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2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偏偏要问:“能不能告诉我呢,因为很多人都说你很灵,很厉害,干嘛做不了结婚满月之类的法事。”
  在农村,满月酒基本都要请作法的来搞这些,甚至很多农村孩子的名字,都是作法的道公巫婆根据孩子的生辰八字取名字。
  他说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些呢?”
  我说:“因为我想请你做其他法事,可以吗?例如我跟女朋友订婚什么的。”
  他说:“不行。”
  我又问:“为什么?”

  这时外面停好车然后打了一通电话的林小玲进来了,到我们这里一看,只有热狗和鸡翅,她眉头一皱:“啊,只有这些呀?我不要吃这些。”
  我摆摆手示意她自己滚出去点。
  她出去点东西去了。
  我又问大能:“为什么呢?”

  大能说道:“我的命,我的八字,克人,克死所有我身边的人,就是我接了喜事,也只会克掉。”
  我问:“克成什么样?”
  他说:“满月的小孩遭受灾难,长不大,夭折,不然就是多病,结婚的会离婚。下地基的请我去,房子没盖好,就有建筑工掉下来摔死,有的盖好的,地基也沉了。”
  我问道:“那么神奇?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还是真实有的事?”
  他说:“这是真的。你还是别请我去做那些。我只适合送人。不适合迎喜。”
  我自己都觉得神奇,这家伙看来真是一个灾星啊!
  妈的,那我是不是别和他喝酒的好?
  不过,妈的老子怎么能那么迷信?

  我端起酒杯,说道:“我今天特地来找你的。”
  他和我碰杯,说:“你知道没有人敢和我喝酒吗?”
  我说:“是吗?”
  他说:“和我同桌都不敢。”

  我说:“那怎么了,同桌,你该不会把我等下就克死了吧。”
  他倒是笑了,被我逗乐了,说:“我还不会那么厉害。”
  喝完了他那瓶啤酒,我给他倒上,兴许是有点高兴,他没有拒绝。
  我说道:“其实我来找你,不是做法事的,我骗了你。”
  他警惕的问我:“那你找我干什么啊?”
  我说:“你别紧张,我是来问你关于你妹妹的事情而已。”
  他说:“我妹妹?她不是诈骗坐牢了吗?”
  我说:“对,她坐牢了,我就是监狱的人,她现在在监狱,和我们闹得挺不快乐的。”
  他说:“我妹妹我也很久没联系,没见过她了。”
  我奇怪的问道:“为什么你妹妹你自己都不联系她?也不去见她?”
  他说:“我刚才说了,我的命克人,她离我太近,她会出事。”
  我本想说你迷信的,但看来他们兄妹俩都是演这个角色演进了真正的剧中,说什么迷信不迷信,他们也不会醒悟出来了。
  我说道:“那你知道你妹妹因为诈骗坐牢的事吗?”

  他说:“有人和我说起过,说是她去给人除灾,跟人家要钱,人家家人告了她。”
  我说:“那你觉得你妹妹有错吗?”
  他说:“错!我妹妹大错特错!”
  他竟然如此开窍?
  我问道:“哪儿错了?”
  他说:“替人消灾是好事,可以跟人家要钱,但人家给多少那就多少,不要去要那么多,人家家人不愿意给,那就宁愿不做,退钱回去也行。这些东西,并不是每个人都信,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东西的。像你,我就看出来,你绝对不相信世上有这些东西。”
  我笑了笑,说:“我来找你之前,还怕跟你沟通有障碍,现在看来,完全没有什么障碍啊。那你相信有吗?”
  他说道:“我相信有。你可以笑话我的。我每天都看新闻联播,我看科技,我看文化那些,那些都说我们迷信,可是这世界上就真的是有那些东西。”
  我说:“好吧,每个人对每一样东西的理解程度都不同的。我找你是想让你帮忙。”

  他说:“是我妹妹害人了吧?”
  我惊奇的问:“你怎么知道?她的确是在监狱里跟女囚说那女囚有灾难,要女囚给她钱,否则就真出事,那个女囚就要自杀。我们就以你妹妹教唆害人为理由,关她禁闭室,但是她监室的人和我们闹自杀,绝食。”
  他叹息说:“唉,又是这个样子。”
  我说:“你觉得你妹妹是在骗钱吗?”
  他盯了我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那双眼睛苍凉得让人觉得嗖嗖的冷。

  他说道:“她不是在骗钱,她拥有我没有的本事,从我妈那里遗传下来的,她知道谁会有厄运,她可以改变别人的厄运。”
  又是这一套,我是不会相信的,我撇撇嘴,说:“好吧,你也是这么相信的,但她去跟人家要那么多钱,人家没有,绝望之下只能自杀,如果她不要那么多钱,跟人家拿个几千,人家可能有给她,人家也不会自杀。再说了,人家要自杀,你妹妹完全可以给人家说降价嘛。这要是出人命了,对你妹妹又有什么好处。拿那么多钱干嘛?”
  大能说道:“她挣钱来也不是给她自己花。”
  我奇怪了:“那是给谁?”
  大能说:“她拿来烧。”
  我更感觉奇怪了:“她拿来烧,什么意思啊?”

  他好像有点醉意,他自己给自己倒酒,难道他真的是一瓶倒啊?
  我看向外面,林小玲不知跟谁打着电话,聊得津津有味的。
  大能说道:“她烧给死人的。”
  我问:“拿真钱,来烧给死人?”
  他说:“烧给我爸。”

  我急忙问:“我听说你家里的情况,人家说你爸爸疯了离家出走了,他死了?”
  他说:“死了。”
  我拿着鸡翅给他吃。
  他接了过去,说到他爸爸,他的手很颤抖。
  突然,我听到外面一个急刹车的声音,然后是林小玲啊的尖叫起来。
  我急忙看过去,然后跑出去。
  听到碰的撞东西的声音,然后是摩托车摔倒的声音。
  我跑出去,林小玲急忙抱住我。
  我问:“怎么了!”
  林小玲说道:“撞车了,撞车!”

  我看见一辆面包车停在烧烤店门口,一辆摩托车摔在路边,摩托车驾驶员是一个大叔,倒在了路边。
  林小玲很是害怕,好在不是撞的是林小玲,我安慰道:“别怕。”
  林小玲放开我,我走过去看那个摔在路边的大叔,好多烧烤店的人都出来看,路上有行人也围着过来,面包车突然踩油门,跑了!
  靠。
  不过,人群中的有几个青年记下了面包车车牌号。
  我蹲在那个大叔的旁边,只闻到一阵阵白酒酒味,看来是喝白酒喝多了,也许是自己撞上了面包车。

  而他的头部,头顶那里,血汩汩的往外流,我急忙喊道:“大叔!你没事吧大叔!”
  他哼哼唧唧一声:“我不喝了,我要睡觉了。”
  妈的看来真是喝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