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3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神女的眼睛空白,可怕,说道:“不是我!”
  柳智慧继续问:“你妈妈的骸骨是不是在猪圈里?”
  神女用手捂着耳朵:“是!不是?不在!”
  然后神女用力的捂着耳朵看着天空。

  柳智慧急忙走开了,离开了放风场。
  她怎么走了啊?神女难道就这样疯了?
  突然,她放生大笑起来,然后又大哭,接着,神女突然疯了一样爬上围墙,没看错,是徒手攀爬围墙,就凭着双手,疯狂的插进墙缝就爬上去,然后上去后,直接抓住了电网,电网啪啦闪出火花,她直接从上面掉了下来,一动不动。
  所有在放风场上的人都惊呆的看着神女大笑大哭后爬上铁丝网被电飞下来。
  我直到现在都无法理解她到底怎么徒手爬上去。
  死了吗?

  一大堆人都围过去,特别是神女的那些忠实粉丝,她们监室的人,冲过来最快,围住了神女,然后喊叫狱警抬去医护室。
  我赶紧也跑过去了,我害怕她真死了。
  说好的要弄死她,但是到了她这样真的要自杀去死,我又动了恻隐之心,我这是在杀人啊!
  神女被七手八脚的抬去了医护室,然后医护室的医生检查后,她的手指受了伤,她的指甲直接掉了好几个,因为用手指插进墙缝里爬上去的代价。
  而抓了铁丝网,她的手掌又烂了,还被电晕了,但好在没多大事。

  妈的,知道了这样情况后,我又怕她醒来后,会想办法害死柳智慧。
  我自己都在矛盾着。
  女囚们大喊着要把神女送去医院,而且医生也说最好送医院再仔细检查一下,神女被送去了医院。
  女囚们没能跟着去,只有我们狱警管教才能出去。
  女囚们妥协了,她们知道拖下去,会对神女身体情况不利。
  神女被送去了市监狱医院。
  到了医院检查,也是一样的情况。
  死是死不了,就是手受伤了,电网的电压其实没那么大,能把人电飞电晕,但不会直接把人电死。
  我心里担心神女醒来后,会如何采取报复的办法来对付小美和柳智慧。
  不过,小美并不知道柳智慧的真实身份,没人知道柳智慧什么身份,也不知道柳智慧到底在哪个监室,除了我没人知道我用柳智慧来对付神女,对于柳智慧我不需要担心什么,只是,我担心的是小美。
  别说神女出来了会对付小美,神女没出来,神女的粉丝们已经开始商量干掉小美了。
  她们认为,如果不是因为小美找了个奇怪的女囚和神女说话,神女不会发疯,也不会自杀了,但也有女囚认为,神女平时做法就奇奇怪怪的,或许那不是自杀,那只是在作法,伤害自己替人消灾。然后她们统一了意见:如果神女出事,马上对小美和那个神秘的女囚(柳智慧)进行报复,如果神女没事,回来了,等神女回来后,问清楚神女怎么回事,如果是神秘的女囚害的,马上报复,如果不是,那就算了。

  这些都是我安插的耳目听到的。
  我马上让人去散播谣言,说当天小美和在附近的管教都听到神女说做法事,伤残自己,替天改运,伤害自己为人消灾解难。
  这么个谣言下去后,神女监室的粉丝们竟然都相信了。
  但纸终究包不住火,万一神女回来后,跟她们说了真正的原因,一样的会闹事啊!

  我急忙偷偷去柳智慧的监室找了柳智慧,问柳智慧怎么办。
  柳智慧看着我紧张的样子,说道:“她没死,你想弄她死,她要死,你又怕她真的死。”
  我挠挠头说:“唉,觉得这么个人命,害死也挺可惜的,别人害死她我没什么太多心理想法和压力,但是是我一手策划,总觉得那样做,很不好啊,我有心理包袱。”
  柳智慧说道:“只能说你太善良。”
  我没说话。
  柳智慧说:“你放心,她已经受不了重压,心理失常了。”
  我看着柳智慧,问:“你确定?她疯了?”
  柳智慧说:“她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她的弱点只有她这一家子,她的父母。我引导让她爆发了她深埋了心中多年的痛苦,嫉妒,怨恨等情感。我认为她会受不了而自杀。”
  我问道:“你的意思说,她就算是醒来后,想到这些,还会自杀?”

  柳智慧说道:“她受不了而自杀,自杀未遂,也不会醒来了,我看她的眼神,知道她已经心理崩溃,就是,疯了。”
  我叹气,说:“那也好些,总比杀人做的孽小。”
  柳智慧问我:“你认为你这是在作孽吗?”
  我说:“说是救人吧,但也毁了一个人。对一大群人来说我们是做好事救人,但对她和少部分来说,我们还是给她们带去了痛苦,我们在害人。”
  柳智慧笑笑,不再说话。
  我和她道别,回去了办公室。

  没多久,在市监狱医院那边守着神女的人来电汇报说,神女醒来后,就又哭又笑,又跳又叫,大小便失禁,口水滴答,跟疯了一样,完全停不下来。
  那是真的疯了。
  我挂了电话后,心里涌起的不知是啥滋味。
  监区长召集我去她办公室,听语气很急。
  我急忙去了。
  在监区长办公室里,我和她打了招呼。
  监区长抬起头,看是我,马上问:“你知道神女的事了吗?当时你也是在场是吗?”
  我说:“是,我也是在那里的。”
  监区长问:“她到底怎么回事?我听说她和几个女囚聊天,聊着就自己爬上墙去触电了。”
  我说:“是,我远远看见,她和几个女囚聊着,在放风场上吹风,不知怎么的就爬上墙去,疯狂的爬,然后抓住电网,被电飞下来。”
  监区长说道:“那墙她怎么能爬上去的?”
  我说:“我也不知道,总之,她的手指全烂了了。指甲都掉了很多。”
  监区长微微骤起眉头,说:“医院那边有消息来了,说她已经疯了。”
  我说:“我也不知道。”
  监区长说道:“没想到她竟然会突然疯掉,这正好了,省了我们劳费力气。”
  我说:“对,万一她还精神着,还对付我们,我们才是真正的完蛋。”
  监区长纳闷的说:“她怎么好好的就疯了呢?”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监区长,那些搞这种东西的人,都有些神经失常的,或者说她们这个样子,才能和那些她们世界里的所谓鬼神对话。不疯还和那些鬼神沟通不了。”
  监区长轻松的叹口气,说:“疯了也好。不过,要怎么和她们监室的交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