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112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9-25 17:41:00
  更新线----------------------
  89
  袁洪荒愕然看向封从龙,道:“我救过你,你却要杀我?”
  “你把她留下!”封从龙的剑尖不住的颤动,直指袁明素。
  袁洪荒道:“睚眦必报,徒增戾气,何必呢?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些年来,我为了你们潘家也着实下了不少力气,你们得饶人处就饶人吧!”
  阿罗道:“睚眦必报?那不如这样吧,袁老先生,我去把你们袁家满门杀掉,再留下一个废人,叫他在墓穴里终日不得见人,不得见光的活二十多年,然后也跟你们道歉,怎么样?”
  “这……”袁洪荒无话可说。
  潘家这几十年来,所受的苦难,确实非三言两语致歉的话就能平息。袁重渡、宁楠琴害了潘家满门,死了的人魂魄不得超生,活着的人又生不如死,实在是惨烈至极!

  袁洪荒虽然在暗中有所照顾,却也抵不过儿子所犯过错的千万分之一,阿罗怎么可能愿意宽恕袁重渡、宁楠琴?
  将心比心,如果我是阿罗,我将袁重渡、宁楠琴碎尸万段也不解恨。
  袁洪荒沉吟片刻,道:“我这么大年纪了,跟你们说尽了好话,我也不容易啊!”
  日期:2015-09-25 17:43:00
  “你虽然一大把年纪了,却好不晓事!”阿罗道:“你始终只知道护短,终究害人害己!这袁明素如果被你给救了回去,假以时日,就又是一个袁重渡了!更何况宁楠琴跟我们潘家有血海深仇,她必须留下,你,请吧!”
  袁洪荒的脸色变了变,眼瞧着是要发怒,可终究还是没有,应该是自忖理亏,当即缓缓放下袁明素,点点头,道:“好,女娃娃毕竟不能传宗接代,迟早也是人家的,不带也行,不带也行……”
  袁洪荒一代宗师,说出这番话来,可真叫众人吃惊,也不知道他确实是脑子有些问题,还是故意装疯卖傻,给自己台阶下。
  明瑶和阿罗都是女人,面上都有愠意。
  却见那袁洪荒把袁明素放下之后,又看向袁重渡,道:“我带儿子走。”
  “带你儿子?”阿罗先是一惊,然后怒极反笑,“哈哈”道:“你是故意装疯卖傻吗?宁楠琴你不能带走,至于袁重渡,你更不能走!”

  袁洪荒大声道:“你非要叫我杀他?”
  阿罗道:“我不是不可理喻的人,不会逼迫你杀你的儿子。我刚才说不叫你为难,就是让你自己出去!他杀我满门,我除他一条命,不算过分!”
  “爹!”袁重渡尖声叫道:“你难道看着他们当着您的面,杀您的亲生儿子吗?!袁家的脸面何在?您的脸面何在?!”
  日期:2015-09-25 17:45:00

  “冤冤相报何时了?唉……”袁洪荒叹息了一声,道:“阿罗,这小畜生一辈子是作恶多端,可是也已经遭了报应——他的手筋、脚筋不是被你们给挑断了吗?回去我再重重的责罚他,保证他以后不再犯错了,这总可以了吧?”
  “他还有以后?!他死定了!”阿罗咬牙切齿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无可厚非!他成废人就能逃过一死了么?!害人满门,自断手筋、脚筋就万事大吉了么?!那这世上的人岂不是就可以随便杀了?!”
  袁重渡叫道:“爹,我一死,袁家无后了!”
  “你多行不义,作恶多端,损了阴德,早就绝后了!”阿罗冷笑道:“你现在这么一大把年纪,回去难道就能再生?”
  “爹!”袁重渡见袁洪荒沉默不语,便恶狠狠的说道:“跟这些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啰嗦什么?!您堂堂一代宗师,柳庄传人,袁家族长,何时这么低声下气的求过人?!”
  袁洪荒仍旧是沉吟不语,但神色已经有所耸动。
  袁重渡继续说道:“我是对潘家不起,可是您也救过他们,一怨一恩,早就扯平了!”
  袁洪荒微微颔首。
  日期:2015-09-25 17:45:00
  袁重渡道:“他们如果再不知道好歹,咱也就别客气了!不然传出去,世人还道是袁家怕了陈家!当年您在陈天默手上受的屈辱还不够吗?!只要您出手,不消用一根指头,什么麻衣陈家,什么潘家,什么封家,统统都不是对手!出去以后,江浙还是咱们爷俩儿的天下!”
  “不错!”袁洪荒猛然醒悟似的环顾我们,说道:“你们不要再拦我了,我瞧着你们是小辈,几番容让,可我袁家不怕陈家!也不怕封家,更不怕潘家!让开吧!”
  我和明瑶面面相觑,心中转过的恐怕都是同样的念头:这个袁洪荒做事犹豫,脑子混沌,受不了袁重渡的挑唆,事情恐怕要遭!
  阿罗嚷道:“封从龙,就是这个袁重渡出的主意,叫宁楠琴杀孕妇,剖腹害命,所以才杀了你的妻子儿子!算起来,他才是罪魁祸首!”
  如果袁洪荒用强,能对付他的只有封从龙,可偏偏封从龙此时不吭声,不说话,阿罗见势不妙,便也出言挑拨,道:“你这二十多年来,东躲西藏的,偷偷练剑,为的是什么?不就是给你妻儿报仇吗?!怎么?事到临头,现在仇人就在你眼前,你胆怯了?不敢动手了?!你想想你的妻子现在多惨?!你想想你的孩子还没有出生……”
  “啊!”
  封从龙禁不住阿罗的挑拨,又想起妻儿的惨状,刹那间双眼陡然赤红,满面狰狞,形态如疯,猛然往前一跳,挺剑便朝袁重渡刺去!
  日期:2015-09-25 17:46:00
  “住手!”袁洪荒大喝一声,飞身一拦,出手如闪电,只听“铮”的一声响,封从龙剑尖朝天,身子也往后趔趄!
  这只不过是袁洪荒的一弹之力,封从龙便禁受不住,可见袁洪荒的本事是何等之高!
  “爹好本事!”袁重渡大喜道:“叫他们瞧瞧咱们袁家的厉害!别叫天下人小觑了咱们!”

