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5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干嘛呢,杀鸡儆猴?也不是啊,鸡都已经死了。
  但没想到的是,就只是购买防暴器具一项,都能侵吞了百万资产,太厉害了。
  会议最后,主任要我们各个监区自我检查,自我约束,不要做出格的事情,否则,严惩不贷。
  之后,有小道消息说,陈叶玩的这招中饱私囊,是出售器具的老板出具的单子发票,丢失之后被人无意捡到了,捡到的人是某单位的人,看到发票上写着女子监狱,就直接送来了这里,送到的是门卫手中,可辗转一番后,不知怎么就落到了康雪手里,康雪发现这是真发票,而给陈叶让陈叶开来给监狱报账的,却是假发票。康雪这下可得意了,又有了一个可以勒索陈叶要钱的价码。
  我估计也就因为陈叶是别人眼中的道德好人,她和老公是模范夫妻,模范家庭,但她却出轨,然后又私底下在监狱搞这些违法的事,这些把柄却都被康雪抓在了手里来要挟勒索她要钱,种种原因加起来,让陈叶产生了自杀的想法,但自杀也要拉着康雪章xx一起死,所以她走了那条极端的路。

  出了监狱后,我回去拿了手机,看着谁给我打电话。
  夏拉三个,林小玲一个,彩姐一个,还有信息。
  彩姐的信息:看到信息给我回电话。
  夏拉,林小玲估计都没什么事,因为夏拉发信息来说想我,想见我。
  我就给彩姐回了电话,彩姐约我八点整,到某餐厅吃饭聊聊,说有急事和我谈,我同意。
  八点整,我准时到了那家餐厅,等彩姐。
  几分钟后,她也来了。
  落座后,我拿着菜单给彩姐:“我已经点了,你想吃什么,加吧。”
  彩姐看了看,然后点了几样菜。
  我看着彩姐的面容,憔悴了不少。
  然后我看看她身后,却没看到那两个保镖,我问道:“你保镖呢?”
  彩姐说:“没带。”
  我说:“怎么了?”
  彩姐说:“没跟他们说,就出来了。”

  我哦了一声。
  彩姐说道:“你以后要小心。”
  我问道:“怎么突然这么说的?”
  彩姐叹息一声,说:“我们公司,分裂了。”

  我急忙问:“你们公司?就是你们帮,分裂了?”
  彩姐说:“因为我想要改变经营的策略。想改为做比较干净的生意,反对的很多。”
  我问:“为什么突然要改?”
  彩姐说道:“你说得对,做什么最好不要做害人的生意。他们有些人一直闹着想要做毒类的生意,我压了那么多年,但还是压不住,做那个太赚钱。”

  我问道:“那你现在,是怎么分裂法?”
  彩姐说道:“帮派分了两帮,我带了一帮,我自己做的酒店,他们自己做了另外一家,他们是由霸王龙带队。还记得龙哥吗?”
  我想到那次霸王龙带着人去小巷子堵格子帮那群人,那家伙,雄壮威武,高大威猛,像是一头真正的狗熊,雄壮,虎背熊腰,寸头。
  我说道:“记得。”

  彩姐说:“他带着几乎一半的人,和我分了,有一半的员工跟着他。包括,和你作对想弄死你的那几个人。”
  我问道:“和我作对,想弄死我?谁啊?”
  彩姐说:“她一直想杀了你一了百了,我阻止她,前两天我还打了她两巴掌。你真不知道是谁?”
  我明白了,是康雪。
  彩姐又说道:“我才发现,她和霸王龙是有那层关系的,他们一直在暗渡陈仓,另立门户了。他们两,有那种关系,然后联合起来,对付我。”
  彩姐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又喝了一杯酒。
  有那层关系,就是那种关系。
  我劝说道:“彩姐,别难过了。”
  彩姐说:“出来做这行的,真流氓假义气,什么忠诚的那些,嘴上说说,心里却不是那回事,为了利益,全可以出卖。”
  我说:“小人便是如此。”
  然后她又说道:“你自己小心吧,她们已经不再受我管。”
  我小心翼翼问道:“如果她们要害我,你还会拼尽全力的救我吗?”
  彩姐没回答我的问题,问我道:“你多大了?”
  我说:“二十多。”
  彩姐说道:“年轻真好。年轻无畏。你这么年轻如果就死了,是不是太可惜?”
  我说道:“谁说会死啊。”
  彩姐说:“你离开吧,别再和她们做对了。”
  好多人劝我离开,劝得最厉害的,是薛明媚,现在连彩姐都劝我离开了。
  我说道:“彩姐,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啊?”
  彩姐说:“你说。”
  我问道:“你现在也那么有钱了,为什么不像一般的女人一样过日子呢?”
  彩姐看着我,不知我到底问什么。
  我说:“我是说,结婚,生子,过日子什么的。”
  彩姐说道:“第一个原因,我告诉过你,没碰到合适的,第二个原因,我自身有问题,很难要孩子,所以介绍的有些男的,知道我这个自身的原因,就打退堂鼓。”
  我问道:“什么原因?生育不了?”
  彩姐说:“很难。”
  我问:“可以说说吗?”
  彩姐说道:“染色体异常。”

  我说:“我不明白,什么染色体异常。”
  彩姐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我无法正常生育,要孩子,只能做试管,但成功率不高。”
  我郁闷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病啊。”
  彩姐说:“放心吧,我不是乱来有的这病。”

  我说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怎么染上的这个病。”
  彩姐说道:“天生。”
  我问彩姐道:“那,你怎么想?”
  彩姐说:“如果遇到一个我爱的他也爱我的,而且愿意接纳我的,我愿意做试管,尽管成功率低。如果遇不到,就这样子吧。”
  一个她爱的,还要他爱她的,还愿意接纳很可能就算做试管也没有孩子的,这,有可能吗?
  我打个比方,我现在对彩姐,有感情,有爱,但我感到并不太深爱,假如,假如是深爱,我也不太可能愿意娶她过一生,因为她的身份,因为她的年龄,还有,关于要不了孩子的风险那么大,万一真要不了孩子,靠,我可不干。
  我直接就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她的话了。
  她问我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孤独的可怜?难道我老了,进敬老院?”

  我点了一支烟,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了。
  她苦笑一下,说道:“好了不去想这些了。接下来的日子,是不会太安静了。一山难容二虎。”
  我说道:“那霸王龙是不是要和你斗?”
  日期:2015-09-24 19: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