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5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彩姐说道:“如果他们还有些感恩,也许不会,如果没有,如果眼中只有利益了,那是肯定了。我估计,是避免不了了。只是他们现在还没稳住,而且他们还没好意思,将来若是触及到了彼此的利益,争斗是免不了。”
  我说道:“你为什么不直接卖掉转让了,然后拿着钱去做其他正经的生意呢?”
  彩姐说道:“那你为什么不离开监狱跟我去做事呢?”
  我有些无语。
  彩姐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追求的东西都不同。身在其中,才会懂。”
  两人喝了不少酒,彩姐的手机响了,她接了后,听完了只说了一声马山过去,就挂了电话。
  然后彩姐对我说道:“我有事要忙。”
  我说:“去吧,你,要小心。”
  彩姐站了起来,打了个趔趄,我急忙站起来过去扶着她,真的是喝了不少酒了。
  我扶着彩姐下了楼,然后扶着去等车:“你真的一个人能回去嘛?”
  彩姐说:“没事的。”
  车来了,拦下了,彩姐抱了抱我,说:“你自己也小心。”
  她上车走了。
  我挥挥手。
  妈的,康雪和A监区长彻底摆脱了彩姐的统治,现在和霸王龙一起开创了自己的帮派,和彩姐分庭抗衡,我有危险了。
  康雪她们,会不折手段的对付我,我该如何是好?
  难道,真要离开那里才行了吗?
  监狱真正成了牛鬼蛇神的天下了,而贺兰婷,又怎么办,如果她们对付贺兰婷呢?
  可现在她们最恨最恨的人,应该就是我了,我这个拦路虎眼中钉不除,她们也不爽。

  我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
  监狱里,防暴队的那栋办公楼已经在重建,这几天,拉泥沙的车进进出出的,一派工地的热闹现象。
  我把康雪对我的威胁对贺兰婷说了之后,贺兰婷只说,小心。
  小心?
  怎么小心嘛?
  我又问贺兰婷:“对了,那天我在防暴队办公楼跳河自救,上岸后跑到村庄那里,后来有个人穿着雨衣遮住脸和头过来扇了我一嘴巴,那个人是不是你?”
  贺兰婷停顿了一下,说道:“不是我。”
  我说道:“你怎么不敢承认?是你就是你!为什么打我?”
  贺兰婷说:“看你不爽。”
  然后她就挂了电话。
  妈的,你看我不爽,你就可以扇我嘴巴?老子怎么得罪你了?
  挂了电话后,我抽着烟,出了办公室外面。
  那外面,防暴队原先的办公地方那里,轰隆隆的,热火朝天的干着活,很吵。

  这也开工了许多天了,工程进度很快,地基搞好后,第一层已经快弄了差不多,已经快封顶第一层。
  我好像看到朱丽花在那里看着,心想在这里呆着无聊,去找她聊聊。
  我想和朱丽花去看看李珊娜,和看看冰冰,这都过了一大段时间了,毕竟当时也拿了她们的好处,不关心多点也对不起人家。
  我想着,假如我离开了监狱,而且没人罩着冰冰李珊娜的话,我真不知道她们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了。
  走向防暴队的时候,那些拉沙子拉建材的车来来往往。
  走近朱丽花的时候,我听到朱丽花在我面前挥手,大声喊什么。

  我竖起耳朵,听到朱丽花喊道:“后面!身后!”
  我一回头。
  惊恐的发现,一辆拉沙的车子冲上了阶梯上,直接开到人行道上面,冲着我就过来,而且,是踩着油门轰轰的撞过来。
  我赶紧下意识的求生,往旁边闪躲,可那辆车仿佛故意要撞我一样,轰隆隆的也打了方向冲过来。
  我已经贴着墙边了,往哪里逃,赶紧的飞奔往前面,那辆车就在身后冲撞过来。
  我感觉我快上天了,惊恐得仿佛眼睛都要从眼眶里面掉出来,完了,今天才是彻底完了!

  我看到朱丽花跑过来,朝我跑过来,我大声喊:“走开!你滚开!”
  朱丽花手上拿着一块砖,朝我跑过来后,和我擦肩而过,我感觉车子已经要触碰到我身上。
  朱丽花擦肩而过后她跑到旁边,拼了命俯身到车子很近的地方把砖头直接扔在了货车前轮下,货车前轮压到了那块砖头后,不受控制的方向往左边转过去,撞在了墙上,动不了了,熄了火。
  我全身一软,坐在了地上,妈的,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我都快被吓哭了。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
  那辆货车,一头扎在了墙上,玻璃什么的都碎了。
  要是被这货车撞倒,我估计我已经被碾压死了。
  我看见朱丽花把货车车门打开,把司机一把给拽下来,然后对着头上流血的司机拳打脚踢:“怎么开车的!怎么开车的!”
  我撑着软软的双腿站起来,走了过去,把正在暴打暴踢司机的朱丽花一把推开骂道:“你想死了!你不要命了!”
  朱丽花说道:“我不来你就真死了!”
  我说:“谁让你救我了!谁让你救我了!”
  朱丽花说道:“这个人绝对是故意的!”
  我回头看着头上冒着血的司机一眼,感觉他确实也是故意的,如果不是故意的,为什么我往哪里跑他就往哪里冲?

  幸好他拉着一车沙子,不然我真就被撞死了。
  朱丽花推开了我,上去又继续暴打那个司机:“是故意的吧!”
  那个司机喊道:“不是,不是我冤枉,我没有故意,车子失控了,失控了!”
  这时候,好多监狱的人都赶了过来,因为没人注意到,她们都没发现刚才发生的事,都跑过来制止朱丽花对司机施暴,问怎么回事。

  朱丽花跟她们说了原因,她们有人说,司机也不是故意的,人受伤了,车子也坏了,朱队长,就算了吧。
  朱丽花没说什么了。
  她们又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
  她们把司机扶起来,然后送司机去了医护室,然后联系其他的司机把车给弄走。
  我和朱丽花看着她们都忙着去了后,我对朱丽花说道:“以后别干这种事,真会死的。”
  朱丽花说:“你救了我,我也不会看着你这么去死。”
  我说:“谢谢。”
  朱丽花说:“你没事吧。”
  我说:“没事,你呢?”
  朱丽花说:“我也没事。”
  可我看到她的手在微微颤抖,我急忙抓住她的手,拿起来一看,她的手臂一片淤青。
  我急忙问:“还说没事!这是什么!”
  她把手抽开:“说了没事!”
  我抓住她的手:“干嘛你非要那么倔强?女孩子就不能温柔点吗,你真不懂撒娇?”
  朱丽花说:“我没事。”

  她的手臂不知道撞在了哪里,一大片的淤青。
  我问:“撞在哪里?”
  朱丽花说:“扔那块石头到那车轮胎底下时,手抽出来慢了,撞到了轮胎外面钢毂。”
  我说:“走,跟我去医护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