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107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抓着她,拧了一把说:“这回你可赚大了,不但不用还钱,还满足了身体的。”
  “嗯……。”可儿享受淡眉,媚态的说:“我哪有,我要想男人还不容易啊。这不是因为跟你从小就有感情吗。杨小沫不在家,你不憋着啊,我都是结了婚的女人,把身子让你弄,你倒还说我占了便宜。”

  我加快了度。可儿/吟急促,她喊着:“轻点……我受不了了。”
  完事后,看着可儿躺在床上满足的样子,我心想,你敢利用我,我当然也要在合适的时候利用你们一家人。
  她去厕所洗了身子回来,分开腿把自己的密处给我看:“见我这里的人都说它长的特别,你觉得漂亮吗?”
  我伸手去拨了拨她蝴蝶翅膀似的肉瓣:“你这个是挺特别的,我第一次见到。”

  “那杨小沫的呢?”可儿好奇的问。
  “没法描述,反正跟你的不一样。”我回避的说。
  可儿把我拿开,合拢了一双美腿说:“我看你们男人口口声声的说怎么怎么喜欢某个女人,其实喜欢的是她的身体,而不是她那个人。”
  我说:“那不喜欢身体还喜欢什么呢?”
  “喜欢人啊。”可儿坚持的说。

  我反驳道:“身体不就代表着人吗,性和爱没有必然关系,但是爱和xing有必然联系吧?爱人,不爱身体那是喜欢上女鬼了。”
  “去你的。”可儿生气的说:“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念过大学,柏拉图式的爱情你没听过吗?”
  “听过啊,那不是骗人的玩样吗?”我将她推着翻了个身,趴在她后背上,从后面将两个人的身体结合在一起:“我现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你,爱和性是什么关系。”
  我醒来的时候,可儿已经不在了,窗外是一片清冷的淡白。我睡了个回笼觉,见阳光在贴在了玻璃上才起床。
  我洗漱后进入厨房。对正在切菜的可儿说:“昨晚上满足吧?”
  可儿举起刀向我挥了一下,笑着说:“你瞎说什么。”
  “鲁阳什么时候出院啊?”

  “应该还有半个月吧。”可儿继续切菜:“如果对方一直不答应赔那么多钱的话,就再拖个把月。”
  我扳着手指计算:“咱们就拿半个月来说啊,五千除以十五,等于…等于…。”
  “等于33333,小数点后面无限循环。”可儿立马就算了出来。
  日期:2014-03-08 12:37
  可儿不高兴的说:“你玩够了,就想把我一脚踢出去是不是?”
  我也不客气的回敬:“你搞清楚,我睡你是你自愿的,而且还付给了你钱。我们都是结了婚的人,这样下去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那剩下的钱?”可儿冲到了我面前。
  我挥了一下右手说:“我认栽,全免了,都拿去给鲁阳那孙子抓药吃吧。”
  可儿露出笑脸:“这还差不多,那明天我就搬过去。”
  第二天是可儿她们自己搬的东西,监视的警察不让我来回的跑,他们害怕我溜空跑掉了。
  搬完后,可儿过来说让我想女人的时候,可以叫她。
  我告诉她,她完全不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可儿了。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吧,人都是会变的,我的生活把我变成了这样一个世俗的女人。”说完后,她冷笑而去。
  她刚离开,警察就跑了上来,让我跟他们去县里,说问题都已经解决了。我问他杨小沫怎么样,他说不知道。我们坐车先去接了校长和章小芷,然后一起往县里去。
  我们直接被带到了县政府,一下车就见他们所长带着几个民警迎上来。
  他让开道,作出请的手势:“快走吧,县长和书记在会议室等着你们呢。”
  校长刚要和他低语,所长焦急的催促:“就别和我说了,到会议室再谈。”
  电梯里,我问:“我妻子病好了?”
  所长默而不语。走出电梯,看着会议室的金字门牌,我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将是个什么状况。

  所长直接开了门:“请吧。”
  偌大的会议室里,坐着十多个人,我认识的只有章小静。所长一一为我们作介绍,有县长,县委书记,公安局副局长,县医院某医生,那个洋鬼子的两个律师,还有几个是便衣警察。
  我刚问了一句我妻子杨小沫呢?章小静抬头看了我一眼就哭了。
  他们的阵势,章小静的哭声,让我一瞬间猜到了杨小沫的去处,但是我不敢相信。我看着他们一群人,张着嘴不出来声音。
  书记和县长互相一眼,县长起身走到我身边,拍着我肩膀沉重的说:“沈老师,对不起,你的妻子杨小沫老师因为感染**去世了。我们都感到很难过,请你节哀。”
  “那……她的遗体呢?”我喊着眼泪问。
  县长挥了下手,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抱来了一个精致的木盒子。他把木盒子放到我面前的桌子上,说了一声请节哀。我的手颤抖着打开盒盖,里面是一个用小袋子装着的灰白色骨灰。我抱着骨灰盒号啕大哭。
  章小静突然跑过来,跪在我身边说:“沈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这时书记说了句什么,我没有听清楚。章小静被人带走了,哭声渐远。
  章小芷不停的在旁边劝说着,说着说着她也跟着哭了起来。其他人也不时劝说两句。我都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后来哭累了才收住眼泪。
  所长轻声说:“沈老师,你情绪稳定些了吗?还有很多事领导们要和你谈一谈。”
  我点点头,表示他们可以说了。
  先县长让医院的医生跟我讲了杨小沫从感冒到被隔离医治无效离世的经过,还给了我一份挺厚的病历书。校长带我收下了,接着是公安局的副局长,对我那天袭警和殴打外宾的事,做了说明。他说鉴于我的情况特殊,他们表示理解,不会对我做任何的惩罚,外宾也不会起诉我。
  我点点头说:“我们结婚在三个月不到。当时我不要她来,是你们非要她来的,现在她走了,你们政府是道义上的责任的。”

  书记咳嗽了一声说:“我对此感到十分的抱歉,在这里我代表县委和县政府跟你道歉。但也请你理解,我们所做的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了全县人民,你妻子的无私让我们很感动。**是疫病,全国都有现,这完全是不可避免的,每一个患者我们都尽了全力在抢救,我想你作为一个人民教师,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应该完全能够理解责任并不在于我们政府。”
  县长接着说:“我们经过研究决定,将你妻子的离世定义为,因公丧生。县政府给予你十万元的补偿款。”
  “斯密斯先生在隔离期满后,已于昨天离开中国。他对你妻子因病离世感到抱歉和愧疚。临行前他特别交代我们,将四十万人民币交付给你,以表达他对你的歉意。”洋鬼子的律师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