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2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又说:“对,对不起,我没想打得那么用力。”
  我说:“这不怪你,不过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其实我心里有些生气,妈的不给上就不给上吧,推开我就行了,何必一巴掌打得那么用力。
  我直接关了灯,转身过去背对她。
  她用手指点了点我的后背,问道:“你生气了?”
  我说:“睡觉睡觉。别吵。”
  她不敢出声音了。
  一会儿后,她说:“我,我害怕。”

  我没说话。
  她轻轻的,紧紧的缩靠在我后背,不一会儿,听到了她均匀的呼吸声。
  她睡着了。
  我们一夜,也没什么发生。

  因为我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她已经洗漱好了。
  我点了一支烟,抽完后,去洗漱,和她到了楼下,去吃了早餐。
  不过,等着大能给我打电话约我之前,也挺无所事事的。

  吃完了早餐,还是回到了房间里看电视。
  林小玲问我道:“昨晚你到底看没看到?”
  我说:“唉,咱们都那样了,看不看见还有什么关系。”
  林小玲说:“哪样?”
  我说:“我很早之前就看过了好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高挑一点,白一点,挺翘一点,跟别的女的也没什么可比的。”
  她说道:“当然没你那个少丨妇丨身材好。”
  我说:“哟,你居然承认她的身材比你好呀。”
  她说:“男人不都喜欢那种类型身材的女人吗。”
  我说:“也许吧。”
  我找着烟点,她说:“别抽那么多烟了。”
  我说:“你要管我吗?”
  她说:“在房间里抽烟,整个都是烟味,让人不舒服。”
  我说:“那是你的事。”
  她骂道:“你这人为什么那么自私,就不能替别人想一想。”

  我说:“想你大爷。”
  她说道:“像你这种人,能交到女朋友我就不信了。谁忍得了你啊。”
  我说:“不劳你费心了这种问题。不过像你这样的要做我女朋友,我还要考查。”
  她骂道:“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还要做一套。”
  我问:“做哪套了?”
  她说:“我昨晚打了你那巴掌就是对的,我就不该道歉,对付你这种色狼,刚刚好。”
  我说:“切,我那是开玩笑的,你以为我想亲你这丑八怪啊。”
  她问我:“你骂谁丑八怪!”
  正斗嘴着,我手机响了。
  我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也许就是大能打来的。
  接了后,果然是大能打来的。
  他说道:“你现在有空嘛?”
  我说:“有。”
  他说:“那你过来马山村这里一下,我在这里。”
  我说道:“马山村,在哪?”
  他说:“从镇上开车往码头方向,开上一公里这样,第一个村子就是了。在村子村头这里,你来了就看到我。”

  我说好,就挂了电话。
  然后跟林小玲说道:“我要出去和他见见面聊聊,你去不去?不去就在这里。”
  林小玲急忙说:“我去!”
  我说:“你不是害怕吗?”
  她说:“我一个人在这里更害怕。”
  我下楼,她跟着下来。
  她开车。
  沿着湖边的公路,开到了那个马山村。

  村头,有人在做什么白事之类的。
  然后我看到大能坐在场地边抽着烟。
  我下车,林小玲也要跟着我。
  我说:“在车上,怕什么呢?”
  她说:“我害怕她从车后排座位出来。”

  靠。
  我走上去,到了大能身边,他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给我,我接过来,点上,说:“谢谢。”
  他说:“这家人在给去年死的人做送魂的法事。”
  我说道:“我以为又是有人死了。”
  他说道:“我有挺多时候,都很忙,只能在这样地方和你说。”

  我说:“没事的。”
  他说道:”那个昨晚被送去医院的,被撞瘫痪了。”
  我叹息道:“生命真脆弱。”
  他没什么表情,大概看惯了死人,他问道:“你昨晚上说,你找我的目的,是要我说服我妹妹,不要在监狱里搞害人的事。“
  我说:“对啊,就是这个样子的。”
  他深深吸了一口烟,说道:“昨晚我说我妹妹没有害人,那是假话,她的确是害人,骗财。”
  我看着他,奇怪的问:“你不是相信什么你们世界中的那些东西吗,难道你妹妹所构筑的人间鬼魂的东西,你不信吗?”
  他说:“是有这东西,可是她所做的,是骗人的。你看我给人送魂,过桥,作法,都是做善事。她所谓的帮别人消灾解难,替天改运,都是假的。如果是向天为人祈福,我还会信,可如果替天改运,那就不是真的了。”

  我说:“呵呵,连你自己都不相信。”
  他说:“我是帮不了你了,我妹妹不会听我的话的,你知道她为什么那么拼命赚钱吗?”
  我说:“你不是说烧给谁,烧给你爸爸吗?”
  他说:“是,是烧给我爸爸,也烧给我妈妈。”
  我说:“拿真钱,来烧给家里的死者,烧多少?”
  他说:“赚的都烧。”
  我大吃一惊:“那要多少,赚几万就烧几万?”
  他说:“对。”
  我问:“这么奇怪,她为什么那么奇怪?”
  他说:“她是在求心安。”
  我问:“你能告诉我?”
  他说:“是。”

  我说:“你会告诉我?”
  他说:“我告诉了你,你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你才知道她有多可怕,有多心计,你们最好把她拉去一个没人可以接触到的地方关着。”
  想来,她妹妹身上,神女的身上,大有故事。
  我说:“你可以和我说说吗?”
  他说:“我妹间接杀了我爸,直接杀了我妈。”

  我大吃一惊!
  我问:“杀了你爸,杀了你妈!这?她怎么会这样?我听说,你和你妹,从小,就是,呵呵原谅我说难听点,就是人家说你们兄妹俩精神不正常,是不是你妹妹神经有问题,杀了你妈妈。但是这个事,是真的吗?”
  他说:“我慢慢和你讲。”
  我洗耳恭听。
  正说着,有人叫他,他对我说道:“我先去把香火续上,送魂路上。那香火不能灭。”

  我点点头。
  他过去了,点了香火后,嘴里念念有词,在众人中间,跳着怪异的大神舞,然后跳几下后,插香火上去,接着拿着一根燃烧的大木棍,嘴里大声喊着听不懂的东西,狂跳了几下,接着高高跃起,拿着然后的大木棍邦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日期:2015-09-18 19: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