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5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拿着另外的照片给他看:“那这些人当中,是他吗?”
  五金店老板说:“都不是啊,唉这个有点像,其他的都不是。这个这个,这个应该是。”
  他指的就是我们现在要找的第八个的照片。
  五金店老板奇怪的问我们道:“你们的同事不是来抓过他了吗?怎么还来问这些呢。”

  我更加奇怪:“我们的同事来抓过他?”
  五金店老板说:“他都不知道因为犯事进去过多少回了,还有不少追高利贷的,追债的,他不三不四朋友的,丨警丨察的,经常来找他,你们难道不是丨警丨察吗?”
  朱丽花说:“我们是丨警丨察,可我们是xx县的丨警丨察,因为前几天我们那里出了一件交通肇事逃逸的事,我们根据现场目击者提供的线索查找逃逸人。”
  五金店老板说:“一定是他!肯定不是别人,干这种事的!他在这里,臭名昭著,我们这里都恨不得他给枪毙了!有他在这里,我们干什么都干不好,过年没钱死皮赖脸来借钱,不给就威胁要打砸我们的店。”
  我问:“如果不给呢?”
  五金店老板说:“不给他就上门来砸这个,骂那个,让你不得安宁!”
  我说:“这种人也真该拉去枪毙了。他叫什么名字。”
  五金店老板说:“何勇,外号没用,废物。”
  五金店老板说起来就恨得牙痒痒。
  我问道:“他会在家吗?”

  五金店老板说:“有时候会在,有时候不在,平时大多时候都是他老父亲一个人在家。”
  朱丽花说道:“谢谢你老板。”
  然后朱丽花和我去敲何勇家的门。
  何勇家的门开了,是一个老大爷,应该是何勇的父亲了。
  朱丽花问道:“请问老大爷,这里是何勇的家吗?”
  老大爷看起来憨厚诚实,不过,憨厚诚实的另一个意思,就是懦弱。
  他看起来就比较寡言懦弱的那种。
  有人说,父亲没有威严,孩子没有了自律,大多数会变坏,说的就是这样的家庭吧。
  老大爷说道:“是啊,你们找何勇有事吗?”
  我们说道:“哦,我们是找他有事,他在家吗?”
  老大爷说:“他是不是又犯事了,我看他缠着脑袋回来,就不会是好事!他又做了什么事?”
  一听这个,我们可以确定,何勇就是要撞死我的司机!
  我说道:“哦,是我们不小心撞到了他,我们来找他道歉的。”
  朱丽花瞪了我一眼,估计是在说,你这家伙怎么总是出口成谎的。
  老大爷说道:“他在楼上睡觉,你们上去吧,我腿脚不方便。”
  老大爷让开,我和朱丽花急忙的跑上去,二楼!
  二楼不是,二楼只有厨房和客厅。
  三楼!

  三楼外面的那个房间反锁了里面,我们敲敲门,却没有声音回应。
  我叫了两声:“何勇,何勇。”
  里面还是没声音。
  只听到楼下是老大爷的声音:“哎哟你这孩子哟,跳下来哟,会死人哟!车都砸坏了要赔钱哟!”
  跳下去了?
  朱丽花说:“何勇跳下去了!”
  我赶紧一脚踹开门,跑进房间一看,那窗口开着,看下去,看到何勇跑向对面。
  头上缠着纱布,看背影,是了,是那个司机了!

  我和朱丽花急忙跑下楼去追!
  到了楼下,看到放在门口一辆轿车的车顶凹陷下去,何勇是从三楼直接跳到了轿车的车顶上。
  老大爷看到我们,喊道:“你们不要伤了我儿子哟!”
  我和朱丽花冲过去马路对面,何勇上了一辆面包车,面包车倒车出来撞向我,我急忙闪开,何勇接着挂挡踩油门往前逃了。

  朱丽花急忙取车,我跳上车后就跟着追。
  幸好在转角的地方,还看到那个面包车的尾部拐到另一条街道。
  朱丽花踩着油门跟上去拐弯进那条街道。
  然后死死跟了上去,跟了几条街后,那辆面包车开到了郊外,朱丽花想直接撞上去。

  我急忙喊道:“别这样!妈的车会烂的。”
  朱丽花说:“烂就烂吧。”
  我说:“那也不行,千万别把我们自己撞死了!”
  朱丽花说:“我们死不了,但他可能会死。”
  我说:“那也不行。”
  朱丽花说:“我就想让他死!”
  她还真的胆子大,踩油门上去直接撞到面包车侧边,面包车直接扎进了路边的玉米田里。
  朱丽花停好车,我们两一起下车奔跑向面包车。

  面包车的门开着,人却不见了,何勇逃了。
  朱丽花和我听到玉米地里那边沙沙的声音,朱丽花说道:“在那边!”
  我赶紧和朱丽花往那边追上去,狂奔了过去,穿过了玉米地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大片果园,橙子果园。
  还看到了何勇的背影。

  我和朱丽花追上去。
  何勇一直不停的奔跑着,这家伙怎么跑路跑得那么快。
  朱丽花的速度真的是极快,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她是一个女人。
  突然,朱丽花啊的一声,直接扑倒了在果园里面,打了一个滚,然后大声又喊了一声。
  我急忙停下,过去扶她,朱丽花脸色变白,她的手指向自己的脚,我才发现,她的脚上有一个很大的捕兽夹!

  我急忙伸手过去,刚一碰到捕兽夹,朱丽花啊的大声喊叫一下。
  那个捕兽夹很大,血从那捕兽夹的锯齿处渗出来。
  我说道:“你别怕,别怕!有我在。”
  朱丽花忍着疼,看着脚上的捕兽夹,额头上直冒汗,脸色全苍白,疼得她浑身发抖。
  我想把捕兽夹弄出来,但是刚一碰到,朱丽花就喊疼。
  我说道:“喊疼也没办法,不拿出来,你等下会脚断残废!”
  天杀的,这果园的人,是怕人来偷果吗搞了这么大的捕兽夹,还是真的要抓什么动物。
  为什么偏偏不是夹到了何勇那厮,却夹到了朱丽花!
  朱丽花躺着,那捕兽夹是斜躺着,我无法掰开,我让朱丽花坐起来,双脚撑在地上。
  扶着朱丽花,让她忍着疼坐在了地上,然后我手脚并用,先用手掰开,然后用脚踩捕兽夹。
  踩开了,好了!
  “疼吗?”我问道。
  朱丽花咬着牙,说:“没,没事。”

  我拉着朱丽花过来旁边,如果等下不小心又踩到,那真要死人。
  我把朱丽花的裤腿撩起来,她的小脚白皙,锯齿状的伤痕很深,血在往外流,而且都被夹到淤青了。
  我骂道:“妈的这天杀的捕兽夹。”
  朱丽花说道:“怪我们自己。”
  我撕掉自己衣服的袖子,然后用袖子包扎了她的伤处。
  我说:“我们先去医院。”
  朱丽花扶着我,我扶着她站起来,可她无法行走。

  我想背着她,她怕不安全,万一不小心又我踩到了。
  我说道:“不会的,来,我背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