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舅妈进了我的房间》
第106节

作者: 阿狸和良音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都没有,只是杨小沫一粒”校长的声音低了许多。
  “放屁。”我骂道:“他们几个不是天天在一起吗?凭什么就我老婆一个人染上了啊?骗子,是不是她刚一感冒就关起来了?”
  校长试着安抚我说:“沈丹,你冷静些。特殊情况,你也理解政府啊,要有大局观念。”
  我从换下的裤袋里掏了钱,穿着拖鞋就跑了出去。正好一辆私家车驶过来,我冲上去拦在了前面。他刹了车骂了句脏话。我没有心思跟他计较这个,坐到副驾驶让他捎我去城里。

  日期:2014-03-08 12:25
  走出审讯室,那几个和我打架的警察气势汹汹的围了上来。所长一使眼色,全部灰溜溜的走开了。
  所长亲自带着六个警察和三辆警车送我回学校。一路上他还不断的开导我,给我讲解法律。这样的结局太出乎我的意外了。对此当时我只有一种认为,那就是我们县长是片青天。当然,后来我现了他其实是片晚上的青天。
  到了学校,所有人都去了我家里。可儿和孩子,还有校长都在。
  所长对我说:“为了保护你的人身安全,也为了你不再做出过激行为,这段时间我们拍六个警察,分成两班照护你。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们。”
  “多长时间?”我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软禁我。

  所长说:“不确定,总之不会太久。你妻子那里,你也不用太担心,医院会全力救护的。”
  我还能说什么,接受既定现实吧。”
  随后,他们都离开了。从阳台望下去能看到他们停在楼下出口的警车。
  可儿把我鞋子拿来,这一穿才现脚底疼,有一只脚都肿了,之前没在意,倒没觉得有什么感觉,这一现,再踩在地上只觉得抽心的疼。
  校长说:“你太冲动了,如果你要去的话,我可以领着你去见县长的,他都在电话里嘱咐了。可是你不等我把话说完,就冲走了。在家好好休息几天吧,杨小沫一有了消息,我就来告诉你。”
  我让可儿帮我送校长离开,也顺便下去查看一下楼口的警察。她回来告诉我真的有三个,两个守在门口,一个坐在警车里。
  我把小孩抱在怀里对她说:“你们都住在我这里吧,顺便也照顾我一下。”
  “我本来就是要住在你这里啊。”可儿说:“一会我去送饭的时候,从医院给你带点药回来。”
  我来气的说:“看在我喜欢你二十来年的份上,你能不能对我好点啊,现在就去拿药。
  可儿笑着把手伸给我:“给钱啊。”
  我给了她十块钱,她说不够,我又加了十块。我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养成了爱占小便宜的习惯。从修养上来讲,她完全不能和杨小沫相比。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还是选择爱我的人好。

  她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袋子小零食。我问她擦脚的药花了多少钱,她说十五,剩下的五块给小孩买了糖。也不枉他叫了我几声爸爸。
  其实我知道那药也就两三块钱,不然她也买不了这么些零食。我终于还是没忍住对她说:“你跟杨小沫简直就是两个档次的女人。”
  可儿目无表情的看着我,良久冷冷的说:“是啊,我没档次,所以嫁给了鲁阳那个小流氓;你和杨小沫都是大学生,你们俩有档次,所以你们俩结婚了。”说完,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坐在了凳子上。
  见她那样,我又后悔了。讨好的说:“要是段叔不死的话,你也能上大学的。成绩肯定我和她都要好的。”
  可儿没回话,安静的坐了一会儿就去厨房做午饭了。小孩光顾着往嘴里喂零食,两耳不闻身边事。我坐到电脑前上网,查看非典疫情。面对百分之五十死亡率,我在心里反复祈祷,杨小沫和我的那个学生都属于活下来的那百分之五十。

  下午,章小芷来看了我。关怀备至。她说自己也很担心章小静。
  因为脚伤,因为软禁,我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出门。校长隔一天来一次,说是来看我,每次都是做思想工作。真把我当成危险分子了。
  那天下午,上官知道我的事情也提着来了。她哭哭啼啼的安慰我,那一刻我曾认为她是个很善良的姑娘。
  我脚已经好了很多,我让开位置说:“你不是喜欢上网吗,你玩吧,晚上就在家里做饭。”
  上官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薛慧,我解释说:“没事的,她是我婶儿。”
  薛慧抬起头对她说:“没关系的,你随便玩。”
  “谢谢阿姨。”上官嘴甜的谢道。

  因为有其他人,今天她就没有在网上买内衣了。玩些聊天斗地主之类的。
  可儿傍晚回来,从我嘴里知道她的情况后,就没给过她好脸色看。上官却一直笑眯眯的,还给可儿的孩子喂饭。
  “爸爸……肉。”小孩指着桌子上的瘦肉看着我喊道。
  “他—叫你爸爸啊?”上官惊愕的问。
  我摇摇头,薛慧抢着说:“沈丹常给孩子买糖吃,他什么都还不懂,以为谁喜欢他谁就是爸爸了。”
  上官好像没太弄明白,她喂了孩子饭说:“那我喂你吃饭,是不是也应该叫我妈妈啊?”
  “妈妈。”小孩接着就喊道。
  “宝宝好可爱哦。”上官抱着孩子在他粉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日期:2014-03-08 12:29
  我们三个完全呆掉,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说她和小孩都太单纯了。
  最有意思的是,上官离开时,小孩还喊妈妈再见。上官乐的跟什么是的,好像自己占了大便宜。
  可儿拧着孩子脸蛋说:“你呀,这个也是爸爸,那个也是妈妈。脸皮比你爸都厚。”
  这晚,薛慧换班去医院守夜了,可儿晚上陪孩子睡觉。
  我睡下没一会儿,可儿推门进了房间。
  我从《流氓是怎么炼成的》的精彩情节里抬起头:“有事?”
  可儿关了房门,背靠着房门:“我来陪你睡觉的。”
  “陪我睡觉?”我意外的问:“谁要你陪我睡觉了?”

  可儿走到床边,把被子一掀,坐到铺上说:“我自己要来的。
  “你快回去陪孩子吧,我不需要。”昨晚刚睡了薛慧,今晚又和她睡,我自己都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可儿靠近我说:“实话跟你说吧,你借我们的钱,我没法还给你,前些年在村里借的钱都还没还,他们都到家里要过帐,鲁阳脸皮厚,每次都赖皮,现在他们索性不要我们还了。也都不肯和我们家来往了。我不会挣钱,家里卖粮食的那点钱,只够基本开销。在鲁阳出院之前,我每晚都陪你睡,把那钱抵了?”
  说完,她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我心想,岂止是他的脸皮厚啊,可儿的脸皮同样的厚。我不肯答应,让她回去睡,这钱晚一点还没关系,但是必须要还。
  可儿不再争论,直接把自己脱光,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我。
  我气的说:“你怎么这么下贱啊,不会跟鲁阳离婚,再找个好男人过日子吗?”
  可儿坐起来说:“和他离婚,你娶我啊?”
  她这一句话让我觉得她的目的复杂化了。即便想睡她,都不敢睡了。
  可儿见我迟迟不动,飞快的俯下头去,扯开我的裤衩。乌黑的秀随着她在我下面的动作,春风里的柳絮般飘动。

  我哪能受得住她这一套,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直接冲进了她的身体里。
  “快啊。”可儿脸颊桃红,/吟着说:“我都大半个月没让男人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