谈恋爱的一对小情侣一般。
  朱丽花说:“我爷爷好像开门上楼梯来,我先挂了。”

  我不无担心的说:“快去睡!”
  她急忙挂了电话。
  我叹息一声,收起了手机。
  走回到清吧自己的位置上,彩姐在琉璃的灯光中,跟着蔡琴的歌声缓缓闭目享受的吟唱:“是谁在敲打我窗
  是谁在撩动琴弦
  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
  我自己喝了一口鸡尾酒,看着台上一对时尚的中年男女缓缓跳舞,竟然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
  我把台上的两人,联想成了未来的我,中年的我,和中年的谁,在台上优雅的共舞,可又有谁,能和我蹉跎时光到那时?
  彩姐伸出手,示意让我陪着她跳舞,我伸出手,接受了她的邀请,我牵着彩姐到了台上。
  双人舞,我也学过了,简单的交谊舞,不难。
  随着音乐,我看着彩姐,跳起了舞。
  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
  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

  那缓缓飘落的小雨
  不停地打在我窗
  只有那沉默无语的我
  不时地回想过去
  幸福的时候,真想时间能永远定格不走。
  上班的时候,徐男敲我办公室门进来了。
  我问她什么事,她说道:“听说朱丽花,朱队长要离职了?”
  我大吃一惊:“谁说的!你别乱讲!听谁说的!”
  徐男说:“整个防暴队的都在说!”
  妈的!
  我急忙去了防暴队问,果然,朱丽花向她们领导交了辞职信。
  她们领导不愿意让朱丽花辞职,一直不停的打电话给朱丽花要对朱丽花做工作,但朱丽花不接电话。
  麻痹的朱丽花,你到底在干什么!

  靠!
  我马上跑去监区长那里请假出去。
  监区长问道:“又出去?现在是上班时间,能不能下班了再出去。”
  我说:“不行!”
  监区长问:“什么事?”
  我说:“防暴队的朱丽花朱队长,和我个人的关系较好,我和她有着深刻的友情,她要辞职,我不想她走,我想去找她劝说她!”
  监区长盯了我一会儿,同意了。

  就算她不同意,我也马上找贺兰婷,如果实在真的出不去,那我就下班了也要跑去朱丽花家里找朱丽花。
  妈的为什么要辞职!
  难道真的是她家人一定要防着我,防着朱丽花让朱丽花辞职了才不能在监狱,才能和我永远的不能见面?
  彻底的拆开我们。
  妈的要不要那么狠!

  我马上出去,打的去朱丽花家。
  该死的一家人。
  到了她家门口,我按门铃,一会儿后,有人来开了门,是她们家的保姆,照顾她爷爷奶奶的保姆。
  保姆问道:“你找谁?”
  她看着我,因为我穿着制服,她看不出来我是谁,我直接就闯了进去:“我是她同事,有急事找她!”
  保姆急忙连拉带拽想要拉住我。
  我不理她,冲进去她家,然后进了她家后,在一楼客厅就看她一家人,除了朱丽花之外的,好像都在。
  她们一家人都看着我。

  她爷爷看到我就不爽,问保姆道:“为什么开门让他进来?”
  保姆说:“我拦不住。”
  我问朱丽花爷爷:“朱丽花呢?”
  他直接说:“在楼上!你有什么事!”
  我直接闯上去,冲上楼。
  她们一家人急忙跟着跑上来。

  朱丽花在三楼吧?
  上楼后我就一直喊朱丽花的名字。
  日期:2015-09-27 15: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