  “封从龙,他们又要赶尽杀绝了!你不拼命,玉兰就要再遭毒手啦!”阿罗也大声呼喊,封从龙挺剑又刺,袁洪荒右手成钩,上前就是一抓,阿罗却纵身一跃,扑向了袁洪荒!
  袁洪荒这次出手,本意是抓住封从龙手中的剑柄,要把剑从封从龙手中夺走,他哪料得阿罗会跳在中间?
  这坑洞本就不宽敞,阿罗又是女子,骤然一扑,袁洪荒吃惊之余,下不去毒手,也不好躲避,急忙收爪,登时被阿罗扑入怀中!
  袁洪荒耄耋之年,哪里受得住阿罗这样的女子入怀?登时没了主意,阿罗又趁机抱住袁洪荒的双臂,叫道:“封从龙,还不下手!?”
  喊声中,只见“唰”的电光一闪,封从龙的剑便刺在了袁重渡的身上!
  “噗!”
  封从龙一剑刺穿,复又拔出,又是一剑刺进去,再拔出……封从龙出手也真快,转瞬间已经刺出了七八剑!
  袁重渡连哼都没有哼,只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袁洪荒,目光中尽是不可思议!
  日期:2015-09-25 17:46:00
  “啊!你杀我儿子?!”
  蓦然间,袁洪荒怒吼一声,双臂震动,阿罗闷哼一声,已被弹飞,倒撞在土壁之上,跌晕下来,不省人事!
  袁洪荒俯身去看袁重渡,嘴里大叫道:“渡儿!渡儿!”
  袁重渡的胸口已经被封从龙用剑戳的稀巴烂,内脏碎片混血从嘴角流出,哪里还能说话?

  封从龙脸上溅的都是血,目光已经微微癫狂,袁重渡虽然已经死了,可他又是一剑刺出,从袁重渡脖颈划过!
  “嗤!”
  只见一道血光喷溅,袁重渡的脑袋滚滚而落!
  我目瞪口呆!
  刹那间,我想起来了之前袁重渡发过的毒誓:
  我袁重渡发誓,如果蒋明瑶赐我蛇毒解药之后,我再出手或伤或杀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就叫我乱剑穿胸,身首异处,断子绝孙,身败名裂!

  现在,袁重渡的模样似乎就是再验证他自己发下的毒誓!
  报应不爽,应验之快,一至于斯!
  默然思之,我不禁遍体生寒。
  再回看明瑶,她也是满脸的骇然之色。
  当时这个毒誓是她叫袁重渡发下的,在那时候,封从龙还没有出现,坑洞的周围也没有剑,可见明瑶是随口说出来的。
  但是,不久之后,封从龙便即出现,而且是携剑来的!由此也足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人力岂能预料得到?

  日期:2015-09-25 17:59:00
  “我杀了你!”
  袁洪荒呆了片刻,蓦然起身,大吼一身,合身扑向封从龙!
  我大惊失色,急忙上前——封从龙救过我们的命,我不能瞧着他死在袁洪荒的手中!
  但是我刚动身,便觉有一股铺天盖地的巨大压力迎面扫来,胸口登时一窒,仿佛被千斤巨石压中,呼吸难行,竟然不能再进一步!
  只见那袁洪荒须发皆张,目眦尽裂,一双手左右箕张,朝着封从龙的两鬓拍去!
  那速度快的如电闪,如雷鸣,封从龙避无可避!
  但见白影闪动,“噗”的闷响,间杂一声嘶吼:“不要!”

  风止人静,我愕然看见李玉兰缓缓从袁洪荒掌中跌落尘埃,鬼婴也掉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刚才的一瞬间,竟然是李玉兰抢到了袁洪荒和封从龙之间,替封从龙挡住了袁洪荒的双掌合击!
  这样哪里还能有命在?!
  “玉兰!”封从龙大吼。

  李玉兰看着封从龙,脸上带着些许笑意,嫣然而逝。
  “嗬嗬……”封从龙恸哭失声,如鬼如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