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9-20 20:46:41
  1.4.4 日本海军走上战争之路
  两次海军裁军会议给日本海军造成了深远的影响,特别是伦敦海军会议直接导致了“条约派”和“舰队派”的决裂,也使海军省和军令部的矛盾进一步公开化。此外还产生了一种更加恶劣的后果,那就是在日本海军军官中反英美和亲德的情绪越来越严重。
  根据原来的传统,日本海军会选择最优秀、最有前途的“海大”、“海兵”毕业生去美国或者英国深造。随着《日英同盟》的终止,日本派往英国的人员逐渐减少。在20年代后半期,日本向德国派出了更多的造船工程师。到了30年代,德国已经取代英国、美国成为日本海军军官留学深造的首选国家。在1936年德日缔结《反共产国际协定》之后,日本海军派驻柏林的武官、助理和办公人员数量超过了在英美类似人员的总和。这些人回国后,立即成为海军省和军令部内亲德反美的中间力量。

  也不是每一个曾经在德国工作或者留学的人都亲德,这其中也不乏个别的清醒者。好书成癖的米内光政曾经在德国呆过两年半,他深刻地意识到日本与德国亲近的危险。他研究过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并告诉那些亲德的年轻人:希特勒鄙视日本人,把大和民族看成是劣等的缺乏想象力的民族,这些话在翻译成日语的时候已经被刻意删掉了。同样清醒的还有井上成美,他指出“日本人绝对不能和德国人站在一起,因为那个国家在撕毁条约时毫不犹豫”。

  亲德派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位大后台,他就是太平洋战争开战之前从1933年到1941年担任了八年军令部长的伏见宫博恭王。1886年4月,年仅12岁的伏见宫就进了“海兵”16期,可是9月份就因受不了学校对皇族的照顾依然退了学,远赴德国弗伦斯堡海军学院留学。伏见宫在德国可不是镀金,而是实打实地接受德国的海军教育,读完了海军学院以后还上了研究生班。日俄战争的黄海海战中,伏见宫是东乡平八郎的旗舰“三笠”号后炮指挥官第三分队长。激战中被打断了三根肋骨,负伤后的伏见宫拒绝军医的救治,要求军医先去处理受伤更重的伤员。这时候“三笠”号的炮术长上来把他硬抱了下去,这位炮术长的名字就叫加藤宽治。据说伏见宫在“海兵”短暂的学习期间,加藤就是伏见宫的“官方伴读”。后来的伏见宫先后出任“海大”校长、第二战队司令、第二舰队司令、军事参议官等职,1922年47岁就成为海军大将,升迁速度之快在日本帝国海军中空前绝后。由于其父也使日本陆军元帅,1932年伏见宫进入元帅府后与其父成为日军中第一对元帅父子(第二对是寺内正毅、寺内寿一父子)。

  伏见宫和和东乡平八郎一起成为了“舰队派”的两大后台。作为皇族的伏见宫打着天皇的旗号干了许多天皇不知道的事,在任内的1933年2月2日成功地将海军军令部长升级为和陆军类似的军令部总长,其漫长职业生涯的业绩用后人的评价说就是“连平庸都算不上”。由于是皇族,伏见宫不用为自己的行为或错误承担任何责任,他因为没人敢惹而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在掌管日本海军时期内,他主持撕毁伦敦海军条约、逼迫大角岑生将作战指挥权从海军省转移给军令部、解除大批“条约派”海军将领、推动日德海军合作、逼迫海军同意对英美开战等等劣迹,使得后来的日本史学家将其称之为“海军的毒瘤”。1941年开战前夕,昭和天皇顾虑到胜败难测,害怕最后追究皇族的责任让其隐身幕后。此举使得战后伏见宫连战犯都没混上,1946年病死。

  伦敦会议之后,加藤宽治黯然辞去了军令部长的职务。由于加藤先后出任过江田岛海军兵学校、海军炮术学校、海军大学的校长,在日本海军内部可谓是“桃李马天下”。加藤从华盛顿返回时在有关美国强加给日本60%比例的演说中声泪俱下,已经成为每个“海大”毕业生心中永久的伤痛。他对于日本海军天下无敌的吹嘘又使得那些年轻的海军军官如醉如痴。一定意义上他仍然是“舰队派”的教父和精神领袖。

  1931年1月,“舰队派”的主力选手大角岑生在东乡、加藤的支持下出任海军大臣,然后他们联手在1932年2月成功扶持伏见宫登上军令部长的宝座。1933年2月,又一位“舰队派”的骨干末次信正被任命为联合舰队司令官。至此“舰队派”完成了一统天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