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2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结束了。
  上香,跳大神舞结束后,大能点了一支烟,朝我这里走来。
  他走到我身边,坐下,然后说道:“这是我的工作。”
  我说:“嗯,看到了,如你所说,你是做好事。”
  如同莫扎特的安魂曲,安慰亡灵,追思亡灵。
  他说道:“我在超度死人,我妹妹在害活着的人。”
  我自己点了一支烟,说:“是吧。”

  他说:“我想和你说说我家里的故事。”
  我点点头。
  他和我告诉了他家里从小发生的事,变故,让我知道了神女为什么这样子,让我更加深刻的懂得了什么叫人性。
  大能的父母都是镇上的人,大能父亲的祖辈都是做乡村医生的,大能祖父也是做医生,没想到一次上后山采药顺便挖了几颗雨后的蘑菇回来吃后,除了大能父亲因贪玩没回家没吃幸免之外,一家子全死光,大家都说大能父亲是克死人的。
  而大能的母亲,和大能的外婆相依为命,母女两都是搞巫术的。
  大能的父亲和大能的母亲因为自身的原因,都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过普通人的生活,在外人眼里,他们始终都是异类。
  于是经人介绍后,他们在一起了,然后婚后有了大能和神女。

  可生了神女不久后,大能的外婆就被雷劈死,大能的母亲就怪大能父亲克死了大能外婆,然后因为迷信,硬逼着大能的父亲做建筑去了。
  即便如此,在外人看来,父亲搞建筑,母亲在家养一些猪,这怎么看都是稳定的一家子。
  可事实并不是这样,大能妈妈生性风流,嫁给大能父亲之前,就喜欢和镇上几个流氓光棍厮混在一块,就是嫁给了大能父亲之后,也没有改变。
  大能的父亲出去搞建筑做个民工,经常几个月的不回来,大能母亲就经常带着不同的男人回来,而后,农活不干了猪也不养了,就去搞巫术那一套,因为搞那个轻松,赚钱,还可以和不同的各地方的村里的野男人厮混,毕竟是祖先遗传下来的手艺,对大能母亲来说那并不难。

  大能以为,因为自己大了一点,就扔着大能在家里自己吃自己做饭自己照顾自己,而因为女儿神女还小,就带着在身边。
  可之后,大能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而是从一个大能母亲带一个男人回家厮混后说话知道,大能是大能父亲亲生的,神女却是这个野男人的种。大能母亲并不爱大能父亲,对这个已经成家的野男人心怀眷恋。
  可更疯狂的是,神女长大了一些后,也就只是十三四岁的年纪,长得玲珑俊俏凹凸有致,大能母亲的野男人看上了神女,一次直接用强动了神女,被大能母亲发现后,狠狠打了神女一顿,逼着神女以后不许洗澡,不许打扮,不许换衣服,于是,神女从小就好像疯了一样。
  可更极品的故事还有,大能还发现,自己父亲回来后,并不怎么理大能,而是对神女很好,然后他发现,神女和父亲有染。
  于是,大能就‘疯了’,不去上课,每天活在了阴影之中,在家里哪儿都不想去,也不和别人说话,不和任何人打交道。
  在别人眼里,在家人眼里,他彻底就疯了,大能的母亲找男人回家来,更是不避这个疯孩子的嫌,直接就当着他的面乱来了。
  不仅是他疯了,这在别人眼里,他这一家全是疯子,是因为她妈妈造孽的结果。
  之后,这一家子的故事更是狗血,大能母亲发现了神女怀孕了,逼着神女说是谁,神女就说是野男人干的,大能母亲把神女反锁在家里,而神女,骗自己母亲说那个野男人还和别的女人有染,唆使自己母亲杀掉那个野男人。没多久后,那个野男人死了,是从后山摔下死的,大能说,是她母亲和那野男人到后山幽会的时候把那个男人推下山。
  神女把孩子生下后,那个孩子被大能的妈妈不知弄去了哪里。
  可更加疯狂的是,大能母亲解决完了这些事后,大能父亲刚跟完一个做了一年多的工地回来,大能父亲甚至在疯孩子大能面前和不避嫌,和神女就那么乱来,不过他说,神女对他父亲,是有感情的。这才造就了后面的更大的灾难。
  大能母亲一次搞完法事回家,当场撞见大能父亲和神女那肮脏一幕,但是她却没有任何的生气,只是当着看不见。
  没过多久,大能父亲就不见了,人家都说是离家出走了,但是大能说,他的母亲毒死了父亲,然后沉尸猪圈的大粪坑里。

  故事却还没结束,神女也知道了父亲被杀,一天,也使用同样的手法,把母亲杀了。
  杀了后,神女也不管不顾自己的哥哥大能,从此离家,做着骗人的法术,挣钱,然后等到每年父亲的祭日回家,在猪圈前把钱烧了烧给自己深爱的父亲。
  这深爱,是畸形的爱恋。
  可她从来不会给大能带任何吃的和用的,大能饿了,出去外面找东西吃,傻笑着跟邻居要饭。
  尽管父母双亡,大能没有感到任何一丝的悲伤,没多久后,也离开了那个家,帮人做白事,自己在另一块地盖了房子。和神女彻底没了联系。
  大能说完后,面无表情的说:“他们是我的家人,可我从来不会对他们的下场感到一丝可怜。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我抽着烟,默默听完。

  心想,这他妈都是一家什么人啊!
  我说道:“你老家那个猪圈,有两幅骸骨?”
  大能说:“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吧,我不想再提起那些种种不堪的回忆。”
  我说:“好吧。”
  大能说:“我妹妹也好,妈妈也好,爸爸也好,外面那个野男人也好,他们都该付出夺走别人生命就该赔自己命的代价。我妹妹我是说服不了她的,我也不会去见她,你怎么对付她,都不关我事,你除掉她,是为民除害。”
  我想到神女,我知道她可怕残忍,但没想到竟是那么一个可怕的残忍的人,和自己父亲有染,让妈妈杀掉妈妈的情人,然后妈妈杀掉自己的父亲后,使用同样的手法杀掉自己的妈妈。
  这是多么变态而且强悍的心理素质?
  我挠着头,看来,对付神女,是只能用强硬的手段了。
  她不是人,是禽兽,畜生,不,禽兽尚有一丝怜悯之心,她却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她不是禽兽,她是魔鬼。
  活生生的魔鬼。

  上帝不小心创造了一只人间的魔鬼,这只魔鬼可以把无数的人变为鬼。
  大能说完后,说道:“我过去吃饭了,你早点离开这里。”
  我点点头。
  大能站起来,走了。
  这家伙从头到尾,跟我说话,聊天,喝酒,吃肉,全是一个表情,从没变过。
  眼神也从未变过。

  他和神女,是一样的。
  幸运的是,他的心和神女不一样,他没有长出害人的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