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5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她弟弟后,说道:“哎你怎么来了。”
  朱丽花弟弟说道:“你手机打不通,也不回家,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让我过来找你。你怎么还和这个家伙单独处在一起!你知道不知道这家伙阴险狡诈,卑鄙恶劣。”
  尼玛,老子在他心中,如此不堪。
  朱丽花说道:“别这么说他!”
  我自己喝了一杯酒,然后问朱丽花:“他是你弟弟,为什么你从来没和我说过?”
  朱丽花一下子脸红了,支支吾吾,说:“我,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我说:“不说就不说吧,你赶紧回去吧,你家人都很担心了。”
  朱丽花弟弟问:“你怎么十点了,还不回家!”
  朱丽花拿手机看了一眼,说:“才九点。”
  朱丽花弟弟拿着他手机给朱丽花看,然后恶狠狠的瞪着我:“你改的时间,是吧?”
  我说:“我不知道。”

  朱丽花弟弟怒道:“讲实话!”
  这家伙又想动手了,我干脆说道:“对!我调的,就是想让你姐陪我久一点。”
  他直接一拳打过来,朱丽花把他往回一拉,他这拳打空了。
  朱丽花骂他道:“别对他这么无礼!”
  朱丽花弟弟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真喜欢上这个家伙了!”
  朱丽花对我说道:“我先走了。麻烦等下你自己回去。”
  我说:“好。”
  朱丽花走出去,她弟弟再次瞪了我一眼,然后说:“下回我不会对你客气,记住!别想碰我姐,不然我会让你不好过!”
  他威胁完了后,跑出去追他姐姐去了。
  我坐回沙发上,艹,不就是唱歌喝酒嘛,这么生气,至于嘛。
  我承认我确实对朱丽花动心了,就想着碰她了,如果她愿意,就算我不会有什么负责任的心,那也是我和她之间你情我愿的事情,你这家伙,这么威胁我,至于吧。
  不过,我想到如果也有一个像我这样的家伙去追我姐,估计我也会像他一样的吧。
  好吧,大家互相谅解好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去放风场巡视,朱丽花也过来了。
  我抽着烟,趴在很矮的双杠上,她走过来站在了我的身旁,问道:“你昨晚生气了?”
  我说:“呵呵,多大点事,我还能生气。”

  朱丽花说道:“不生气,不像你。”
  我说:“早已过了爱做梦的年纪,轰轰烈烈不如平静。”
  朱丽花说道:“我给你道歉。”
  我看着她,说:“哟,居然会道歉啊?这可不是你花姐的风格啊!”
  朱丽花说道:“我弟弟他就是这个样子的脾气。”
  我说:“我理解,如果你弟弟交往了一个非主流的女生,咱不说那么难听吧。例如,你弟弟想和一个虽然有单位工作,但是背景不怎么样,而且感情方面,比较泛滥,今天和这个男的好,明天和那个男的出去,后天和另外一个男的看电影吃饭,大后天又和另外一个男的在办公室打情骂俏,我想,你也不会愿意你弟弟交往这样的女朋友,对吧。”
  朱丽花点了点头。

  我说道:“实际上,我觉得郁闷的是,我觉得每次我和女孩子想正正经经谈恋爱交往而让我最郁闷的是,是我的身份背景。我虽然有一份工作,一份正经的单位的工作,就算我和对方再深爱,但没用,她们的家人一定死死的抵抗我,反对我和她相处,为什么?因为我家是农村的,我家穷,我什么也没有,没车没房,说未来?有谁真的相信未来?更没人看重你的过去,所有人只看到,我,现在一无所有,她们家人会认为,我给不了他们的女儿任何幸福。包括你家也是。”

  朱丽花说道:“你说得很对。”
  我抽了一口烟,吹烟雾向天空,烟雾随风散了,我说道:“你家人说的很对,要门当户对吧,让你找个也是当兵的,最好也是像你家一样的光荣家庭,那比较有共同话题,而且家人也安心。你弟弟反对我反对得很对,换做我姐姐和一个看起来不三不四的痞子交往,我也不会喜欢。我也会反对。”
  朱丽花没说话。
  我问道:“你弟弟说,说你不愿意相亲,家人介绍的,合适条件的,你都不会去看,为什么呢?”

  朱丽花说道:“有没有对象,结不结婚,重要吗?”
  我说:“呵呵,当然重要,难道你不想有个男人呵护你,生个可爱的小孩,相夫教子,一家子幸福的走下去?”
  朱丽花说:“这是世人的想法,我如果不喜欢的,我就一个人到老。”
  我说:“我相信你做得到,但你说,你都不去相亲,你别的男人你看都不看,你怎么能有喜欢的。”
  朱丽花说:“我不会相信缘分,可这样子逼着我去相亲,我认为也没什么用。”
  我问:“那你要等?等到死?你知道我们监狱只有我一个男的。你弟弟说得对,你要是见的男人多了,你才能有挑选的机会,要是只在监狱,除了我就是我,只有这么一个男人,你能接触到的男人,就是我,只是我。那又有何用?你就这么光棍一辈子?”
  朱丽花问我:“如果是你呢?”
  我说:“我不会受得了,首先,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有需求,对异性的需求,性需求。其次,我很脆弱,我需要另外的人陪,还有,最重要的是我需要给家里续香火。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朱丽花又没说话。
  我问道:“我真的想知道,为什么那个明明是你弟弟,你为什么都不会告诉我,让我以为他是你男朋友呢?”
  朱丽花想了一会儿,说道:“我喜欢。”
  说完她就走了,也不和我拜拜,这真是有点贺兰婷的风格了。
  我的家庭背景,太惨淡,农村的,家穷,父母农民,没钱,配不上人家,无论李洋洋谢丹阳朱丽花,她们家人反对,是有道理的,谁让你家那么穷啊,你能给得了我女儿幸福吗?能吗?能你大爷啊,吹牛谁不会啊。
  监狱领导召集我们各监区的领导干部开会。
  我这个芝麻官也去了。

  会议是由主任和侦察科,还有狱政科发起的,说的主要是关于侵吞监狱公共财产的问题。
  罗哩罗嗦的说了一堆的上边的政策后,然后说我们监狱如今有一些人,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公共财产中饱私囊。
  其实,哪个监区不是这样子啊,说的中饱私囊,谁手里有点什么权利,谁不会所谓的雁过拔毛那一招啊。
  然后,狱政科科长指名道姓批名,说,“防暴队的陈叶,出事前,利用职务之便,在购买防暴队防暴器具的时候,收取回扣,侵吞监狱公共财产,目前已经查出,其侵吞的数目达到了百万之巨!”

  场下一片哗然。
  陈叶都已经死了,还被翻出来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