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5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走进去厅里,在厅里,我却听见了叫喊声,而且声音还不小。
  妈的楼下站岗没人,而且铁门开着,里面还有叫喊声,有情况。
  我急忙冲了进去!
  冲着过去撞开了门,却看到的是。

  李珊娜在拿着片子上才见的道具,自我陶醉。
  她迷蒙眼睛看到我,啊的叫了一声。
  我急忙退了出来。
  妈的,这都什么事啊!

  我说,这么个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到了这里,怎么还成了这样。
  到了这里久了,就像应了那句话,光棍久了,看公猪都是双眼皮的了。
  不一会儿后,李珊娜不好意思的出来了。
  我假装没事,她也假装没事。
  她坐在了我面前,然后去给我倒茶。
  我拿着营养品推过去:“这给你带的一点东西,一点意思不成敬意。”
  她端茶过来,给我,说:“你太客气张队长。”
  我看着她,她脸红红的,红晕还挂在面颊。
  我说道:“哦,你坐下说话。”
  李珊娜坐下来。
  我说道:“我就是,好久没来见你了,然后呢,然后就说来看看你,看你怎么样。”
  李珊娜说道:“谢谢张队长的关心。”
  我说:“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啊,就是到了楼下,没看到值班的狱警,我看到那个门也没锁,就上来了,谁知道听到你的呼喊声,我就以为你出事,急忙冲进去看。我真不是故意,对不起,对不起。”
  她脸更红了,急忙说:“张队长不要自责,这不怪你,是,是我自己,是我自己,太,太什么了。”
  我说道:“呵呵,我理解,理解。真的理解。”
  她突然,幽怨的说道:“来了这里久了后,我才知道自己原来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坚强。”
  我说:“这生理因素,这跟坚强无关的。”
  她说道:“怪自己选错人,信错人,走错一步,害了自己。”
  我说:“我只能安慰你说,调整好心态,其实你比很多女囚幸运很多,是吧。”
  她说:“嗯。”
  然后她突然问:“张队长,你,你有女朋友吗?”
  这个异色眼睛的大美女歌星,竟然,竟然也是食人间烟火。
  我说道:“没有。”
  她搓着手,说道:“哦。”
  然后冷场下来,我喝了一口茶,说道:“这什么茶,谁带来给你的。”
  李珊娜说:“龙井,上好龙井。”

  我问道:“是谁带进来的。”
  她说:“说了张队长可别怪她们,是我给她们钱,让她们带进来的。”
  我问李珊娜:“那刚才你使用的道具?也是她们带进来的。”
  李珊娜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我拿了一支烟出来,问她抽不抽。
  李珊娜摇摇头。
  我自己点了起来,说道:“其实吧,我收了你的好处,是该帮你多一点,照顾多一些。但实在太忙了,实在不好意思。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你说。”
  她的脸更红了。
  不是想到其他东西去了吧。

  我说:“你别多想,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就是比如你需要一些什么生活用品啊,吃的用的,我可以帮到你,你尽管说。”
  她说道:“谢谢,如果我需要,我会和你说的。”
  和她又聊了几句后,我就离开了。
  唉,这个人间炼狱,真能把人会彻底改变啊。
  朱丽花又找了我,说找到了线索了,目标定在了几个人身上,然后跟我说明天周六,和我去找一天。
  朱丽花为了帮我查凶手,看来真是付出了蛮多,我心里也挺感激的,这个朋友我不白交,唉,如果娶这么一个老婆也挺不错,虽然说那脾气性格太直了一些,但她绝对是一个明白事理,不让人操心的人。
  但这种想法也只能想想罢了,怎么可能会成为真实的呢?
  第二天,我和朱丽花上路了。
  她的朋友在整个市的身份资料库里用自动对比相似度的软件,查找到了和那个司机差不多长相的九个人。
  九个人,有得我们找的。
  我想由远及近找。
  而朱丽花则是想绕一个圈子找,她把几个人的地址都标记在了地图上,几乎是一个圈子,先从东边开始找,然后转一个大圈子,回到监狱这一边来。
  既然她都画好了,那就按她的计划找吧。
  我们到了龙阳路龙阳二小区敲门找到了第一个,只是看起来的确有点相似,年龄相似,不过身高一看就知道不是同一个人。
  然后下一个,第二个是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的,可开口口音不对,而且头上也没有伤,绝对不是。
  我们就这么一个一个的找下来,从第一个开始找到了第七个,都不对。
  只剩下最后两个,我叹气说:“会不会前功尽弃。”
  我看着这两个,拿着黄康的照片来对比,也是长得差不多一样,但可能都不会是同样的人。
  我们从早上找到了晚上,其中有两个不是在家,而是让我们问来问去问到了上班的地方,一个是走亲戚,一个是去逛街,我们都这么辛辛苦苦的找到了,所以折腾到了天黑。
  第八个。
  第八个是在永和路那边的。
  永和路二小学旁边的一栋民宅,三十八号。
  民宅三层,很老式的建筑。
  关着门。
  我们问了楼下的一个小卖部,问这家人在不在家。
  小卖部的老板却不太愿意说这家人。

  我们只能到对面一个卖五金的五金店去问,五金店的老板说:“他们邻居那家小卖部,和这个三层楼的主人因为争抢后院三平方米的地皮,砍伤了小卖部老板的儿子,他自己入狱三年,那小卖部的老板自然不会愿意提起他。”
  有前科,这厮。
  我还想问更清楚一些,就问:“那他是干什么工作的?”
  五金店老板说:“没有正经工作,又是帮人看场,赌博,又是给人家开车,跑腿,还是开的走私车,都不是正经事。有一年因为赌博赌输了钱,想拿着这个房子这块地卖了,他老父亲不给,所以没卖成,还拿着刀砍了父亲一刀,好在抢救及时,后来就去偷了,又被关了几年。最近刚出来。刚出来听说又整天去赌场那里混,过年的时候开了一部奥迪回来,可最近一段时间,又好像换成了面包车。听说又赌输钱了。”

  我和朱丽花对视一眼,这家伙,很有可能就是开车撞我的家伙了!
  我拿着黄康照片问道:“是这个吗?”
  五金店老板说道:“是,就是他。”
  日期:2015-09-25 19: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